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甘谷列的诗


□ 甘谷列

  这些年

这些年,我一个人过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思考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无聊

一个人来,一个人去

这些年,我过得不容易

可也不太难!

  我在雨夜里听雨

我躺在雨夜里

我躺在雨声的上面

春天把我放进来

把我放在这里

我听着听着

像过了千年万年

我成了她的一部分

雨流进了我模糊意识的深处

我就是雨

我就是雨中的万物

我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隐约雷声

这个躺在雨声上悠悠的人

终于听到了她的心跳

——呵,原来她的心跳也像我的心跳

 一样!

  窗外的三月底的暴雨

那些雨只这样的下

那些雨不管你看见和没看见

它都这样刮刮地下

那些雨,只是你眼前下

那些雨,不管你看见和没看见

它都是这样的下

一道闪电,一声霹雳打下来

你只好离开了窗户

那些雨,就在外面下

那些雨,只密密地下

  远东·海参威

我从中国东北边境过关而来

两眼看到的都貌似我们的土地

——清朝的土地,被迫割让的土地

如今我们已失去的好土地

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林

那些一望无际的平原

抬望眼,地平线上

黯然伤神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

如今它不姓中,它姓俄

如今它换了口音

如今它是另一族人的财宝

如今我看着它

土地广袤,深厚无言

我看见这些俄罗斯人——

他们对我们不放心

我们对他们也不放心

彼此之间,暗暗防范

连同国与国之间

都是如此这般!

——这叫人怎么说呢?

这叫人怎么看呢?

我只有惆怅叹息

只能到此看看,到此一游

无论你叫海参威

还是叫符拉迪沃斯托克

我如今都是一个游客

只能是一个普通游客

在2011年8月到此一游

  银杏

三月的银杏

从光秃秃的树梢上

绽出了叶子

办公楼前的木棉树

还是树桠光光

一些叶子准备长出来

我看见了它

一些叶子准备长出来了

我跟某领导在二楼走廊抽着烟

谈起了一些事情

我忽然看见我的处境

也像这楼前的银杏和木棉

三月的春天来了

植树造林的季节已到

领导阳光般地指点眼前

靠山吃山,靠着林场,人们要种速生

  速生桉

那些一片片的速生桉

那些林相整齐的桉树

种在广西的大山小岭上

当我们沿着高速公路驱车经过

当我们看见一山山的速生桉

我们由衷感叹:这桉树发财啊!

到处都有人在种!

可是他们说起你的罪名

仿佛你罪大恶极,罪孽深重

我却为你耐心解释

它是什么样的树种

它的种植需要技术、科学和合理经营

它需要全面看待

而现在,它却背负着那些罪名

默默地为这个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

  跟朋友谈起速生桉

一提起速生桉,从朋友嘴里蹦出来的

全是负面的社会上流传的话语:

“速生桉是抽水机、抽肥机”

“林下草死光,林上无飞鸟”

“桉树水有毒,牛也不敢喝!”

“呵,朋友,你真正去看过速生桉林

 地吗?”

 “——我……没有,我只是远远看到

 过”

 “那这些你从何得知?”

 “我只是听说,但很多人都这么说,

我老家的人也这么说!”

呵,我明白了,朋友!

呵,那我跟你说,以一个见证者的身

 份

 (原谅我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如果你不砍草不喷除草剂,林下的草

长得比人还高!

不是说我作为一个林业的人,我有既

得利益我就为桉树辩护

而是我要说句公道话——

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权威的科学

证据

能够证明桉树是抽水机或者抽肥机

一棵桉树的吸水,还比不上一棵松树

土地肥力的流失,更多是由于水土流

失造成

当然,大面积的种植,肯定也会有一

 些影响

公正地评价一个时代不容易

公正地评价一个人不容易

公正地评价速生桉也不容易

——一切,只能归于时间,让时间作

 出回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甘谷列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