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暑月梆声


□ 常君

  下午一点多钟,是吕翠花收废品的生意最为清淡的时候。

  整个城市在蒸腾的阵阵热浪中恹恹欲睡,平日里车来人往的马路上泛着白亮亮的光,显得异常宽阔与空寂。偶尔驶过的几辆出租车,裹挟过来一股难闻的尾气和灼人的热量,然后迅速逃之天天。街道两旁树木的叶子昏昏然,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一丝风也没有,即便有,也是蒸煮般热烘烘的。柏油马路的路面被晒化了,车轮轧上去像碾在了胶上,粘得厉害。吕翠花异常艰难地奋力蹬着三轮车,身上的衣服一直被汗溻着,黏糊糊地纠缠在身前背后。

  吕翠花拐进了红海河南岸的一个小区。

  太阳光像出炉的金水,明晃晃地泼洒在小区内。偌大的小区内一个人影也看不见,各家的落地窗帘心情寂寥地低垂着,悬挂在窗户外面的空调嗡嗡地转个不停,在这样的天气里,只有它们异常地忙碌。

  此刻,吕翠花不得不在心里佩服丈夫老五。老五说,下午这个时候没人卖破烂,还不如回到他们在郊区的出租屋睡上一觉,养足精神,等到四五点钟暑气下去了,再出来收上一阵也不迟。吕翠花不是不相信老五的话,只是她还沉浸在上午的巨大收获中。那久违的收获让她现在想起来还兴奋不已。上午,她在一家建筑工地收了大半车的废钢筋。走到门卫室那儿,看见门口放着两节废旧铁皮炉筒,便问一个正从她身边经过的中年男人卖不卖。男人的肚子大得像个要临盆的孕妇,一边走一边同手机里的什么人说笑。听见吕翠花问,便向那两节旧炉筒瞄了一眼,挥了挥手。吕翠花凭空捡了个大便宜,她感激地望着胖男人腆着肚子挤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中。

  吕翠花将三轮车停在高楼的阴影处。车上有几个蛇皮袋子,一杆钩秤,车把上挂着一只掉了耳朵的破旧黑色人造革兜子,是一个老太太送给她的。她非但没嫌弃,还把它派上了用场,里面有一只磕得丑陋不堪的铝饭盒,一个装水的塑料瓶,还有一个梆子。吕翠花从车上拿起那杆钩秤,往肩膀上一扛,又从兜子里把那个梆子拿了出来。梆子是从山东老家带来的。老五说整天喊得嗓子冒烟,吕翠花就想起了这个梆子。梆子是长方形的,不知是什么木头做的,在老家公爹用来替他吆喝卖豆腐。每天一大早,公爹就挑着豆腐担子,前后村地敲着它,如今已被敲得龇牙咧嘴。现在吕翠花敲它来收废品。

  沿着小区内的水泥路,吕翠花习惯地边走边敲,沉闷的梆子声在小区内懒洋洋地飘荡着。沉睡的小区翻了个身,咂巴咂巴嘴,又继续睡了。吕翠花毫无收获地走了一圈儿后,又回到了原地。她以为体内的汗水已经流光了,想不到这会儿,它们又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她撩起搭在脖子上的说不清颜色的半湿的毛巾擦了一把。看来还是老五有经验,这个时候出来收破烂,简直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没破烂可收,吕翠花便渐渐滋生了困意。她想人真是奇怪,忙的时候,困意就娃儿藏猫猫似的躲了起来。一旦闲下来,它又鬼一样冒出来缠上你。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娘曾经多次苦着一张脸,对她说半宿半宿地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那罪不是人遭的。吕翠花就愈发搞不明白了,老天爷早给世间的事安排好了,白天干活,夜里睡觉,怎么会睡不着觉呢?这城里有些事,也真是新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