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使舞蹈,土豆唱歌


□ 徐 鲁

  智利伟大的女诗人、有着拉丁美洲“诗歌皇后”美誉的米斯特拉尔,她的诗歌里弥漫着无边的母爱与柔情。她这样歌唱:“现在我确信,树木和万物都有自己的孩子正在安睡,它们正躬身守护在孩子的上方。”即便是日常生活中的伤感与不幸,在她的笔下也不再仅仅具有个人色彩,而成为带有永恒意味的文学的内容。她把自己最柔情的文字,献给了人世间和大自然中的弱者,尤其是那些赤脚儿童。
  汪文勤女士是定居在加拿大温哥华而用汉语写作的一位诗人和散文家。读着她的作品,我不时地会联想到米斯特拉尔。像米斯特拉尔一样,文勤的文字里也流贯着一种温暖和广阔的悲悯与安慰。她的世界有时很小,小到每夜每夜都只为细心守护自己亲爱的小孩的睡眠,如守着金库。她的世界有时又很大。从非洲、亚洲到美洲,从新疆、北京到温哥华,她的心事是那么多、那么沉重,善良的心里存放着无边的惦念、感念和牵挂。
  在观看北京奥运会闭幕式时,她会为站在马拉松长跑赛领奖台上的那三个黑人兄弟而泪流满面。那一刻她想到的是:“三个黑色的弟兄,像是刚从非洲跑来,他们嘴唇干裂,眼角布满血丝,他们赤脚穿过干渴的沙漠,被饥渴、战火的梦魇追逐……他们从一段噩梦中出来,又要奔去另一个梦……他们踩着自己的心跳,踩着密集如雨的鼓点,必须跑在狮子的前面,猎豹的前面。……三个好弟兄,好像是我遗忘在故乡的亲兄弟。他们赤脚跑到了这里,好像宴席就要散了,他们才刚刚赶到。黑色的弟兄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温暖和柔情的文字。宽广的、盛满悲悯和疼爱的人间情怀。一个内心世界何其细腻和富饶的女人。她在《我的风雅颂》里写到,自己从小就耽于幻想,常在整个世界都已沉入梦乡的时候还独自醒着,耿耿难眠。无论是在新疆,在上海,还是在北京,在温哥华,有多少个未眠之夜伴随过她。“睁大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待熟悉了夜晚的角角落落,你会发现比白昼更丰饶,唯其黑暗,唯其寂静,再睡不着,于黑暗处见光明,于无声处听惊雷,自有祝福和恩待在其中。”而在古老的北京城里,她的未眠夜更如斯蒂文森童年记忆里无休无止的“白日梦”,千年的风声,皇家大门沉重的吱呀声,巡夜的更夫和兵士的脚步,宫女们沉重的叹息声和木靴踏着厚厚方砖的跫音……都响彻在耳边。“我支愣着耳朵,仔细地辨识这些来自不同年代的杂沓荒芜的声音,呼吸变得纤细而悠长,直到西单钟楼传来时间,电车睡眠朦胧地开过六部口,往木樨地和公主坟那边去,接着便是一把扫帚的声音,好像是从明末清初的某一年开始扫过来,一下一下不慌不忙地扫着,一路扫到今天。”
  我想象着,当整个世界和身边的家人都在幸福地酣睡之时,心事浩茫的女诗人,却在夜色里闪烁着她的黑眼睛,支愣着耳朵,绷紧了神经。深邃的夜色就是她的情感和思想所驰骋的天空。隐秘的激情在周身燃烧。灵感在眼前飞舞。她的身体和灵魂也许都在颤抖。心灵的舞蹈开始了。她是在追寻神的语言吗?还是在披阅苍天的经卷?哦,天空的宝石与花朵。夜的眼。时间的黑纱也蒙不住的灿烂的诗篇啊!这样的未眠之夜,似乎就是铭刻在阿尔的土地上的那些凡•高式的夜晚了。还有什么比对人类、对世界的关注更重要的吗?还有什么比对人类、对世界的爱更富于艺术性吗?
  她崇尚朴素、诚实与勤劳。她满怀着对大地的敬畏与感恩、对世间万物的热爱与眷恋。她的散文里呈现着一种宽厚的“土地伦理”。所谓“土地伦理”,无非就是要把人类从大地这个共同体中喜欢以“征服者”面目出现的角色,变成其中平等的一员,只有这样,人类才有可能尊重每个成员,并且对这个共同体本身有所尊重,否则,一切征服者最终都将祸及自身。她用质朴无华、恳切和深情的文字,写着自己心中的景仰、爱戴与敬畏,写着心中最华美的赞美诗。她把它们献给了那些沉默无言的土豆、紫花地丁和春华秋实、诚实无欺的泥土。在她看来,正是这些朴素、无私的生命,酿造了供我们所有人享用的大地芬芳。她的《土豆唱歌》、《思念藏登的草原》、《紫花地丁》、《亲爱的房子》、《土地》等,在我看来都是最质朴、又最华美的无韵的诗篇。
分享:
 
更多关于“天使舞蹈,土豆唱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