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五棵红豆杉


□ 曹雪芳

十六年前,我的根雕店“红土根艺”刚开张,一时缺少材料,常去内山片一个叫金鸡岭的村庄寻找购买原木。那次去,主要目的是奔村口的那株红豆杉去的。

村主任根旺是我的初中同学,有一天逢墟日,他蹩进我的店里,说村里打醮,请我去玩,还说村委会打算要卖掉村口那株红豆杉,我便决定第二天进山。

第二天是农历六月十三,午后出发。车子沿着山路盘旋而上,一路有清溪涧流潺潺相伴,野花布满路的两旁,越往里去,路越陡而弯,山谷里吹来的风让你明显感觉到凉意。我的目光不时投往两旁青山中茂密的树林,那里隐藏着我想要的宝贝:柏木、柳杉、楠木、香樟、紫檀、红花梨、大红酸枝……

终于,在一片梯田旁,车子上不去了,我弃车走路。村庄遥遥在望,一排排黑瓦木房立在山壁上,房子上面是房子,累叠几层后,上面是竹林,再上面是针叶林,再往上是怪石嶙峋的山壁,延伸到山顶,山头尖锐突兀,直插蓝天,凝滞了几朵暗白色的厚云。

走了一段陡坡,转过一个360度的急弯,就看到了村口的那株红豆杉,高大粗壮,绿叶华盖,我像猎人见了猎物一样,欣喜地快步走过去。刚到树跟前,一个人从树背后转出来,问我:“你见过佛生吗?”拖着清脆绵长的调子,我一愣,摇头说:“没有,我不认识这个人!”眼前的人是个老年妇女,紫衣蓝裤,白草帽下一张白净椭圆脸,一双黑色的大眼古井一般,幽幽地直望着我。我友好地朝她一笑,她面无表情。我转头看眼前的红豆杉,有二人合抱粗,枝干笔挺遒劲,根部纵横交错。正看着,村主任根旺走过来,大声招呼我,他边走边说:“走,先去家里喝酒!”我抬脚跟他走,身后又传来了一句:“你见过佛生吗?”我回头说:“没有,没有!”“走吧,不要理她!”根旺扯着我走了。

一层层挂在山壁上的房子,空中楼阁一般,根旺的家却不在那里,在对面山后,转过小山头,柳暗花明又一村,在这壁立千仞的高山之巅竟然藏有一块平缓开阔地,两旁的山拥着一片稻田,山脚边散落着几十户人家。根旺的家在山坳处,背靠弧形山梁,陷入怀抱一般,面临稻田,坐北朝南。与众不同的是,屋子前面又有一小块平地,做了个小小的场院,边上堆满了许多木头,有的锯成木板架着,有的劈成木柴堆着。我一眼看到木柴堆下露出青石一角,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古董——一对雕花大青石圆柱墩,是木屋大厅里垫承重柱子用的,我吃惊,问:“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是从山外运来的古董吗?”根旺说:“不是,我们自家的东西!”我看着眼前低矮的木屋,难以置信地摇头。根旺说:“我祖上曾开过造纸坊,这里曾有高大堂皇的屋宇,后来毁于一场大火中,现在只剩下这对石柱墩了。”

进了屋子,是个宽敞的“四点间”,上下厅、左右厅对映,四个厢房两两对称,天井宽大,落一片暖暖日光,抬头便见四角天空湛蓝。我说:“好屋场,有风水!”根旺有点得意,说:“请地理风水先生看过了,说屋场好,出当官的人,三十年一轮回呢!”不一会,酒摆上了桌,是客家自酿的浓酽的米酒。菜,却是清一色的素菜:笋干、豆腐、香菇、木耳、米冻、糍粑……根旺笑着说:“不好意思,打醮要斋戒三天,第四天才开斋,不过酒好嘞!多喝点!”我喝一口,味醇,果然是好酒!酒半酣,屋梁上燕声呢喃,我定眼一看,上厅横梁上挂着一个燕巢,挤出几个可爱的小黑脑袋,攒动着,天井上空“倏”地飞进来一对燕子,都叼了虫子去喂哺小燕,一会儿飞走了,一会儿又飞回来,如此几个回合,酒渐酣,我说:“好地方,好风物!”根旺挤挤眼,说:“大凡燕子选中筑巢的屋子,便是好屋场。不过,你不能去破坏,一旦破坏一次,燕子就再也不回来了,这两个燕巢挂在这几十年了,燕子年年都回来!”我说:“大人都知道这个理,但小孩子可不管那么多了!”根旺说:“没事儿,有人管着呢!前几年有两个孩子拿了竹竿去捅,被撵得满山梁跑,最后哀哀讨饶呢!”我说:“谁呀?谁有闲心管着这燕巢?”根旺诡秘一笑:“我婶娘啊!人你刚才见到了,神经婆一个!你不要理她呵,来喝酒!”我吃一惊,“神经婆”是本地方言,既可指某人性格癫狂,又可指人得病发疯了,我不好意思再问了,低头呡酒。根旺说:“你不如住下来吧!这三天斋戒,菩萨面前做戏,你难得凑巧,夜晚就看看戏,白天我陪你进山寻木头树根去。第四天开斋,杀鸡宰猪,到时我们哥儿俩再开怀畅饮。”我想想有道理,刚好给自己放个假,又不耽误生意,便应承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