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客


□ 宋剑挺

  宋剑挺 现居河南兰考。2004年曾在《当代》发表过中篇小说《麻钱》。
  我一挤眼,金印的脸就像一片干皱的苇叶,灰灰焦焦地闯进我的脑子里。
  端午节那天,我们一块儿下井挖煤,并说好一定在一起美美地吃回粽子。金印听后,嘴角一挑,调皮地笑笑。谁知那块石头咋正好砸在他的头上呢。当时我并没听到多大的响声,只听到一阵呼啦声,仿佛是雨水打在枯萎的桐叶上。现在我夜里老是睡不着,我总是极力回忆金印的长相,但脑袋像栽进了糨糊里,迷迷糊糊地就是记不起他的样子。只记得把他扒出来,他的嘴角有一个指盖大的煤粒,煤粒似乎深深地镶在肉里,开始时,我想伸手抹掉它,但手移到半路,又胆怯地缩回了。矿工老李瞅见了,他擦净手,轻轻地把煤粒抠掉了,谁知一股鲜血,蚯蚓似的拱了出来,随即爬满了一脸。这时我觉得有阵凉风手似的把我的衣服剥掉了,我抖着身子蹲在了地上。我闭上眼,感到眼前是满天满地的血红,在血样的混沌里,我记起离开家乡时,金印的娘拽住我的手说,剑挺,我把金印托给你了,你得给我带回呀!我的脑里一遍遍地响着这句话,就像冷风凛冽地吹了进去。我捧着粽子呼哧呼哧地喘气,心里总以为金印不会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等等他会坐起,吃我手里的粽子呢,他那调皮的嘴角,肯定会一翘一翘地笑起来。
  他好这样笑。刚来那天,我们来到煤矿的主巷道口,我抬头一瞅,吓了一跳,主巷道口上面悬着一块石头。金印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嘴角一翘,笑笑说,剑挺哥,你的眼瞪得像个牛蛋。老李说,这有啥奇怪的,石头是地上长的,你们瞅瞅,这儿哪里没有石头。金印说,这块石头在门口吊着也忒危险了。老李捏捏自己的鼻子说,你怕危险?那你来煤矿弄啥?你不找好活干去!我斜一眼金印,想让他住口,但金印并不理我,他撇撇嘴说,你也到别处找个好活干呗,来挖煤弄啥。老李好像没料到金印讲这种话,他勾着头、张着嘴,嘴里哈哈着,想笑出来但笑声像被冻住了,一层一层凝固在脸上。当然这是种冷笑,老李确实生气了,我走过去想给他说几句好话。老李见我笑着过来,终于哼了一声说,我认为这个活不错,我孬好还是你们的班长咧!
  大家都不说话,眼光都飘乎乎地绕着那块石头转悠。我仔细瞅去,发现这块巨石上面还有许多和它大小一样的石头,它们高高低低拥挤着,像一群蹲着的牲口。金印搔搔头想说话,但脖子一梗,好像又咽了回去。我知道他想说啥,我们这些河南来的打工仔,没见过山,更怕那些山似的石头了。我觉得光这样站着看也没啥好处,就对大家说,走,咱们进洞吧。
  虽是白天,但洞里的黑暗,山似的压了过来,我觉得黑暗像只大手,把我重重地推了一个趔趄。我赶紧打开矿灯,光柱棍似的往洞里插进去,可是光柱晃了晃,似乎碰到了什么,就是插不到底。我问老李,这洞到底有多深。他眯眯眼说,不太深,马上就到了。
  进了洞,我估不准走了多久,我几乎摸不准时间,好像脑袋里的时间区域突然荒芜了,长草了。前面的人站住了,我还继续前行,以至于头碰了老李扛着的洋镐。老李狠狠地说,以后你得机灵点,像你这样憨头憨脑的,吃亏的都是你。我无心听他教训,抬头往前一瞅,前面净是煤层,墙似的挡着。这个巷道并不大,宽有四米,高有两米。这时我的情绪有点放松,心想终于到底了。
  我们十个人一班,老李是班长。由于煤矿是个体的,规模小,更没有机械化开采设备,所以弄煤很简单。干活前,老李一交代,有挖的,有装的,有往外用架子车拉的,大家呼呼地干了起来。
  我也不知装了几车,反正觉得时间凝固了,变成了一股一股的黏黏液体,从洞顶上滴嗒地掉了下来。我感到浑身也黏黏的,好像也被黏住了。于是我的腰一弯,想蹲着歇一小会儿。就在我的屁股沾地的片刻,我感到有个东西蹭了我一下,那东西毛绒绒的,如一只软乎乎的手。我赶紧用矿灯照去,竟发现是只老鼠。它就站在我的面前,前爪已踩住了我的锨把。我压低矿灯,对着它,光柱水样地把它淹没了。令我惊异的是,它不但不逃,反而伸长脖子,一缩一缩地跟我对视。我惊呆了,一时间我的脑子转不过弯来,我在想,我是人呢抑或是它的同类呢?犹豫了片刻,我陡然缓过神来,伸开右脚狠狠地向它踩去,但它轻轻一跳,蹦到旁边的石头上。它瞪着我,没有走的意思,我更气了,捡了个煤块准备投过去。这时老李一掌把我拿的煤块打落了,他指着我说,以后你再也不能打它,你知道我们叫它什么吗,我们叫它高客。
  高客是当地矿工对老鼠的尊称,意思是高贵的客人,金印和我都不能理解。下了班,老李没顾上洗漱,就把我们招到一起说,以后凡是煤窑里的老鼠,不但不能喊打,还必须处处躲着它、让着它。金印做了一个鬼脸,老李瞪瞪他,继续讲,你们也瞅见了,巷道那样大,连棚顶的木头都没有,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更别说瓦斯透水了,我们每次进去,都有可能出不来,要想活命,唯一指望的就是老鼠了,哪里出了问题,它能先知道。假如老鼠从你跟前跑了,你只管跟着跑,绝对没问题。大家听后,露出半信半疑的样子。
分享:
 
摘自:当代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