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虚拟世界


□ 青禾

青 禾

1

一个少年家在一家小店吃饭,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吃也没认真吃,看也没认真看。他实际上处在一种恍惚之中,思绪浪迹天涯。

这是一个黄昏,平平常常的黄昏。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正是下班高峰,人群中大都是接小孩子放学的,父子母子父女母女,或者是爷爷和孙子爷爷和孙女,奶奶和孙子奶奶和孙女,当然,还有外婆外公和外孙外孙女。这是很具中国特色的黄昏。这种光景绝不会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发生。

这座城市是千年古城,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中等,据官方公布的数字,大约50万人口,实际上可能会多于这个数字,有人估计,在70万人左右。这条街道是千年古街,叫南门街,临江,就在离这间小店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石牌坊,听说是300年前康熙皇帝御赐。这不稀罕,全国各地皇帝御赐的石牌坊多了去,稀罕的是那青石雕刻的牌坊上,雕刻着许多头戴“招票”手持“洞角”的“番仔”,闽南话“番仔”就是洋人,“招票”是洋式礼帽,“洞角”是文明棍,西式手杖。你说300年前哪来那么多洋人?这些洋人又是如何跑到石牌坊上去的?这就是这座小城的奇特之处了。而这间小小的饮食店,也是全国知名的,叫龙州小吃。龙州是这座城市的名称。可惜没人牵头把龙州小吃搞成全国甚至全世界的连锁店,以至于这样的小店上不了档次,只能如天女散花一般地撒落在全国各个城市,这花不是国色天仙高贵的牡丹,也不是西方流行的爱情花玫瑰,是闽南山野四处可见的野菊花。经济实惠,花样别致而又清爽可口,是龙州小吃的主要特色。

这少年家吃的是套餐,一份9元钱,干饭、青菜、一块条五香和一个荷包蛋。龙州五香,香脆其外,柔实其内,肉、葱、豆皮,外加五香粉。简单,就是好吃。怎么做?人家保密,谁也说不出来。他常来,三餐都来,早上,稀饭臭头馃和咸菜。臭头馃大米做的,怎么这样地与众不同?咸菜是用潮州芥菜腌制的,怎么腌这么清脆甜美入口,人家也不说。中午和晚上就是这样的套餐,不变。要了饭,他就坐在那里默默地吃。开头,他说要什么,以后就不说了,进来就坐在那里,老板娘便会让人给他送上他要的饭菜。有时,老板娘会亲自送,还外加一份汤,不收钱。他便抬头看了她一下,然后埋头吃饭,不说谢谢。老板娘朝他笑了一下,也不说话。开头,他一餐算一次钱,以后,一个月结算一次。

有一两次,他有事没来吃饭,老板娘便会站在门口张望,嘴里念叨着,怎么没来,是不是病了?没人听见她的话,因为她的旁边没人,她也不是讲给别人听的。这叫自言自语。老板娘本来没这个毛病,自从他出现之后,才患上,她不自觉。

老板娘不知道他叫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打工。当然,肯定是打工,日子好过不会天天到她的店里来吃饭。她见多了,开头到她这里吃饭,以后便西装革履,开上小汽车,就不上她这里来吃了。

老板娘对他的惦念,一是看他可怜,二是听他口音,有点老乡。还有一点,说不上来,他长得像她一年前过世的弟弟,这一点,连她的丈夫也看出来了。他第一次来,丈夫就说,吓我一跳,怎么这么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