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甘苦田野


□ 李世瑜
编者按:本文为李世瑜先生在第二届中国秘密社会史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发言,刘平、柳亚平整理,李世瑜定稿。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谈一下我是怎么进入民间秘密宗教这一学科的,今天的形势如何,今后的展望如何,特别是要与70后、80后成长起来的学者们谈谈。
  我从事秘密宗教的研究,与我的家庭有很大关系。我出生在一个封建大家庭,家里有七十多口人,分三大门,加上男女仆人,共有一百多口,俨然一个小社会。娶过门的媳妇、太太来自不同的地方,也带来了不同的宗教信仰。这屋里信一贯道,那屋里信圣贤道;东家是红卍字会,西家是天地门。尤其是信“仙家”的,信胡二爷的、白六爷的、三仙姑的、柳七姑的都有。九道院子里,“仙家楼”就有四座,所以我不用出家门,就可以研究会道门了。我的父亲留过洋,是有“文明思想”的。他曾说:这些东西不取缔,就会亡国灭种(义和团运动对他的刺激很大),但要取缔,就必须先了解它,看看它是怎么回事,人们为什么会信它。正是在父亲的影响下,我开始注意收集会道门的情况。
  从几十年的研究经历来看,我认为研究会道门最重要的就是深入下层、开展调查。首先要取信于他们,和他们打成一片,把自己装扮成一个虔诚的信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进行研究,我在1940年就加入了一贯道。他们的口诀、仪式是很少有文字记录的,你就需要参加他们的活动,才能了解。你在记录时不能当着他们的面。我大多借口去解手,然后躲在一边把刚才听到的赶紧记录下来。一次记录不全,下次再来,直到记录完整。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当时做过记录的经文。比如一贯道的请坛词:“大众肃静,各列其班,俱整衣冠,诚敬听宣。八卦炉中起祥烟,育化圣母降临坛,关帝居左纯阳右,二十八宿护法坛。老母至坛,诸神俨然,左指护咤,右指呵边。雷部风部,虎部龙部,各显威严。尔等恭立,细听我言,今逢三天,大道显然,诸部神真,庇护灵坛,鬼神听旨,且莫冥顽……。”
  掌握了这套方法以后,我到各佛堂进行调查就很顺利,当然也遇到过难题。在沧州权王庄调查天地门的时候,当时南开大学有个学生叫朱文通,现在是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他发现他的家乡权王庄有个“天地会”,打算进行调查,找到他的导师来新夏教授(我的同学),来教授对这套东西不熟悉,写封信叫我带他。我与朱去了权王庄,见了天地会的会头王环荣,经过一番交谈,我才明白他们的天地会是天地门,不是南方秘密会党系统的天地会。这一带天地门的当家师傅叫涂四爷,不在本村住,需要接他来。第二天他来了,是坐“二等车”(自行车后架上加装的坐椅)来的。不知传话人是如何说的,涂四爷起了误会,以为我是公安局派来查禁他们的,所以此行是准备跟我“拼”一场的。我迎到村外老远就给他作揖,哪知他看也不看我,昂首阔步向村里走去,进了屋坐在炕上,我二次向他作揖,他还是不看我。我知道他是误会了,于是使出了我的“绝技”,跟他讲起门里话来。原来天地门以前在天津市内和四郊很是流行,我早就接触过天地门,所以三言五语就谈到一块了。这个过程朱文通先生在场,他应该还记得(朱答:记得)。我在权王庄住了四天,涂四爷曾领我到村北一间空房里,在炕洞里藏着天地门的水路、吊挂、佛像等文物。这是我遇到的唯一前倨后恭的例子,一般遇到别的教门,我很快就可以让他们不拿我当外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