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的证言


□ 李密密



郑小金今天值通宵夜班,不是在单位,是要到市立第一医院住院部照料老爷子。
郑小金兄妹仨。老大郑志刚,“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他以高分考上了沈阳军区大连医学院,毕业后就留在当地的部队医院当医生,然后结婚生子。妻子是他在军医大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在同一医院工作。他们工作的地方离郑小金他们生活的城市一北一南远隔千里,一般情况下,大哥隔年才能回来探亲一趟。郑小金排行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叫郑志勇。从表面上看,郑志勇在三人中地位最低下,是市电力总公司的一名外线工,但是,他生活得最舒心自在,在街道上说了算,父母亲还都宠着他。郑志勇五年前找了一个老婆,她当过歌舞剧团的前台演员,歌舞团改制后,她通过关系,到一个小房地产开发公司做业务员,她的脾性与郑志勇半斤对八两,两人想尽办法一唱一和缠住了老爸老妈,把自己的钱存在银行里生利息,吃老爷子的用老爷子的,就差一点没把老爷子的退休金给接管了。
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六岁了,是当年的南下干部,享受着离休待遇。他离休二十多年来身体一直好好的,每天爬山打太极拳练五禽戏。郑小金正庆幸自己前世修来的福,在照顾父母亲方面省了不少的心。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前年冬天老爷子做常规体检,查出血色素不太正常,后来又行走不便,住院治疗一年多后,医生说是前列腺Ca骨转移。大哥郑志刚此时已经是那所北方军医院的副院长、主任医生,大嫂也是一个科室的主任医生。他们听说老爷子身体不佳,要接他过去治疗!,老爷子听了执意不肯,说在这个城市生活五十几年了,即便死了也要死在这里。改革开放后,部队医院向社会开放,凭着郑志刚夫妻俩的职务和医术,钱是根本不成问题的一件事了。他们因工作脱不开身,不能经常回来,就只好隔三岔五地寄钱回来给爸妈,略表孝心。
老爷子住院后,在主治医生的推荐下,郑小金雇了一位护工,后来才知道,这位护工是主治医生的亲戚,从湖北乡下的老家来这座城市打工。护工小张在医院里照顾老爷子期间,将他的妻子、岳母以及一双儿女都接来了。院方见小张勤快,也把他聘为临时工,每天负责打扫外科三区卫生和一些勤杂工作,小张妻子也找了一个护工工作,这样几份工资加起来,也是不菲的了。医院还在住院部的顶楼给小张他们一家开了一个房间当宿舍。小张是个勤快热情的小伙子,他对老爷子的照顾可以说做到了尽心尽职。当然,郑小金开给他的工资也不低,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吃陪住三十元,逢年过节还三两百元地发一些津贴给他。过去老爷子能走能乐时,他经常都是自己拄着拐杖,爬三层楼梯去小张他们的宿舍吃饭,把爬楼梯当成爬山来锻炼身体,还把自己豢养多年的一只老画眉拎来挂在小张宿舍的窗口,老画眉每天清早翘着掉光尾巴的屁股,在六层楼上的窗口拉长嗓音一连串地呜叫,老爷子就在病床上叫,小张,小张,快帮我起床,老眉子在叫我了。起床后盥洗完毕,他就怀抱养着面包虫的陶罐去喂画眉。
这一段时间,老爷子的病情恶化,医院给他吸氧,给他上了监测仪,老爷子的前胸后背手指头等不同部位,给缠上了心律、氧含量、血压等的探测头,小张老婆几次有意无意地对郑小金说,照顾危重病人是多么地不容易。言外之意是要加工资。加工资是理所应当的,老爷子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每天要喂饭,要搬动身子擦澡,还要帮助排便,每次帮助老爷子起来躺下,小张都要嘿嘿使暗劲,累得满头流汗,工作确实繁重了许多。郑小金二话不说,就给他每天加了十元,一天四十元。此外,小张怕老爷子出什么意外,要求小金他们二十四小时一同陪伴,这就产生了一些问题,郑志勇夫妻俩一开口就说平时工作忙,只能白天相间过来陪侍,老公张卫东在机关为领导开车,哪有时间来陪老爷子?隔天来看看就算不错了。小金不能让母亲金妈妈太劳累,不然老爷子还住在医院,老妈妈又躺下了,这不是更苦了她?于是她强忍着对弟弟、弟媳妇和张卫东的不满,一连十来天,天天值通宵夜班。



郑小金体形修长而轻盈,皮肤自里透红,她汲取了父母亲体貌的优点,充分展示了北方人的骨骼身形和南方人的细皮嫩肉,只要她在众人面前一站,不由得使人联想起一座白细瓷制成的精美雕像。她是市城建局的办公室主任,她在这个位置上一坐就八年了。她能这么稳稳当当地坐在这个众人瞩目的宝座,除了她自己具备的素质外,据说她老公也出了一份力。有一天老公张卫东喝醉了酒东倒西歪地回家,进了屋见郑小金扶也不扶一下,问也不问一声,于是气不打一处来,靠在沙发上指着小金语无伦次地说,你看我喝醉了觉得好笑?你不要笑得太早,你以为你是谁,你前前后后做的好事我都知道了,我只不过懒得讲你。你以为了不起了?我让你在这个位置上坐不成你信不信!郑小金听了,心里不免一愣,人说酒后吐真言,张卫东既然敢说,他就有这个能量。郑小金与张卫东分室而眠已经有一些年头了,以郑小金的讲法,同床异梦不如分床而眠。但是张卫东毕竟是一个生理健全的男人,有好几次他借口找这找那进了郑小金的卧室,翻箱倒柜说是找不着要换洗的衣物,然后乘郑小金不注意,掀开她的被子挤到她的床上。张卫东完事后并不能满足,骂一声有病啊你!踢床摔门地离去。几次之后,张卫东对郑小金完全丧失了兴趣,他常常不回家住也就理所当然的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