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罗锅幺


  ●李金海

  罗锅幺那一手剃头刮脸的绝活,是从祖上传下来的。这个驼背老人的活儿究竟绝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来人舒舒坦坦地半躺在椅子上让罗锅幺刮脸.不知不觉间就响起了鼾声,待到醒来时,那是罗锅幺催他可以走人了。

  虽说是处在兵荒马乱的年头,可罗锅幺凭着这手艺,衣食无忧。他爱这个行当,连个徒弟都不收.怕砸了招牌,其实呢,他是一个人过惯了.顶烦外人掺进来。他的店门开在小镇的一角.从门口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油腥味。对于头,他不挑剔,好人的头他剃,坏人的头他照样剃。日本人和汉奸来剃头不掏钱,他不动声色,清一下嗓子了事。这些坏人,视罗锅幺如草芥,罗锅幺呢,每次见到他们,不喜不怒不怨,冷静得像块经了箱的铁。汉奸头子许三,留分头,长发,连鬓胡,执意惜存发须,很少来罗锅幺的店铺,即使偶尔来一次,也是眯缝着眼朝天看,根本没把罗锅幺看进眼里去。

  但罗锅幺能把许三认到骨子里。那天,就在罗锅幺店铺前面的不远处,许三和他的七八个喽哕.押解着一个被绑缚了双手的汉子。他们吆三喝四.对那汉子又踢又骂。许三身穿缁绸衣.腰挎盒子枪,趾高气扬地走在一侧,那副样子.赛似得了大功一般。那汉子是个抗日分子.是当地响当当的一条好汉。罗锅幺也曾给那汉子刮过脸.对这样的人,他敬服得拿剃刀的手都有些微微发颤。罗锅幺眼见这一切,一颗心不禁往下一坠,他清楚,落到虎口的人,插翅也难逃一死的劫数。果然,当天暮色四合时,从鬼子驻扎地,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枪响声并不大.但罗锅幺还是失了手,剃刀吧嗒一声跌落在了地上。

  忽一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大街小巷一派喜气洋洋。日本人投降了。罗锅幺乍一听这消息.长吁一口久积的闷气,弯曲的腰杆伸直了些许。

  一天夜里.罗锅幺被一阵不急不躁的敲门声惊醒。他嘶哑着嗓子问敲门者是谁。

  门外回话的声音很平和,声调尚有一丝祈求的意味,“大爷,我是来剃头的。”

  罗锅幺听不出来者是谁,再则,他剃了一辈子头.还从未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干过这营生.“夜里不剃头,赶明早你早来吧!”

  “不行啊,大爷,俺明日要成亲呢,耽搁不得了。”门外的人依旧是一副和善的口气,略带点外地口音。

  罗锅幺欠起了身,“成亲?夜里灯光暗,怕是剃不好。”

  “剃总比不剃好。求您了。”

  罗锅幺慢腾腾地起了身,咳嗽两声,点亮了油灯。打开门。那人刺溜就闪进了屋子。罗锅幺仔细打量过去。来人一头长长的乱发,像一捆没有扎紧的乱草;身上裹一副破旧的农民装束.又皱巴又不合身。此时,进到屋子里的人。面色阴沉下来,眼露凶光。

  “知道我是谁吧?”来人满脸杀气腾腾。

  罗锅幺又凑近看一眼,很细心的样子,终是摇摇头。“没见过。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应该是北边的……”罗锅幺撤回目光,嘴里还在不停地絮叨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