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皮拉内西的虚构和真实


□ 杨 健

  在建筑理论史中,十八世纪意大利人皮拉内西(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的地位有些奇怪,因为他的名气主要是作为古迹学家和雕版画家产生的。他的核心观点是:作为伊特鲁里亚人(Etruscans)的直接继承人,罗马人是主流建筑传统的传承者,而希腊建筑只是这个传统的分支。
  这里有民族自尊心的问题存在(伊特鲁里亚艺术诞生于意大利的土壤之中,可以被称为意大利的民族艺术),但不止于此,因为早就有人质疑建筑的希腊起源观,并痴迷于埃及的建筑和其他事情。正如里克沃特指出的那样,“对建筑史学家而言,古埃及建筑有双重吸引力:如果古埃及人发明了石头建筑,那么这个石头建筑便是他们古老的智慧的化身。伊特鲁里亚人,从古埃及人那里学会了石头建筑和它所包含的智慧,在意大利给现代人留下了比刚发现的古希腊建筑更高贵的学习榜样,因为古希腊建筑是从木棚屋学过来的”。
  皮拉内西的历史观可能是偶然获得的,也许产生于他为朱塞佩·瓦西(Giuseppe Vasi)的《罗马古代与现代的雄伟风格》绘制插图的过程中(一七四七—— 一七六一)。信念一旦产生,他就不再怀疑。当勒·罗伊(Le Roy)的希腊建筑测绘图用《希腊最美的纪念性作品遗迹》的标题出版时(一七五八),皮拉内西的斗志被激发出来,并出版了《关于宏伟壮丽与罗马建筑》(一七六一)来证明罗马建筑的优越性。对皮拉内西来说,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结论,要做的只是去加以证明。作为一名才华横溢的雕版画家,皮拉内西的特点在于把这一观点用那些无与伦比的雕版画诠释得异常充分。无论是谁写的文章,都在他画的大量富丽堂皇的插图面前相形见绌。
  然而,皮拉内西的论证多少有一些强词夺理的味道,因为他唯一的论据是那些为数很少的伊特鲁里亚建筑。他用维特鲁威的发现,即希腊建筑的石结构源自于木结构做法,来贬低希腊建筑;他屡次提到伊瑞克提翁神庙(Erektheion)的女像柱,认为她们脸上的欢悦表情与负重的实际状态不符;他直接把勒·罗伊的图版当做反面例子画在他自己的图版中,以说明它们“与真理毫无关系”。
  针对法国评论家马里耶特(Jean-Pierre Mariette)的攻击(马里耶特指出,罗马艺术主要是由希腊的奴隶们带来的,而伊特鲁里亚艺术也是来源于希腊的),皮拉内西写了一整本书(《观察建筑》,一七六五年)来进行反驳。在这里,皮拉内西使用了位置显著的讽刺画、杜撰的对话体体裁,借助于貌似调侃、实则尖刻的语调,对马里耶特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至于正面交锋,他只是一一复述自己的观点了事。
  皮拉内西激进地指出,建筑的目的是使大众愉悦,而不是取悦批评家。我们应该适应规则,而不是适应维特鲁威或帕拉蒂奥:“这两位先生所提出的那些规则根本就不存在。”他也反对冷峻主义者(rigoristi),因为他们主张将建筑约简为构成原始小屋的基本的元素,直到一无所有——这显然是在暗指洛多利(Carlo Lodoli)和洛吉耶(Marc-Antoine Laugier)。至于他自己,则是一个“疯狂而自由地为自己的梦想而工作”的战士。在他的对话体文章中,皮拉内西借杜撰的迪达斯甘哥(Didascalco)之口表达了他的勇气:“好,普罗托皮里奥先生,你选择吧,你会拆掉墙,还是柱?你不愿回答?我会把整个都拆掉。从没有墙的建筑开始,然后从没有柱的,或者没有壁柱、檐部、檐口、拱券、屋顶,完全平的,一块空白的场地开始。”普罗托皮里奥(Protopirio)是对话中笨拙的辩论者,总是被咄咄逼人的迪达斯甘哥牵着鼻子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