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提那个年月和那些人(组诗)


□ 高若虹(满族)

◎高若虹(满族)

章鞋与绑腿

这两种

贯穿千山万水的根

以梦境和苦难的形式

以黄褐和青灰的颜色

生长出镰刀和铁锤

五星和红旗的

崇高与鲜艳后

就回到原来的泥土

回到一种植物的根、茎或果实

可草鞋和绑腿的二万五千里

能远去吗

草鞋和绑腿消失的真正含意

正是大路、红旗源源不断

将阳光和幸福

送进我们的日子

为此,雨多和雨少的季节里

我们有必要

将草鞋和绑腿

看成母亲和父亲

如血缘相亲

为此,我们

在—双草鞋

或者一副绑腿里

有必要攫取一种精神

或者把草鞋、绑腿

看成起跑线

再次集结出发

其实,当我们把草鞋和绑腿的颜色

看成革命最初的肤色之后

我们才痛感

皮肤之下

共和国的脚和腿

一无所有

只开着血色的花朵

轻装的步子

将夹金山六盘山

踩成一粒粒

或白或黑的石子

时间:一九三六

翻过雪山

在一片渴望返青的

马蹄声中、跋涉声中、喘息声中

接近生机

从一诞生

便是一种不死的植物

炮火的围剿

枪刺的刈割

一再证明

唐人绝唱那句

野火烧不尽的道理

当扼杀成为那个世界的主题

皮带、马尿以及七根火柴

营养了瘦弱的根系

即使倒下

也埋在根底

用血滋润从枯黄返青的历史

以至于青纱帐、麦苗

和生长旗杆的树

都缘于那绿草

缘于那叶的枪刺

于是,这世界

才多了_一片

滴着露珠的

九百六十万

平方公里的

叶子

在一首歌里唱王二小

这首歌不长

只是少年

这首歌已经很老了

加上王二小的年龄

已经白发苍苍

但在一个每朵花都竟放的夏季

来自英雄的一种胸怀

就从歌里一步步地走出来

进入我们的内心

而那块年龄很高的石头

仍意气风发地站成那座山的高度

像—块碑

在淬过小英雄的血之后

坚强成了一个民族的

筋骨

这时候

我看见歌中的王二小

他摇着牛鞭

吹着柳笛

像一个嫩嫩的音符

迎风站起来

并走到我的面前

用带火的语言

挥退我所有的懦弱和愧疚

十三岁,本该是小牛犊一样

撒欢的年龄

只因国家苦难太多

你才把该由父辈们去踏的路

分给了自己一截

从此,你永远走在这一截

活在少儿与青年之间

证实着一种特殊材料的硬度

证实着一种特殊硬度的花蕾

永远含苞待放在祖国胸前

从—首歌里唱王二小

我知道那放牛的身影

就是战士

舶夫冼星海

冼星海这个船夫

站在一条船的船头

从浪尖到浪尖

呼唤着、歌唱着、喊着号子

那声音

黄河的浪举着咆哮

这些低沉如铜质的音阶

据说是诞生以前的祖国

是祖国的过去

冼星海这个船夫

以桨为鞋划进去了

用溅着胆汁的十指

指挥音符流进黄河儿女的脉管

将他们流成黄河水、黄河浪

怒吼起来、咆哮起来

成为一条举着刀枪的黄河

就这样我们结合在一起

奔腾在中国

这片动荡的土地上

那一条命名为祖国的船

沉重的桨

嗨哟、嗨哟奋力地划着

划动起来

便成为一道流动的长城

几十年过去

这条河的含义

通过岁月九曲回肠地流出来

与千万条河流、湖泊、大海的千万朵浪花

紧紧拥抱在一起

责任编辑安殿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重提那个年月和那些人(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