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怡霖散文:暖色调的情感天籁


□ 白 描

很多作家都有自己坚守的生活领地和感情领地。这个圣洁的领地孕育了无限的血缘和对于生命的热切幻想,有暗河与血管相通,有脐带与泥土相连,带着母体的热度,又承继了祖辈的遗传密码。这是一个高度敏感的区域,喜悦、痛楚、甜蜜、苦涩、激越、悸动、哭、笑、欢跃、呐喊……人类这些极端感知和浓烈情绪时时汇集于这个共鸣区,它是生命的载体,又是生命的内容,更是生命的灵魂和精神的所在地。

怡霖的散文中就有着这样一个广袤的情感区域,从情绪色彩来说应该归入暖色调,她给人以温馨、柔软,给人以缅怀、追溯,能够感受她的温度,又能够触摸她的隐痛。她在这种暖色的情感中寻觅,游走,以她独有的细腻和敏感,以她宽厚的悲悯和温情,实现着对自我的释放和救赎。她以她的文字记忆和重温她的没有终点的情感长征。在她的散文中,外公、父亲,祖母、母亲,姐姐、女儿,提着竹篮的阿姨,“腌制的野姜”,“灶中的锅巴”,“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花”,“一张越剧唱片”,女儿手中的蚕宝宝,都构成了坚实的情感支撑,打上了她的胎记,谁也无法将它们分解,更无法漠视。甚至文章的标题,例如《声声慢》、《路那头的战栗》、《那年豆花香》、《温暖的隐痛》……都在传达一种情感浓酽的信号,就像一杯珍藏多年的美酒,未及唇边,早已让她的醇香微醺了。乡音和母语,亲情和乡情,重合,叠加,交汇成一曲绵长的情感天籁。这些都是真实的,真切的,没有发酵粉,没有添加剂,原始而拙朴地呈现。这是一条无法更改的情感河流,有注定的发源地,有必然的流域,有虔诚的走向。在《情花》、《情潭》中,这种暖色调不只停留在温暖上,而是变成了炽烈的火焰,她在舞蹈,她在燃烧,她更在涅槃。“在时光的隧道中,我的骨头醒着,为的是聆听你的脚步;我的身体醒着,为的是等待你的亲近;我的思想醒着,为的是迎接你灵犀的飞渡。”“请在黑夜里等我,我会是你的火焰。请在黎明时等我,我会是你的晓星。”伫立在她波涛汹涌的感情岸边,唯有感受她灵魂的战栗,血管的搏动,以及神经末梢的温度。你就像《起舞》中的那群女人,“外婆,母亲与我”,因为越剧,“时而开怀大笑,时而低泣拭泪”。你不再是一个旁观者,而是成了怡霖散文中情感长河里的涉水者。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条只属于他自己的河流,你走进了这条河流,你无法拒绝对这种身份的认同。

但怡霖不是一个泛情者。她的暖色调并非粉饰情感,也不是小资形态的矫情,而是在于她对苦难的超越,在于她没有将苦难的痛楚传染给别人。每个人的生命历程中都有着各自无法言说的痛,有着无法承受的生活之重,作为作家的怡霖,秉承了母亲的隐忍和善良,秉承了健康和乐观的心态,给人的始终都是阳光和微笑。“有一回,娘亲口告诉我,她多想一辈子仅唤一个人为娘。”即便这样,可在寒夜,母亲坚持“用她的体温烘暖我的冰冷”。也许正是母亲的这种温暖,让怡霖有了焕发不尽的热度和光亮,这也构成了她情感抒写的独特魅力。

怡霖散文的暖意还表现在她对人性的剖析和批判。在《狼人》、《灵猴》等篇章中,她揭示了动物和人类的相似性,挖掘两者在人性上的共同点,诸如智慧、凶残、勇敢、阴暗、团结、自私……给人以自我审视,给人以善意的批评及警醒。在《苍穹之王》中,她记录了一个鹰孩的故事,“有一天,雌鹰告诉他:‘你属于人类,我们脚下这片被沙漠埋没着的大地就是你的故乡,风口处有一个大洞,如果你能堵住那个大洞,你的村民就会摆脱苦难获救。’鹰孩就朝那个风口飞去,并最终到达那里,用自己的翅膀堵住了那个巨大的黑洞。”这个故事蕴含了巨大的牺牲精神和感人至深的悲悯情怀,怡霖将她暖意融融的情感抒写提升到了一个深远的高度,一个更广阔的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说,怡霖的文字是她人生中一次不止于生命的精神突围,已经超越了生命本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