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暗花”与“罪犯”


□ 王富杰

  程满喜来滨海市豪中豪KTV夜总会当保安的第一天,一眼就看上了19岁的服务员李甜甜。
  让程满喜惊叹的是,李甜甜那1米75的魔鬼身材,微微的小腹,中间微凸,两边略凹,呈现出两条细细、匀称的腹线,走起舞台步来,屁股一撅一撅的,使得她的全身凸凸凹凹地显示出无限的风光。李甜甜身材好,相貌更好,皮肤白净光滑,没有一点瑕疵,柳眉、杏眼、樱唇,一头黑发如泼墨,在脑后用塑料卡子松松地绾起,漏了几根发丝,从额头一路垂挂到脖子上。她的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的,一脸的天真、自豪,倍儿像早晨起来八九点钟的太阳。
  程满喜兀自感叹:仙女下凡了!感叹之余,又不得不为李甜甜惋惜,这么漂亮的女孩干什么不行,怎么偏偏到豪中豪TKV作“暗花”,当坐台小姐,让九九八十一个男人搓弄!
  后来,他通过介绍他来这里当保安的老乡满花,知道了李甜甜的身世。原来,李甜甜也是东北鸡西人,她也曾有过豆蔻少女的梦想,然而,让她想都没曾想到的是,父亲在一次瓦斯爆炸中被夺去了生命。父亲一死,家里的屋顶像是塌陷了一样。母亲患白血病多年,矿上给的那些抚恤金无法维持正常生活,更无法支撑哥哥在北京上大学的费用,李甜甜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女孩,她自作主张休了学,在凛冽的寒风中卖过窝头馒头,在街头巷尾摊过东北大煎饼,登楼梯窜小院送过报刊杂志,在个体幼儿园看过小孩……工作艰苦不说,还不赚钱,让人瞧不起。每天被综合执法赶得满街跑,像见了老鹰的小鸡子。心力交瘁和窘迫潦倒,使李甜甜咀嚼到了生命绝望的滋味儿,她再也支撑不住自己,最终撕下脸皮,走进了豪中豪KTV夜总会
  李甜甜的遭遇让程满喜非常同情,他也有着李甜甜一样的痛苦遭遇。童年的程满喜幼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过着贫苦的日子。母亲是个病秧子,走道儿像被风吹起的薄纸片,嘛活儿也干不了。他有一个梦想,长大以后做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再也不让其他孩子像他一样过早地失去亲人。然而,事与愿违,小镇上的几个坏孩子看他没有父亲,家境贫寒,就觉得他软弱可欺,只要看他不顺眼,就打骂他。他18岁那年考上大学,就是在这年大秋,他帮着母亲把糊好的药盒送到居委会,怀揣30元的报酬回家的途中,被镇北的海鳖子、刘金龟、温小眼、赵东胜和甄文亮五个青年劫住,他们不容分说要抢他手中的30元钱,那可是母亲用血汗赚来的钱啊!程满喜当然不肯把钱交给他们,他们就拳打脚踢他,海憋子的一闷棍打在他的头上,他觉得脑中像掠过一片轰炸机群,震得耳朵嗡嗡作响,忍无可忍的他夺过海鳖子手中的棍子,回击着他们。看着海憋子等人跪在地上,他仍不肯罢手……后来,他被警察抓走了,一死三伤,他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入狱10年。再次见到母亲是在半年之后,隔着铁窗,他又看到了生他养他的母亲,她老人家脸上所有的沟沟壑壑都填满了无奈、无助和疼爱,母亲伸出布满老茧的粗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告诉他,她把房子卖了,还上了海憋子等人的医药费,让他好好改造,早日回家。临别时,母亲用一双慈爱的眼睛看着他,说:“儿子,别看咱家已经倾家荡产了,但你是妈妈的儿子,妈妈永远的儿子,妈妈永远爱你!”母亲一步三回头泪眼婆娑地走了。入狱后半年,也就是当年的1月29日,为他操劳过度的母亲突发脑溢血病死了。一个普通的妇人离开了这个苦难的世界;也是这一天,一位罪犯永远失去一个善良的母亲。程满喜抱头痛哭,几次晕死过去。从母亲死后,他感悟到了世上很多道理,他拼命改造,努力工作,终于提前3年出狱,此时的他额头上已经有了几缕白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通俗小说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通俗小说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