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给我十年时间干电影吧!”


□ 米 粒

李亚林是带着对事业的未酬之志,是带着对亲人,家庭诸多未尽义务的遗憾,怅然离世的。
这张照片是1988年病中的李亚林与妻子贺小书的合影,确切地说,这已是李亚林一生中与家人的最后合影了,虽然夫妻二人的脸上此时仍是乐观的神态,然而那时,已经是李亚林生命的最后时光。
从得知真实病情的那一天起,贺小书即忍痛选择了不把真实情况告诉丈夫的决定,热爱生活的李亚林充满着对未来的期许,对事业的切望,对亲人温情的感怀。如实相告,从某种意义上讲,不啻于是对他心灵里美好希望的剥夺。
李亚林患的是脑癌,发病时间恰逢他执导拍摄影片《井》的过程中,就在剧组在苏州拍外景时,症状出现了,先是脚趾出现麻木,抽搐,身为导演的他忙于紧张的拍摄,不将其放在心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麻木和抽搐的现象悄悄地向他身体上部蔓延,直至身体的一侧也开始出现这种现象,发作时与癫痫十分相似。贺小书看到丈夫的症状渐次严重,不禁心中惶恐,催促他去医院检查。医生看后建议他住院检查确诊,李亚林一听就急了,“剧组几十个人等在苏州,我一个人跑到上海来住院,绝对不可能!”贺小书深晓他的脾气,更知道他对工作的那份执著与挚爱,拗不过他,只好由他抱病回苏州外景地去了,可病魔也就得以在他的身体里继续蔓延。在妻子的叮嘱之下,李亚林第二次去医院检查,殊不料脑CT机读片时出现故障导致了误判,医生大笔一挥:未见异常。李亚林为此还专门拍了一封电报给贺小书,让她放心,两个人当时以为无大碍了,李亚林踌躇满志地说,“再给我十年时间干电影吧!”
然而症状却每况愈下,《井》的拍摄是在他身体越来越频繁的抽搐间歇中完成的:抽搐发作,拍摄停下来,过后,拍摄继续,就这样带病坚持着。片子接近尾声的时候,李亚林只能靠一根棍几撑着走动了,而病情也被耽搁了八个多月,后期制作交给女主角潘虹负责,李亚林总算可以腾出手来去做认真的复查,结果出来了,他拿着诊断书笑嘻嘻地对妻子说:“总算查出来了,我的脑袋里长瘤子了!”对医学几乎一无所知的他天真地以为只要找到真正的病因,就万事大吉了,然而,他根本不懂,他长得是恶性脑瘤,这种病的存活期只有三到六个月。
住院之前,贺小书去拜访将要给丈夫动手术的大夫,很是踌躇,不知该带点什么,总不好提一篮鸡蛋去吧,潘虹从旁建议:带本挂历吧?夫妇俩都是电影界的名人,当时却是这样的家境!

住院期间,贺小书陪着丈夫在走廊里散步。回想往事,李亚林常常生出许多感慨:“以后我应该对咱们的表妹好一点了!(亲戚妹妹也在峨影厂,李亚林却从未让她进过自己的剧组,他总觉得那样做是徇私)”,以往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他,直到病魔缠身,才开始想到自己对家人的诸多亏欠,他想到自己从没陪妻子和女儿们逛过公园还想到也应该适当的“降格以求”,拍点电视剧改善一下家庭经济……就在他还憧憬着病好后弥补自己的不周时,脑癌开始向他发起致命的攻击:李亚林开始出现幻觉,理智也间歇丧失,不停的要求坐起来再躺下去,躺下去再坐起来。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一条腿抬不起了,他惊恐地叫喊,不能忍受这个现实,整个人几近崩溃了。再往后,抬手想摸自己的鼻子,却眼看着胳膊绕到脖子后面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