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扇坠奇案


□ 李雨河

1

明朝正德初年,成都华阳县城有个开丝绸铺的,名叫赵玉吾。此人特别爱在人前夸富,又特别喜欢揭人隐私,不是说张家公公扒灰,就是说李家媳妇偷汉,街坊邻里都很讨厌他。
赵玉吾有个憨儿,长到十五六,却像八九岁的样子。于是赵玉吾便收养了—个外地逃荒来的女子,想等着儿子成年娶为媳妇。那女人名叫何素月,正值十八妙龄,容貌十分俏丽,又很聪明。赵玉吾夫妇怕她嫌弃儿子,便事事迁就她,要什么就给买什么。
赵玉吾有两个扇坠,一个是汉白玉的,—个是迦楠木的,他经常吊在扇子上显摆,今日系这个,明白又拴那个。其实这两件合起来,也值不了二十两银子,而他却向人吹嘘是一百两银子买的。一天,赵玉吾想讨儿媳欢心,便比妻子把两个扇坠拿去,叫她挑个中意的用。哪知何素月看了,都爱不释手,只好让她把两个都留了下来。
赵玉吾的扇坠被儿媳拿去以后,每天出门只好拿着一把光光的扇子。众人觉得很奇怪,问道:“赵老板,仿:那一百两银子的心爱之物,怎么不见了?”赵玉吾说:“我放在家里,被儿媳看见,就要过去用了。”众人便话里有话地调侃道:“大概是你这老不正经的,有意送给儿媳了吧。”赵玉吾自悔失语,十分尴尬。
赵玉吾店铺近邻住着个秀才,名叫蒋瑜,原先也是有名望的世家,后来父母相继去世,家道便中落。他年已二十,尚未成婚,立志考取功名,终日在家苦读,常常熬到深夜。
何素月的卧室正好紧靠蒋瑜的书房。—天,她问婆婆:“隔壁读书的那个人是谁?”婆婆马上警觉起来:“是个穷秀才,你问他做啥?”素月说:“我只是随便问问,听他读书那样用心,将来必定会有出息。”这些话本是无心说的,谁想婆婆却认为有意,当晚等赵玉吾回来,便商量想叫儿媳搬到前院去住,使她听不见隔壁读书声,自然会绝了胡思乱想的念头。
哪知还没来得及换房,就出了一件奇怪的事:这天早晨,蒋瑜去书架取书,忽然发现书上放着一枚像石子似的东西,拿起细看,竟是个陈旧的白玉扇坠。蒋瑜很惊讶,自言自语道:“我家从来没有这种东西,它是哪里来的呢?难道是财神怜我贫穷显灵来帮助我?既然有意相帮,何不直接送些银子?这种玩物,既不能吃,又不能穿,实在毫无用处。”转念又想,“玩物也能卖钱呀!我不如把它吊在扇子上,有人看见想买,就卖给他。”于是就用线申起玉坠,吊在扇子上,出门去了。
这天,街坊邻居许多人坐在树下乘凉,蒋瑜便走过去,一边跟人闲谈,—边拿着扇子上的玉坠玩来玩去。邻居们问:“蒋秀才,你这玉坠是哪里来的?”蒋瑜说:“是个朋友送的,我如今要卖,不知它能值几个钱?想请大家估个价。”
众人接过一看,你瞧我,我瞧你,都不出声了。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看出,这扇坠分明是赵玉吾的,他说儿媳拿去了,为何却到了蒋秀才手里?莫非赵玉吾的儿媳与蒋秀才有勾搭,便送给他做定情之物了?大家不好说破,就推托说都不懂玩物,不好乱估价。
此时,赵玉吾恰巧从店铺出来,蒋瑜便拿着扇坠上前问道:“赵老伯,你见多识广,请看看这件东西能值多少钱?”赵玉吾把扇坠拿在手里仔细一看,顿时脸涨得通红,眼里气得冒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蒋瑜不知内情,接着问:“赵老伯莫非见我家贫穷,怀疑不该有这件玩物?赵老伯想得对,这是别人送我的。”赵玉吾听了这几句话,更加火上浇油,以为蒋瑜睡了他的儿媳,还要当面羞辱他,不由得气极败坏,欲大声咆哮。转念又想,在众人面前,若动了声色,就不好收场了。他只得强压怒火,假装笑容,对蒋瑜说:“你府上原先也属大户人家,各式玩物应有尽有,何必定要人送?只因我家也有一件与这式样相同的扇坠,打算把你这件买去凑成一对,想先看看成色,才好开口。”蒋瑜谦让道:“既然赵老伯想要,就送给你吧,怎敢论价?”众人见此情形,猜出赵玉吾是想忍痛破费几两银子买回扇坠,堵住众人的口。这样一来,就没戏可看了。于是,大家像一窝蜂围拢上来,插言说:“你二人不好论价,我们大家就做个中介。赵老板的那个玉坠和迦楠木坠子,总共是用一百两银子买的,—个该值五十两。现在这个玉坠,先由我们保管,等赵老板回家取来那一个比比成色,大家也好评个公道价,双方也就没话可说了。”赵玉吾道:“我那个玉坠,儿媳已经拿走了,哪里还能要得出来?’众人说:“公公向儿媳要,她怎敢不给?你只管去要,除非已不在你家,否则,绝不可能要不出来!”赵玉吾被逼得没了退路,只好应承下来,约定明日见话。

2

赵玉吾怒气冲冲回到家里。对妻子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妻子劝他先别生气,物件常有相同的情况,也说不定是另一个。接着,就去儿媳房中委婉地说:“你公公要玉坠做个样子,好另去买一个,你赶紧把它拿出来吧。”何素月揭开首饰盒—看,不光玉坠。连迦楠木坠儿,也都不见了。又把各个箱柜的衣物都倒出来翻了一遍,也没找到。赵玉吾的妻子顿时变了脸,开始骂起来:“你这个淫妇,我一向是如何对待你的,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丑事来。扇坠早就送给野汉了,还装模作样东寻西找,为什么不寻到隔壁去?”何素月惊道:“婆婆你把话说到哪里去了,媳妇从未去过隔壁,隔壁的人也没到我家来过,会做出什么丑事?”玉吾妻道:“偷情的男子,养汉的妇人,个个都是会飞的,不必从门里出入,墙头、屋顶,哪一处爬不过人来,扔不过东西去?”素月急了:“照这样说,婆婆分明是怀疑与外人有私情,把扇坠送人了。那么,总该有证据吧?”说着便放声大哭,玉吾妻也更加火上浇油:“好一个淫妇,证据已被众人拿在手里了,你还敢犟嘴?”说完就打了素月一个耳光。赵玉吾怕闹出事来,难以收拾,只得叫妻子忍耐,吩咐丫鬟去劝儿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