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顽石使性子,大海在哪里


□ 裴孟东

顽石使性子,大海在哪里
裴孟东

我实在找不出一对准确的词语来表达这个纷繁复杂的矛盾世界的对立双方。翻遍脑海,拨拉出顽石和大海两个词。顽石有很多劣根性,固执、坚硬、非理性且不谙通融之道;而大海是柔软的、包容的,尽管它也有发怒的时候,发怒时能掀翻些小海盗们的船帆,但仍不失其母性的善良和父性的大度。这两种属性在矛盾着的世间是客观存在的,冲突、遭遇抑或碰撞是早晚的事,倘若顽石对峙,结局将不可思议。顽石的对手换成大海,那故事就会生动有趣得多了,说不定还会闹出一篇千古佳话。
一代艺术大师徐悲鸿在出道之初可谓横冲直撞,把他率真的个性暴露无遗。18岁那年他在上海求学,发现刘海粟等人创办的上海图画美术院名不副实,便愤然离去,从此不认刘海粟为其师,还在报纸上一再声明。他“洗俗骨,除骄气”的人格追求由此可见。他不仅敢与一见倾心的蒋碧微私奔东瀛,而且敢顶撞决定他前途命运的北洋政府教育总长傅增湘。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力主教育救国的傅增湘总长主持确定了第一批赴法留学生。当徐悲鸿得知留学生名单上只有刘半农和朱家骅而没有他时,即刻给傅增湘先生写了一封措辞激烈、口气尖刻的“声讨信”,就在与他同任北大教授的朱家骅先生就要启程赴法时,徐再也坐不住了,找见傅先生劈头盖脸地责问:“为什么朱先生走了,我还不能成行?”徐在信中是怎样尖刻的,在见到傅先生时又是怎样的愤怒、失态和失去理智的,我在傅宁军先生所著《吞吐大荒徐悲鸿寻踪》的字里行间找不到依据,只能凭借我们的想像力来想像了。你可以想像出徐先生会不会像现在的年轻人抑或像“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张铁生、黄帅那样,义愤填膺地指责一些官员是贪官污吏、权钱交易、误人子弟、十恶不赦等等,徐先生是出于急切的求学心理也罢还是另有所图也罢,此时是怎样的不成熟、不老练、不尊老,也可以想像出徐先生“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必然结局。然而,事情的结局恰恰不是这样,如果这样,中国后来还会出现这么一位艺术大师吗?
傅先生虽是清末进士,但思想开明,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当初出茅庐的徐先生手持康有为的介绍信求见傅先生希望出国时,傅细细打量了眼前这个秀气的小伙子后,只说了一句话,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画。看完画,傅先生就让徐在北京等一等,战事结束会给他个机会。谁知徐先生第一次等来的是失望,且在失望后把自己作为一块顽石砸向位高权重的傅总长。这事放在现在,放在一般人的身上,肯定砸了。你求官办事不送礼就不得了了,还敢使性子、耍脾气?你以为你是谁?傅总长也是人呀,更何况是饱学诗书、经纶满腹、举足轻重、说一不二的大官,就是再大人大量,能咽得下这口恶气吗?当确定第二批赴法留学生名单时,傅先生的眼球透过厚厚的镜片,对着徐悲鸿这个名字又该做何感想?他做官做人,作为一位长者的尊严被冒犯的气消了吗?堂堂的教育总长竟然在一个无名小辈面前很没有面子,他能不记恨吗?要知道,傅先生只要手中的笔轻轻一点,徐先生的什么前途什么命运就没辙了。徐先生不会不想到这些,想到这些,不知他又会作何感想?反正,年轻气盛的徐悲鸿又登门求见傅总长了。没想到,傅先生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让这个年轻人热血沸腾:“好了,你现在可以出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