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时俱进的政府事务在中国


□ 付饶莉

在发言之前先给大家讲个小故事,前段时间,我们几个同事谈了谈学习十六大的体会,有六七个人,每个人都写了四个字“与时俱进”。这也是我们在中国进行政府关系工作的体会,在中国做政府关系就必须与时俱进。我今天汇报一下我们这几年来是怎样与时俱进的。

一、政府事务在中国产生的背景

我借用了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的调查问卷,表明美国企业在中国面临的主要挑战,大家可以看到一共有八个主要问题,其中七个是与政府有关的,如法规解释不一致,地方保护主义严重等,美国投资公司在中国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政府关系。
随着上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逐渐完成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中国政府的职能和运作方式也相应地发生了重大变化,主要表现在从依靠长官意志来控制社会向依靠法律法规来管理并服务于社会的转变。并且在制定法律法规时,从封闭式作业向民主透明化程序转变。政府组成人员素质有了较大的提高,为社会,特别是为企业服务的意识大大加强。市场经济的建立和法制社会的完善为政府事务在中国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客观条件,在完全计划经济的时候是不可能有政府事务的。现在也就具备了在中国做政府事务的客观条件,与此同
时,上世纪90年代以后,跨国公司先后大批涌入中国,在带来资金、技术、人才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先进的管理观念和手段,其中一项就是政府事务。百余年来,欧美企业家利用这种手段去同所在国政府沟通,以求政府在理解其需求的基础上,在制定政策、法规和标准的过程中充分考虑其需求,从而为企业的发展创造有利的政策法规环境。这种新的管理观念一旦进入中国,就同蓬勃发展的市场经济结合起来,在新生的市场经济中展现其独有的价值和活力,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形成有中国特色的政府事务。同时跨国公司也认识到不熟悉政府环境是其在华的最大挑战,正像郑会长讲的,良好的政府关系是企业发展的保证。良好的政府关系也是外国公司高层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
所以说政府事务在中国产生的背景是逐渐成熟的,是市场经济模式同跨国公司的全球战略相结合的产物,也是中国市场需求的产物。

二、与时俱进的发展阶段

政府事务这种全新的管理理念进入中国不到十年的发展时间,但是经过了四个发展阶段。
1、政府关系阶段:你认识你的“婆婆”吗?
实际上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后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要寻找该行业的“主管部门”,中国有将近50个部、委、局,140多个行业协会,跨国公司进来后要和他们的行业主管部门建立起合作关系,以便能够熟悉其所在行业发展的政策环境,疏通审批环节,开展生产销售业务,规避经营风险。
因为在中国,几乎任何一个行业,即便是生产口香糖和洗发水的,也都有自己的主管部门,我们称之为“婆婆”。由于欧美公司在本土或其他市场经济国家经营是从未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更由于中国政府部门林立又政出多门,使跨国公司如堕政治烟海,不知所措。
我举一个例子,美国林产品企业进入中国时,首先自然想到林业部,但却不知中国林产品的进口政策由当时的国家计委负责,具体进口业务由外经贸部及其下属的中国土畜产公司组织实施,林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纸浆却由轻工业部负责,而林业部重点是负责全国的森林营造、保护和林产品标准的制定。所以当时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找到谁究竟管这事。
一个外商要想在中国成功运作,必须首先要了解主管部门的职责和内部关系,并同以上所有部门建立联系。当时为了完成这一任务,美国最大的林产品公司在进入中国时,派了一名公共关系经理任驻中国首席代表。
随着中国政府机构的几次重大改革,从客观上来讲这种情况有所好转。随着中国逐渐从“人治”社会向“法治”社会的过渡,人际关系的重要性有所减弱,而法规环境对跨国公司的经营活动日显重要,政府关系也逐渐走向了以推动有利法规环境为核心内涵的政府事务。
2、政府事务阶段
到了政府事务阶段,跨国公司开始运用西方游说政府的一些手法加强同中国政府的沟通,旨在求得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时能充分考虑到企业的实际需求,从而能够获得较为有利的政策法规环境,解决企业在发展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如外资项目审批、工商检查、广告、税收、危机管理、知识产权保护等。同政府关系相比,这些游说手法更有针对性,它是以解决企业面临的政策性问题为目的,主要做法包括通过调研、明确问题所在,并找出政府中同这些问题相关的机构和人员,并在此基础上制定相关的游说策略。随着对问题认识的不断深入,相关的机构也会发生变化,而游说的策略和手法也要作出相应的调整。例如跨国公司在中国遇到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假冒商品侵犯其知识产权,特别是商标权。从1999年开始,几十家公司联合起来打假护优,到现在已经有130多家了。从表面上看,问题是假冒,相关部门是工商局和技术监督局;随着问题的深入,他们逐渐认识到在假冒商品泛滥的背后是法律法规不健全,执法力度弱,地方保护主义等深层次的问题,因此他们加强了同人大法工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合作,借着入世的东风,为中国政府司法部门修改相关的法律法规出力献策,同地方政府共同举办系列研讨会、培训班,加强地方执法力度。建立在政府关系基础之上,以解决政策法规问题为目的的政府事务已逐渐成为各跨国公司目前实践的主体,由我担任主席的美国商会中国政府关系委员会也于2003年2月改名为政府事务委员会。
分享:
 
摘自:传播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