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与时间


□ 邱春林

  一、为了深入考察文学与时间的关系,我们必须首先分析时间的维度。时间具有各种意义。我们分析时间本身就是站在时间的多种向度上。时间可分为宇宙时间、历史时间和存在时间三个维度,每个人都生活在这三种时间经纬之中。
  宇宙时间是自然的时间次序,诸如太阳绕着地球转。我们用年、月、日、小时等来计算。宇宙时间运动是圆周运动,春秋更替、年复一年,没有终极。由于人的生物性存在,只能隶属于作圆周运动的宇宙时间,不可能从中游离出来,从而也不可能战胜生命短促的恐惧。历史时间永远是流逝的,它不断向前突进,象征着一条无限伸展的直线。它聚焦在将来某一点上,尽管这一点可能是意义虚设,但对人类社会来说却有重要意义。因为它是人作为类群体发展、完善自身的目的所在。当然,不可否认历史时间也会出现短期的返回和重复。“历史上惊人相似的一幕”也常有发生,但整个发展方向是绝对的、不可逆的。而生存时间不同于前两种时间形式,它是心理时间,是个体生命在当下的体验。它的无限性是质的而非量的,它不可分割,不可度量,象征为一个点。在某一存在时间之点上,时间也有持续性,持续的长短依赖于主体的内在体验的紧张度。我们可以在心醉神迷的一刹那摆脱宇宙时间和历史时间的数字式的计算,从而体验到生命的丰满和永恒。
  二、中西方有不同的时间观并且形成不同的文化心理。时间是由感性逐步发展到抽象的概念。中西方时间观的形成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中国古代用天干地支纪年,历史时间与自然宇宙时间同样表现为一种循环。盈虚消长的只是世界的表象,而本质上它是永恒的。对时间的焦虑是在与自然的实践交往中获得的。
  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格言体现了一种时间上的紧迫感。儒家的历史精神把个体生命在有限时间之内的进取与整个社会的合理化要求(仁、礼、义)结合起来,从而超越个体生命的死亡界限达到永生,即所谓的“留芳千载”。将物质的存在转化为精神的存在。道家作为一种更理想的“永生”方式体现人与时间的更高度和谐。曹聚仁先生认为,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是在研究“人死后如何”的问题,独有中国民族的宗教——道教关注“人如何不死”。庄子采取审美超越的方式解答死亡问题更显出他的独到性。庄子的相对主义抹去物我、生死、是非的界限,通过“心斋”、“坐忘”的方式,以看似无情体验有情,以超脱、冷酷的外表掩盖对生命的眷恋和爱护,达到“我与物合二为一”的境界。可以说,庄子的美学第一次突出了个体生命的存在,“不为物所物”摆脱了历史主义消融个体人格的局限性。庄子发现了时间的第三维度——存在时间,这是对儒家思想缺陷的一种补充。儒家重视人在历史时间中的价值,道家重视人在存在时间中的意义;儒家重未来,道家重现世。二者又都坚持“天人合一”的原则,不与自然发生冲突。所以儒道互补的文化心理体现了时间的三重维度的和谐统一。中国古代历史循环意识、宿命意识根深蒂固,所以有“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的说法。
  与中国古代时间观的超稳定性不同,西方的时间观从古代到近代一直处于发展当中,在变化中逐步确立了历史主义独尊的时间观。
  西方自亚里斯多德起就认为时间是直线运动。当西方人用公元纪年之后,时间正式表述为一条直线。历史主义的萌芽早在古希腊罗马就已经出现。中世纪希伯莱文化的渗入,又为西方人带来了对时间和事物发生的新观念。伏尔泰首次使用“历史哲学”一词,把上帝对历史的操纵权交还人自身。及至近代,自然科学的发现使人们普遍相信社会历史与物质世界一样是合乎理性的,有规律可循的。黑格尔的历史决定论和孔德的实证主义历史哲学正是在这一基础上得到确立。人人都成为历史逻辑链条上的一环。总之,在西方传统文化心理中,时间是历史的时间,也只能是历史的时间。人不是与自然,就是与社会发生冲突,冲突乃是历史主义的主要特征。
  三、中西传统不同的时间观生成不同的文化心理,导致了中西传统文学的文学形态、审美意向和价值判断上的巨大差异。
  西方古典叙事作品体现人在历史时间中的命运。强烈的历史意识使得追求意识呈直线突破的方式表现出来。情节的发展、剧情的推动,暗示历史发展的清晰脉络。我们可以将荷马史诗中奥德赛的还乡历程描绘成一条直线:追求—→挫折—→战胜。这同样也是但丁的《神曲》的主线。奥德赛式的、浮士德式的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反映了西方人在历史时间中感受到的时间紧迫感。而中国古典诗词则相反。“溯洄从之”,“溯游从之”体现了一种追求意识,但目标总在“水中央”。追求的终点又回到起点,构成循环的圆。追求不止而又无所得,其结果往往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了悟,泯灭目标与主体的界限。历史循环意识更是渗透到中国的古典叙事文学中。如《三国演义》中不乏入世建功立业的思想。孔明、周瑜等人也怀有各自的历史抱负。但历史相对主义观点早已为全篇定下了主旨:“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因此对历史的思索与对自然的审美以及对人存在的无常感受交融在一起,形成独特的含蓄、哀惋、阴柔的审美基调,与西方古典文学的阳刚之美形成鲜明的对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