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疯子(短篇小说)


□ 小麦芒

  一直很想写一个关于疯子的文章。现在,我老是被人们骂做疯子,而他们看我的时候总是一副古怪的表情。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也就是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疯子。他们怀疑我是疯子的理由,不过是我做一些自认为该做的事,说一些该说的话。他们这么认为,我一直没有做出肯定或者否定,因为假设我否定了他们,他们会说,没有哪个疯子会承认自己是疯子。我因此感到沮丧。
  我见过真正的疯子,在我经过的许许多多的城市,以及某个乡村某条安静的小路上。在我居住的桐木镇,也存在这样一个人。他每日以搜集桐木街的垃圾,存在于这个平静小镇的某个角落。他每天出现在桐木雅文路和向阳街交汇的农行门口,蓬头垢面、衣不遮体,满嘴说些看似无比正确实则谁都无法破译的言语。许多个上午,一个银行的清洁工打扫卫生,扫把一挥,干燥的空气马上尘土飞扬,把他裹得严严实实。当人们叫我疯子,我就会想起这个人,想起他的脏头发和农不遮体,并因此想起我的舅舅。
  是在这里,我并不想过多提及我糟糕的个人故事,我想说的是我的小舅,他是个疯子。
  我的小舅并不是天生下来就是个疯子。在我的记忆里,他曾经相貌堂堂过,隔三差五穿着漂亮整齐的衣裳上街,许多女孩子都喜欢他,只是后来他疯了。小舅变成疯子,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到底是十年、十二年,还是十五年,我不是很清楚。除了我的母亲和他的母亲大概没有人清楚了。这段时间太有分量了,有谁会真正去了解另一个人的一切?即使这个人是他外甥。
  关于他变成疯子的原因,我从母亲、外婆那里得到一个几乎一致的推测。推测跟一个平南的江湖人有关。据说当年一个背着黑色布袋的江湖人流浪至外婆的村子,在外婆家住了一个多月。一个陌生人当然不可能在家里呆那么长一段时间,只是在后来的交谈中,忽然发现他们是亲戚。年幼父母双亡的外婆当时对这件事情坚信不疑,每天好酒好菜招待这个偶遇的亲戚。
  江湖人会气功。每天早晨,他会在外婆老屋后面的菜园子练气功。他大吼一声,头部同时撞断几块砖块,让我的壮实、漂亮的小舅羡慕之至。两个人关系日趋密切,江湖人成了小舅的师傅。后来师傅要走,要徒弟跟着他闯荡江湖,我的外婆死活不答应,小舅是她的命根子。临走之前,师徒俩依依不舍,江湖人给我的小舅一瓶可以修燎神功的药水。
  一年后,我的小舅就疯了。在小舅为什么发疯的问题上,据我的气愤又无奈的外公说,自从江湖人走之后,小舅迷上气功,为了练功,他大白天在屋后的菜园子踢踏滚打,弄得菜园子寸草不生。夜晚,他把墙壁当作对手,硬生生用头颅磕出一个水瓢大的窟窿!关于这一说法,母亲跟我曾经观察过小舅的卧室,的确发现那个水瓢大小的窟窿。但母亲却说,墙体上的窟窿是她小时候挨饿的时候挖财宝留下的。母亲的推测是,小舅乱吃了江湖人的药酒,导致神经错乱。这个推测符合逻辑,只是没有动机。外婆说,那江湖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想骗走小舅没有得逞,一怒之下给他施了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