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坏土地


□ 杜书瀛

坏土地
杜书瀛

走出“坏土地国家公园”(Badlands National Park),我第一句话就想说:“它‘坏’得真可爱!”
我不知道法国人(这里曾是法国属地)最初称它为“坏土地”(Badlands)时,那“坏”的含义具体何指;但“坏”字在汉语中可以有多种用法、多重语义,有时你能够真真切切体味出相反的意思。譬如,妈妈对自己调皮的三四岁的宝贝儿子说:“你又干什么坏事儿了?”又如,一个撒娇的女人对自己心爱的男人说:“你真坏!”这些“坏”里包含着多少“可亲可爱”的成分,中国人心里明白。不管法国人以及后来的美国人怎样定位“坏土地”之“坏”,而我宁肯在汉语的这个意义上看待它。
“坏土地”位于美国西部南达科他州,西距“风洞国家公园”不到100英里,而它的面积和空间跨度比“风洞”要大许多,我估计,从东门到西门,直线距离应该有100英里。
当然,对“坏土地”的感受也有一个短暂的转化过程。当我们的汽车驶进“坏土地”之后,有一阵子我觉得像是从绿洲忽然走到戈壁滩,顿起荒凉之感:“坏土地”公园外面是满眼绿色——绿树、绿草原和城镇里的绿草坪;“坏土地”公园内则是黄色主宰,绿色退位,有的地方寸草不生。这突然的变幻和巨大落差曾使我一时难以适应,也说不出为什么,我忽然想吟诵曾孟德“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和毛泽东“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诗句。但随着对“坏土地”的步步深入,我的心情逐渐发生了变化——我从刚开始看到的满眼荒芜、苍凉、单调的印象之中走出来,在荒芜中发现了生机和艳丽,在苍凉之中发现了热烈和绚烂,在单调之中发现了复杂和多彩。我看到大自然如变戏法般呈现出诸多无可名状的美丽姿态,我听到大自然极尽能事演奏出多声部的华彩乐章。
朋友,假如你到“坏土地”,我相信你也会如我一样不但逐渐适应它,而且会深深喜欢上它。就在这块24,4万英亩的广袤的“坏土地”上,无穷无尽的怪异景色会不断引起你的诧愕,使你连连吃惊,甚至使你常常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真有这般景致?当你眨巴眨巴眼睛,确认面前一切实实在在是亲眼所见,这时你就会从惊愕转为赞叹。许多作家、学者、科学家描述过自己对“坏土地”的感受。有的说,在夏日,尽管酷热和暴风雨使人难以忍受,但野花和动物(假若有幸,可能会看到狼、野牛、蛇、秃鹫、蓝鸟、乌龟……)会为此欣喜若狂;若是冬天,严寒和从北部刮来的无遮拦的狂风会使你感到冻得要死,但你仍会感叹月光照在白雪覆盖的山丘上的景象是如此之美。有的说,在这里,你可以考验一下自己忍受极端孤寂的能力,也可以体味没有人间一点噪音的安静。有的看到雄鹰在大草地上空展翅飞向无尽之处,对天地之辽阔、深远,起无限感慨——若是陈子昂在此,大概会吟唱“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了。有的说,“坏土地”的景色会带给你无穷欢乐,使你神魂颠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