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川:在游戏中逼近诗与思


□ 李犁

  的确,刘川就是想把诗歌写得不像诗,不像传统的呼号如大江东去似的抑扬顿挫,也放弃一般诗人那种非得在字词句上语不惊人死不休。他就要拗着这些诗歌传统,把诗歌写得好玩和有趣,诗歌在他这不再是舞台上的合唱或独唱,也不是各种乐器,而更像他手上的筷子和香烟,想吃啥就夹啥,来情绪了就抽一口。他是在以游戏的方式写诗,而游戏中的人都是全神贯注并充满兴致的,所以这些诗歌都很有趣和真诚。即兴即时即事,让他的诗歌与我们的生活和心灵都是零距离。

  刘川这些诗歌读来有些人会觉得别扭,因为这么写诗超出了他们对诗歌固有的认知。一些读者包括我们辽宁很多功成名就的诗人们,更习惯于那种神圣庄严犹如教堂里铺排似的颂辞,而刘川笔下这些文字更像街头巷尾田间地头即兴的嬉闹和戏谑,在一些人眼中这不应该是诗。的确,刘川就是想把诗歌写得不像诗,不像传统的呼号如大江东去似的抑扬顿挫,也放弃一般诗人那种非得在字词句上语不惊人死不休。他就要拗着这些诗歌传统,把诗歌写得好玩和有趣,诗歌在他这不再是舞台上的合唱或独唱,也不是各种乐器,而更像他手上的筷子和香烟,想吃啥就夹啥,来情绪了就抽一口。他是在以游戏的方式写诗,而游戏中的人都是全神贯注并充满兴致的,所以这些诗歌都很有趣和真诚。即兴即时即事,让他的诗歌与我们的生活和心灵都是零距离。可以说就是从生活扒下来的皮肉,也是情感脱下来的外套。因为近,看得就清,清到一目了然一剑封喉;因为近,也能嗅到一些气味,柴米味辛酸味以及活着的滋味。所以游戏在这里不过是手段和手艺,通过游戏显现出来真相和真理才是刘川这么写诗的目的和宗旨。譬如他这首“周六周日/吾常带上吾狗/去逛书市/从头到尾/它都跟着/时不时/朝这本嗅嗅/冲那本啃啃/虽屡遭书摊主人呵斥/仍不改其乐/与满街乱跑乱吠之土狗相比/吾膝下之狗/之所以/文质彬彬/气宇轩昂/通情达理/儒雅俊朗/风度不凡/被吾尊称为犬儒/一定是与它/若干年来/不间断地/闻书啃书/舔书嚼书/分不开的”。

  读到这里除了忍俊不禁,你会觉得刘川有点“坏”,应了那句社会磕:骂人不带脏字。而更坏的是这家伙还在这首诗前面加了个说明:请广大知识分子不要多心,这首诗里面绝对没有使用比喻、暗示、象征和讽刺等手法。哈哈,不多心是不可能的,只有多心这首诗才有价值和意义。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一天,辽宁几个写诗的局长、主席、会长聚会,以诗歌编辑身份参加的刘川,没让上主桌,被一位男士指派到外面和这些人的司机一起吃饭。这些诗歌大佬们平时都是很不错的人,只是在他们的意识里刘川的职位和年龄还不具备和他们共同用餐的资格。而这些大佬们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这是一个诗歌为缘由的聚会,就当时的诗歌现状,不论是诗歌业绩和影响,在国内尤其是第一写作现场,刘川远远地比他们这些有行政级别的诗歌官员们更胜一筹。

  刘川当时也没有生气,也许他早已习惯了这种被忽视的角色。的确,在中国基本上都是外行指挥内行,我也经常看到不懂诗歌的领导,很庄严地说着驴唇不对马嘴的话,还高屋建瓴地一二三四地做指示。再深究一下,刘川心里可能更不屑这些名义上的知识分子,他的心思都沉醉在研磨诗歌的技艺里。怎么从习惯的诗歌模式里突围,怎么让自己的诗歌从大众的写作范式里脱颖出来,怎么持久地保证诗歌的写作状态,甚至怎么让自己的心灵和行为都与诗歌保持一致等等,种种关于诗歌的纯文本的思考,才是让刘川寝食难安并奉为大道的。所以在刘川老实巴交的背后,有着一颗诗歌的“野心”,或者说是抱负。这装着抱负的心是勇敢的也是高傲的,勇敢是说他在诗歌文本的探索上无所畏惧,也是“不老实不正经”的。生活中低调沉默,诗艺上却翻江倒海。这里的若干诗歌就是他折腾的成果。我个人比较喜欢这首《失物招领》:“昨天散步/捡到一根/粗大的铁棒/是谁所失/有急用否/是否在苦苦寻觅/我攥着铁棒/站在路旁/想做活雷锋/但一个个路人看着我/胆战心惊/侧身而过/落荒而逃/过去自卑的我/也一下子阳刚起来/一根铁棒/难道就是/我丢失已久的脊梁/人们如此胆小/难道它也是/他们刚刚/被抽掉的脊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