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忆陆宗达


□ 肖应俭

我平生遇到的名人也算不少,但陆宗达老先生和许嘉璐副委员长给我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回忆起当年与他们短暂相处的日子,心里总有一股甜丝丝的感觉。
那是一九七九年初夏,我受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领导的委派,到北京师范大学请时任全国训诂学会会长的著名学者陆宗达老先生来连讲学。我们辽师没有一个人认识陆老先生,到北京请他,纯系慕名而去。当然,系领导这次请他来连讲学,主要目的是为了活跃一下刚刚苏醒过来的东三省的学术空气。
我拿着介绍信,先找到了北师大中文系的领导。那位领导见我请的是陆宗达,立刻面有难色地对我说:陆先生年事已高,且患有痔疮,外出多有不便。还说:十几年了少有外出讲学的事。当着真人的面,我无须宣传我院这次活动的意义,我只是恳切地向他表示,希望系里能给予支持。那位领导最后说:当然,我们尊重陆先生本人的意见。并招呼系办公室的一位年轻老师带我去找许嘉璐。
许嘉璐?好耳熟的名字。记得我在读大学四年级的时候,用从妈妈每月寄给我的十二元钱伙食费中节省下来的五元钱,到沈阳马路湾新华书店买了一套由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教材,书中文选部分的执笔人就有许嘉璐,那可是和早已赫赫有名的大学者王力、肖璋同出现在一部学术专著中的名字啊!我想许嘉璐无疑也是一位老前辈。
我是在他家里见到他的。乍一见面,我真的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的年龄和我相仿,厚厚的镜片后面,眼球略微有点凸出,未等说话,便露着笑容,握手时,我真有一种一见如故的亲切感,进门时的拘谨早已烟消云散了,我心想他该不是十八岁就大学毕业了吧?当他听完那位系办公室的老师介绍我此次来京的用意后,突然冒出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问话:
“肖老师,您会骑自行车吗?”
“会。”我条件反射似的回答。
“走,去陆先生家。”着急的好像是他。许夫人把刚沏好的茶放下,忙说:“肖老师刚从大连来,你就不能让人家喝杯水再走。”
“出门办事的人,心里急着呢”,许嘉璐不容分辩地说:“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陆先生的家坐落在一条不宽的胡同里,是北京典型的四合院,院门从东,正房三间,是陆先生的书房、厅堂和老两口的卧室。院子不大,却十分清洁、素雅,正房石阶下,一颗不高的石榴树显得青翠葱绿,近旁有一簇生长繁茂的月季,正长满红的、白的、粉色的花,进得小院,你会感到一股强烈的书香气息。
“陆先生,我来了。”许嘉璐仿佛就是这小院里的成员之一,如同放学回家的孩子,进门先喊一声“爸妈好”一样,就连做饭的保姆见了他也笑嘻嘻地说“许先生,您来了。”
这时,我看见上房的门开了,一位清瘦矍铄的老人拄着一根拐仗走了出来,他个头显得很高,留着平头,不长的头发几乎全白,背略微有点驼。许嘉璐几步抢上前去,扶着老人走下了上屋的石阶。老人并没有正眼瞧他,只是戏谑地说了一句:“还跟侯先生搞相声段子呢?”许嘉璐只是伸了伸舌头,顽皮地做了个鬼脸,并没有正面回答。——事后,许嘉璐告诉我,他挺爱好曲艺的,相声大师侯宝林经常找他切磋相声作品,为此,陆先生批评他“不务正业”。——我见他们师生二人那亲密的样子,打心眼里感动,赶忙上前,给陆老鞠了个躬:“陆先生,您好。”许嘉璐把我此次来京的目的向陆先生和早已闻声出来的儿子陆敬作了简短的介绍,陆先生笑了,那笑容使你浑身感到温暖,仿佛站在你面前的不是一位大学问家,而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一下子就能拉近你和他的心灵距离。陆先生对他儿子说:“肖先生一早下火车,恐怕连早点也没有吃,告诉吴妈多弄两个菜,中午就在这吃。”我听陆老称我为“先生”,真是有点受宠若惊,连忙说:“陆先生,不用了,不用了……”站在一旁的许嘉璐向我挤了挤眼睛,意思是说:“陆先生叫你在这你就在这,不然会伤老人心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