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思


□ 冯连伟

  细细密密凉凉的雨丝轻轻地落下,怕惊扰了不相干的生灵似的。当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飘落下来时,看到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路面,紧张的心情立时松弛了下来:经过了漫长的一个冬季,那些灰蒙蒙的天,如同穿不透光线的灰布帘子,总是让人透不过气来。无休无止的雾霾,夹杂于灰布帘中的PM2.5让人窒息,内心的忧怨比灰色的布帘子还长。而眼前的心情,如这雨点,轻轻地滴落于河水中,尽管没有溅起美丽的水花,却也留下了酒窝般的笑靥,韵味悠长。

  二月细雨中的河岸,空旷、安静、拙朴、悄无声息,如一块淡青色的山水墨迹。横着的连绵河岸如同气势磅礴的画、竖着的的建筑楼群似荡气回肠的诗;画与诗,在细雨中以无声的语言叙述着春天的故事;宽阔平静的河面,像京剧青衣抖累了的云舒水袖,宽大而舒长。远远近近的,几丛嫩黄的迎春,正在笑迎润雨,一副悠然的模样。一棵一棵,一棵一棵,近近远远的树,轻展枝桠,迎接着细雨的洗礼,树多以柳树居多,刚刚抽出的两片嫩芽,像出窝的小鸭一样,黄黄弱弱的,绒绒的,在细雨中摇摆成一羽羽春曲的音符,写成一张春韵的长律。

  走在细雨的河边,沐在摇曳的柳丝中,享受着无边的安静,也聆听着另一些声音。比如风掠过河面的声音,比如风拂柳枝的声音……细细碎碎的,如一串串泉中的细泡,轮番吐纳,流淌在心底像一层层细浪追逐,摇曳着慢慢远去。

  抬眼处,一丛清瘦的竹在细雨中静默着。它是冬日的萧条的沙滩上难得的一抹绿,于是,穷冬的风摧残着她,飘洒的雪压迫着她。雨丝如缕,唤醒着她冬眼的灵性,于是,她在细雨中静立。也许,它在怀想鸟儿驻足时的呢喃?也许,它在回忆清风明月的和唱?或者,它想起了苏轼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甚至是想起了济公的“数枝淡竹翠生光,一点无尘自有香”的句子来?那都是对你品质的颂扬哟。风荡来,簇竹哗然。风过处,不由让我多了一份猜想:那一节节轻薄的虚密空节里,是否也藏了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铮铮铁骨?

  感谢这些竹。没有这些竹,如何让我们生命承受在严冬里的煎熬?如何真切地体会“淡看生死,笑忘功名利禄”的从容淡定?没有这些竹,如何让我们真切地感受风雨过处,仰天长笑的那分气节?

  雨点渐密,凉凉的穿越着空旷的原野,追打着我的脚步。生命沥风沐雨,我们都在风雨中匆匆行走,让我们在早春二月的微雨里,稍稍驻足,偶遇那些美丽的过往吧。

  雨中的河水缓缓地流着,安详而平静,仿佛一个人在心无旁骛地低头独自散步。水中央,一只钓舟随波逐流,一位老渔翁独坐舟中,数只鱼鹰在水面上进出,给一河无息的水流平添一丝生机。

  河边的平平坦坦小路,虽是在雨中,仍让人生出一份踏实来。回过头,身下深深浅浅,曲曲折折,跌跌宕宕的脚印,一种与世隔绝的不真实一如有悲有喜的人生,不由让我想起一条船和与它相关的一组数字来:英国皇家船舶博物馆里收藏的一条船,这条船自从下水后,138次遭遇冰山,116次触礁,27次被风暴折断桅杆,13次起火。但它却一直没有沉没。多么遥远,不堪设想啊,一想,心就疼一下。这一组数字,多么像生命中充满的无穷变数呵。

  “那么,让疼痛像落叶一样一片片地落下吧,让伤口在春雨里长出绿叶红花吧,让那些走过的路,都留下印记吧,让生活流出柔软和温馨吧。”雨中响起这样的安慰,我的思绪却回到了久远的从前:也是在这条河边,清澈的河水里飘荡着女人们的欢笑,秀长健硕的手臂在水中抛摆着床单衣物,如同男子们撒起的渔网。黄昏初上,一个古人吟道:“日落一天暮,村烟数里横;柳边人唤渡,沙外鸟归林,小市喧将静,长堤绿转青;滔滔此流水,相看诱和心。”

  细雨平添了些许温柔,毕竟冬走向日子的尽头,春来了,两岸生命在蠕动。诚然,这是二月,倘若是盛夏,荷水披离,馥馥郁郁,太阳的影子静静掠过,修长的白鹤静立。若有人随口吟唱《汉乐府》:“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湿润而清凉的感觉便会在河面上久久地飘荡。

  多么奢侈的美景,随便地想想都是一种不舍。

  一条河,沉淀着时光的黄,让我把这远古的美放置于心底,让其天长地久地,安心住下去。且让我在这早春二月的微雨里偶遇那些美丽的过往吧。就让我这样,左一脚远古,右一脚青莲,踩下深深浅浅的印迹,如同过去的时光掠过古老的事物。

  远远地,一个老人背负着一棵树蹒跚着走来——那是一棵置于盆中的山松。雨打湿了她的衣服,打湿了她银白的发丝,更打湿了她沉重的腰身。仔细看时,她背上的那棵树并不高大,却如她一般苍老:蓬松的枝叶,是她稀疏的头发,褶皱的树干,是她饱经风霜的脸……风雪雷电,贫脊干旱。它经历了多少苦难?遭受了多少摧残?厄运使它青筋凸现,浑身的疤痴,佝偻的身体……“缺土少水,它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哪,刚好是我老头子和儿子走的日子。”她自言自语着,语调里听不出悲伤,相反,嘴角却飘着静静的笑,如一朵清淡的菊花开在微雨的早春,皱皱的,灿烂的。“日子,过得可真快……”走出了很远,还听到她遗落在细雨中的自语。望着细雨中那个孤寂的、矮小的身影,不由想起了萧红曾说过的话来:“我总是一个人走路,从前在东北,到了上海后去日本,从日本回来,现在到重庆,都是我自己一个人走路。我好像命定要一个人走路似的……”

  细雨打湿了松枝,绿色的松针上挂着一滴滴雨,玲珑剔透,让老松愈加青翠。细雨是一切生命的源头,没了这雨,还有这河的流畅,生命的潇洒吗?

  细雨,行走在通往生气的大道上,随至突兀的是昂然的生命。

  责任编辑/曹瑞欣

  信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雨思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