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寄生星


□ 萧袤

  文/萧袤  图/谭起凤

  天上有很多星星。

  有的星星上也住着人,比方说:寄生星。

  寄生星上本来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但这颗星球物产丰富,环境优美,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有人就搬到那里,过起了寄生生活。

  寄生星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说起来,寄生生活相当无聊:什么事都不用干,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没啥娱乐,除了捡捡石头,玩玩沙子,或者拿头去撞树。

  寄生星上,树很多,也不怕撞。

  实在烦不过,你想撞就撞呗,随便撞,树不反对,因为树也很无聊。

  树上结的果子,没人摘,常常自个儿烂掉了。现在有人撞树了,树觉得很快乐,好像那人在逗自己玩。树一点也不怜惜自己结出的果子,总是很大方地伸长枝桠,邀请寄生者摘了吃。随便吃,不要钱。

  树私底下把寄生者叫做寄生虫。

  寄生星上没有寄生虫。

  也没有任何别的虫子。

  据说,很早以前有,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个虫子也没有了,整个寄生星上没有动物,只有植物。所以,那些年纪大的树,很怀念虫子们。

  现在来了寄生者,他们跑来跟树玩:爬树呀,绕着树跑步呀,抱树呀,假装躲猫猫呀,在树枝上荡秋千呀……让树觉得很快乐。

  有风的时候,树会用颤抖的叶子,跟寄生者说话: “寄生虫,你好吗?”

  “我不是寄生虫,我是寄生者……”

  有个长得很胖、名叫毛毛的寄生者,听到了树说话——如果你跟树待的时候长一点,也会听到树说话的。

  “我不喜欢者,我喜欢虫。”树说,“因为我不知道,者是什么东西,但我听爷爷说起过虫子。”

  “我不是东西!”毛毛有点恼火,声音也有点大,好在林子更大,再大的声音也被森林吸收掉了, “我是寄生者,我之所以跑到这里来,是因为厌倦。”

  “你厌倦我了吗?”树问,叶子颤抖得更厉害了。

  “不是厌倦你啦!”毛毛坐下来,后背靠着树干, “是厌倦了我从前的生活。我想逃到一个没有人住的地方,当一个寄生虫——不,不是寄生虫,是寄生者。”

  “你那么在乎名称吗?”树问, “我怎么觉得,寄生虫这个名字很好听啊,寄生者——之乎者也的,我听不懂。”

  “寄生虫是骂人的话。”毛毛气嘟嘟地说, “我妈就这样骂我……”

  “哦,原来是这样。”树点点头,“可我的爷爷告诉我,虫子很好啊,我也这么觉得。爷爷说,有的虫子会一蹦老高,有的虫子尾巴会发光,有的虫子长了翅膀,会飞来飞去,可惜我一个虫子也没看到,没有虫子的生活,真的很无聊呢。”

  “那我当你的虫子吧!”毛毛冲动地说,也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 “反正在这里当寄生虫也没人管,活得也不累,很舒服,还可以跟树说说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