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想象一位歌手(中篇)


□ 蒋 韵


快乐没有父亲。没有一个快乐曾经向前一个学习,它死去,没有继嗣。
——耶胡达·阿米女
一、节日之夜,在柳林
元宵节刚过,正月十六,我们就来到了这个叫柳林的地方。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看红火,这里的红火,有个名称,叫“盘子会”,“盘子”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来这里,原以为能看到伞头秧歌;结果,十里不同俗,这里是不唱伞头秧歌的,看伞头秧歌,得到相邻的县份_临县那里去。
临县在柳林的北边,就是“碛口”所在的那个县份。碛口是黄河边一个古老的小镇,从前,一两百年前,黄河还是一条真正的大河,还能够通舟走船的时候,那里曾经十分繁盛,是晋陕两省贸易的一个集散地和码头。许多的船只,载着货物,从陕甘一带运过来,或者,从这里运到陕甘去。碛口滩险水急,若逆水行舟,就雇纤夫来拉。黄河上拉纤的纤夫,真是苦极了,在夏天,人人赤身露体,一丝不挂,阳物就吊在外面,也不避妇女。自古黄河岸边三丈六尺官地上,纤夫们就是这样,天不管,地也不管。
如今,那里当然不会有纤夫了,也不再有艄公,几十里外就是军渡大桥,它横跨在黄河之上,对面就是陕西的吴堡。“军渡”我去过,吴堡我也去过,可我从没有去过碛口。人家告诉我,那小城有什么什么样的格局,有什么什么样的建筑民居和街巷,总之是说那里完好地保存了明清时的古貌。古城是我喜欢的,曾经繁荣而如今衰落的古城更让我喜欢,走进这样的古城我常常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和悲悯。我以为这一次的吕梁之行能够最终绕到碛口去,可是,我们去的只是柳林,而碛口,百里之外也许只是几十里外的碛口,还是与我错过了。
柳林县城不大,在白天它看上去毫无特点,许多沿街的建筑贴着白色的马赛克,街道很脏,乱糟糟拥挤着叫卖的小贩。由于出产煤和焦炭的缘故,污染严重,整个县城让人感到沉闷。城边上,有一条小河蜿蜒地流着,这里人把它叫做“斗气河”,是说这河,十冬腊月也不结冰。十冬腊月;河面上,热气蒸腾,是一条天然的温泉。我站在远处望着这河,想它也有过丰满丰腴的时候吧?丰满地、丰腴地、热气蒸腾地流向前边那条壮阔而仁厚的大河之中,,但现在,此刻,它看上去若断若续,把它叫做河实在是有些勉强了。
不过,柳林却有许多好吃的东西,“河沿枣”是此地的特产,晋西北黄河沿岸是大红枣的家乡,而柳林红枣则是红枣中的极品。下榻宾馆后的第一顿午饭,我们就吃到了这著名的果实,经历了一秋一冬之后,鲜枣自然变成了干枣,也不知是用什么方法腌制出来,成了佐酒的小食。餐桌上,还有一种好吃的东西,叫严碗托”,这是用荞麦面在碗里蒸出来的一种面食,吃法很特别,用一把小刀,在碗里的面食上一旋一个圆,然后,叉起来,蘸红油辣椒调料吃。那小刀,人手一把,看起来像是某种西餐刀,吃蚌类的那种,非常讲究。我不知道此地老百姓居家过日子是用什么样的刀来吃碗托?这食物,据说是起源于西晋战乱年间,多么久远了呀,也许是佩刀的军中将士的吃法,沿袭下来,流传到了民间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