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看大海


□ 李治邦

  李治邦
  天津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研究馆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津作协文学院签约作家。发表小说六百万言,多部作品被转载。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
  
  前几年那次印度洋的海啸,使人们对大海有了不同的印象。听一个渔民说,大海是天堂,也是地狱。后来,看着电视画面里,印度洋渔民们重新驾船出海,真有一种英雄奔赴战场的感觉。那年从香港回来,我记得最清楚的不是高楼,而是维多利亚港湾那美丽而富饶的夜色。当海水和现代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不是现代有魅力,而是因为海水而现代。因为天津靠海的缘故,我们对海的感情总是不那么深刻。一个多年未见的战友从贵州的山区赶来,特意让我陪着他去看海。他在塘沽看到了海,其实那里看不到大海的全貌,仅仅是一个角,他竟然激动得流出了眼泪,连说,太伟大了。
  那年到美国的旧金山,赶到海边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太阳就像是一个大火球,恋恋不舍地往下沉。旧金山的海边十分像天津海河的入海口,你看不到广阔的海面,但你能感觉到海在向你走来。坐在海边上,看到海豚在木板上懒洋洋地爬着,任凭你怎么呼喊它也无济于事。
  我在那里听到当地朋友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说是一家三口去海上捕蟹,他们把捕蟹的筐事先安排好,然后乘船去看有没有收获。妻子在海面上先是看到了浮标,于是就对丈夫大声喊着,渔船朝着目标靠近,丈夫持着捞杆对准了浮标钩住,慢慢地收回。越收越快,然后迅速拉着了捕蟹筐的绳子,提了提,觉得很重。妻子和儿子跑过来,三个人一起把捕蟹筐从海里捞出来。是两只螃蟹,足有几十磅那么重。儿子兴奋地叫着,搬弄着螃蟹的腿。丈夫看了看说,这螃蟹叫做红海鱼星,是海底的吸尘器,请它们回去工作吧。说着,把两个螃蟹翻了个身,妻子看到那宽宽的背盖上面都是雌螃蟹。丈夫把红海鱼星扔回到海里,儿子不高兴了,冲着爸爸在喊。妻子也觉得惋惜。丈夫对失望的儿子说,法律上不准捕捉雌螃蟹,蟹妈妈每年产子一千多个,大部分喂了鱼虾,还有小部分成长为螃蟹。吃了蟹妈妈,我们的后代就没有螃蟹吃了。找到了第二个浮标的时候,天色已经发黄,妻子祈祷着能捞到雄螃蟹,这样晚餐就能解馋了。而当丈夫把捕蟹筐捞出来,发现筐里有五个横行霸道的螃蟹。儿子过去仔细把背盖翻过来验证了一翻,然后想了想就把五个螃蟹一起扔回了大海。儿子对爸爸妈妈郑重其是地说,都是雌的,让螃蟹妈妈回去产子吧。一家三口空着手返航了,爸爸拍着一直沉默的儿子脑袋说,别抱怨爸爸。听完这个故事我好久没有说话,因为我数不清楚多少次吃蟹妈妈了,但我不知道蟹妈妈这么重要,我只知道蟹妈妈特别的好吃,尤其是那金澄澄的蟹黄。
  记得到夏威夷,在参观著名的珍珠港时,看见从浩瀚的海面上冒出一滴滴的机油。听当地人介绍,说,在珍珠港的海底下还有一艘沉船,有很多的海军军官至今沉睡在船上。为了纪念他们,没有打捞上来,而任由油箱储存下来的油一点点朝海面上冒。当人们在海面上看到那一滴滴的油泡时就有了一种悼念感。在这里,大海承担了一种和平的责任,让我们记住了战争带来的灾难。在夏威夷的大风口看大海,辽阔而庄严,显得更有气魄。当地人讲,大海在夏威夷就是我们的生命,是我们的骄傲。因为这里有大海,才有了这么多的游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