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十年的思与想


□ 孙 郁

  一个作家的接受史能成为文化变迁史的参照,大概就有了经典的意味。
  鲁迅自然是这样一个人。
  我在鲁迅研究室前后工作过十几年,对这个领域略有观感。说鲁迅研究史是现当代文化观念演变的一个标本性的存在,也不过分。它本身就是一部大书,虽然每个人的理解并不一样。
  鲁迅研究算起来已有八十余年历史,如今已成显学。有时在民间热烈非凡,有时被高高置于象牙塔里。它也曾被弄到吓人的地步,亲近政治,陷于各类风潮。其实按鲁迅心性的特点及文本的形态,把它神秘化、政治化和学院化都是有问题的。但这门学科有它自己的特征,和时代的关系颇密,也与人生的苦乐大有关联。鲁迅之于现代知识阶级的话题,在今天不是弱化,而是更浓烈了。这门学科的复杂性,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进一步呈现出来。
  以鲁迅博物馆鲁迅研究室三十年来的情形为例,倒是可以发现这个学科的轨迹。我以为这里折射的信息,和这个学科的深层话题纠缠着。这里想谈两个问题,一是研究室自身的情况,一是研究室主编的《鲁迅研究月刊》的学术状态。两者给人的印象不同,但内在的隐含实在是丰富的。
  鲁迅研究室成立于1976年。当时的任务是整理鲁迅的遗稿,对其辑校古籍、遗物进行研究,并编辑出版鲁迅年谱等。由于还处于特定的历史时期,相关的研究不能不带有意识形态的色彩。比如保卫鲁迅、批驳自由主义文人的言论等在那时颇被重视。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情况略有变化,学者的研究视野也出现新的内容。比如随着周扬的出山,关于鲁迅的解释就开始面临新的难点。周扬因历史的原因,靠自己的影响力,覆盖了对鲁迅的某些解释,对胡风等人的看法与鲁迅不同,甚至把一些观点输送到研究界。以李何林为首的研究人员对此进行了长期的争论,研究兴奋点被30年代的话题限制了。比如关于“两个口号”之争,关于左联宗派主义问题,对立的地方很多,应当说,在这些是非之论中,还掺杂着意识形态的话语,双方难免不被历史的旧账纠缠。80年代初是历史的过渡期,这些争论导致了人们对其价值的反观,老一代的学者王元化最早地意识到这一点,提出要从更开阔的视野来研究鲁迅,而不是把他狭隘化。王元化早年是鲁迅研究的新锐,二十几岁所作的鲁迅与尼采的论文光彩照人。后来经由黑格尔、刘勰的研究,而形成大文化的观念,他对鲁迅研究的看法就异于别人,意在把研究从简单的功利层面移到深层的文化静观中。这个看法很快被更年轻的一代人所接受,先前的意识形态话语受到质疑,研究室的方向也开始出现变化。李何林先生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王富仁,就在思想的根基上动摇了旧的思路,将鲁迅从政治话语的体系里解放出来,即淡化实用主义理论,从更深远的历史角度打量鲁迅与他的身后的历史。王得后关于“立人”思想的阐释,陈漱渝关于史料的辨析,李允经关于美术史中的鲁迅的把握,都和1976年前后的语调有别,思想解放的步履渐渐出现了。
  那时候《鲁迅研究资料》和《鲁迅研究动态》的出版,对矫正意识形态化的叙述方式无疑有着不小的意义。80年代知识界的任务之一是“新启蒙”,鲁迅传统被李泽厚纳入自己的“历史积淀说”的话语结构,解放思想的热潮里,也能感到《呐喊》、《彷徨》疏散出的意念。不过鲁迅研究室似乎还在汉学的传统里打转,人们开始对现代文学的一些基本史实进行考释,把一些不被注意的材料提供给学界。比如鲁迅的同时代人的关系透视,他的藏品,往来信件的整理,都有亮点。所藏汉画像的勾勒,所藏碑帖的研究,丰富了这个学科的内涵。接着是周作人资料的整理、开掘,都有新面貌。周作人附逆的讨论打开了思想界的另一扇大门,周氏兄弟的对照研究里深化了诸多难点的思考,这在后来得到了更年轻一代的响应。钱玄同的日记,钱氏收藏的信件也被展示出来。他的文集的注释出版,把“五四”的背景扩大了。初期的研究室有八大顾问,王瑶、唐弢、林辰、孙用、杨霁云、戈宝权等,都为理论建设和资料建设做了不少的工作。王瑶关于鲁迅与古典文学关系的思考,与流行的理论区别开来,显示了学识的深切和境界的阔大。后来钱理群、赵园在他的引导下,进入了更深的研究层次。林辰在文章里考辨了许多史实,他对鲁迅与苏曼殊关系的梳理,对古典小说与鲁迅的关系的探索,对这支队伍的影响是不可小视的。较之于一般的理论研究,鲁迅研究室属于汉学的流脉,注重资料,本于版本,就少了夸夸其谈。王得后的《(两地书)研究》,就是从校勘出发,探寻鲁迅的思想,至今依然被世人瞩目。陈漱渝在《鲁迅史实求真录》里对史学界的错误言论的辩论,还原了一些疑虑重重的事件本质,给人诸多启发。赵瑛的那本《籍海探珍》,对鲁迅辑校古籍的描述,殊多真语,不涉空言,一时被人称颂。她从鲁迅的大量的辑校古籍文献中,发现了鲁迅精神迷人的地方,比那些醉心于玄学的学者显示出扎实的基础。李何林就亲自撰写鲁迅与30年代论战的史料文章,在格局和眼光上力摧旧垒,都有不少的深度。他本乎良知,远离玄言,所带的队伍形成了一个流派。在知识界大讲人道主义和异化学说的时候,鲁迅研究室的同人们贡献的是史料扎实的著作,在那时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