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是阿宝 我是虎妞


□ 浪漫灰

  镀金的癞蛤蟆也休想吃天鹅肉
  7月7日,本地电视台发布特大暴雨预警,就在乌云压顶的最惊心动魄时刻,秦子安跑到我家楼下,扯着破锣嗓子向我求婚,我假装没听见,继续发手机短信跟一个不知来路的男人调情。
  秦子安就用他越来越破锣的嗓子大呼小叫地喊我的名字,他知道我父母一心想把我嫁给他,所以他只管大喊我的名字,我就得搭理他,否则我父母会站出来“修理”我。
  我像女王一样叉腰站在窗口,指着他的塌鼻子说,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你是一个打工的穷小子,我可是豪门之女,你这只癞皮蛤蟆就算镀一层24K金,也休想吃到我这只天鹅的肉!
  秦子安抹了一下鼻子,笑得像一只偷了小母鸡的黄鼠狼:“狗屁豪门啊,你家不就开一个破酱油作坊嘛。还有,你瘦得像被狗啃过的骨头棒子似的,就算我想吃,你那肉在哪儿呢?”
  我最讨厌这家伙的毒嘴,从来就没说过让我心花怒放的话,我会嫁给他?才怪!
  可我妈和我爸铁了心非要我嫁给他,于是秦子安就像拿了尚方宝剑,专门在人多的地方扯着杀猪一样的破锣嗓子喊我老婆,老婆,老婆!
  每次我都气得想雇凶杀人,可也就想想而已,秦子安很清楚,我不敢拿他怎么样。
  三十多年前,秦子安的爸和我爸作为落魄知青返城后找不到工作,各自凑钱开了一间制作酱油的小作坊,两家店比邻,竞争异常激烈,后来我爸研制出一种很有市场的新配方,此消彼长,我家的生意火了,秦子安家的萧条下去了,最后被我家吞并了。
  我爸跟秦子安他爸一直水火不容,可三十年后,我爸居然看上了秦子安这个胖乎乎的家伙,不但选他来做接班人——我家酱油作坊的新近总经理,而且“钦定”他当我的老公。
  我爸的理由让我几乎崩溃:我很傻,秦子安比我更傻,还猪头猪脑(我爸原话),我嫁了他我家的产业就比较保险,而且秦子安精通制作酱油的流程,他来接手,轻车熟路。
  我爸最怕我被聪明又狡猾的男人骗了,骗得我人财两空,他没地方养老,我没男人可靠。
  秦子安很清楚我爸的小算盘,所以,他在我家楼下有恃无恐地大喊着:“你早晚是我的!你家那个酱油作坊也早晚是我的!”
  怒发冲冠地咆哮着冲过来
  这世界很让人无奈的,我爸怕什么就发生什么,我真的跟一个聪明又狡猾的男人偷偷勾搭上了,相识方式还是我爸最忌讳的,即公共场所搭讪。
  那是一个月前,我去医院拔蛀牙,在门诊前排队,忽然看见秦子安正在大厅扭着脖子到处找我。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我简直气死,我知道他小心眼,最见不得我跟别的年轻男人眉来眼去,尤其比他帅的,我要狠狠打击一下他,于是我选中一个看起来又帅又聪明的男人,拍他的肩:“嘿,帅哥,有人要骚扰我,你能侠肝义胆地保护一下我吗?”
  这男人比我预计的还机灵,二话不说,迅速用长胳膊搂住我的腰,并且由于人群的拥挤,我们的两颗人头不得不卿卿我我地靠在一起。
  秦子安终于发现我了,应该说是发现了我们,他顿时怒发冲冠,拎起一只灭火器咆哮着冲过来,一边冲一边用手指着我身边的男人大叫:“狗娘养的,放开我老婆!”
  老天,他这么野蛮粗俗的样子真是丢死人,我真想拿手术针把他的嘴缝起来,但我没这本事,只能用腿偷偷绊他一下,秦子安狠狠摔在地上,灭火器的铁“嘴”把他手臂砸出一个大口子。他被保安拽进手术室缝了七针,又被保安扭送去了派出所,我作为他的“目标袭击对象之一”也跟去了。
  秦子安戴着手铐蹲在地上,派出所的一个小领导严肃地宣告秦子安触犯了公共场所治安条例,处罚拘留15天。
  他被警察带走时,无比哀怨地瞅了我一眼,他的眼神里有股无可救药的楚楚忧伤,我的心不由动了一下,但也仅是动了一下而已。
  达尔文法则中的优胜劣汰
  我开始和在医院认识的、那个叫卢莱的男人来往,他很忙,所以我们主要就通过手机短信交流。他颇有历史知识,且颇具口才,总能把“貂婵与吕布”、或者“西施与勾践”这些野史讲成现代版的八卦绯闻故事,还能把扑朔迷离的隐喻兜转到我们俩的身上,搞得我好像是红颜祸水的女主角,他是项羽般悲壮的男主角。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不知是迷恋他的故事,还是迷恋他的人,反正我开始构思一些很现实的问题,比如他向我求婚,我想肯定会比秦子安摇曳生姿不知多少倍。
  秦子安,我忽然想起来,他很久没在我家楼下扯破锣嗓子喊我的名字了,他在派出所里的那个幽怨眼神,像柄锐利的剑,时不时就在我心口划一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