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拔草的女孩


□ 冯昱(瑶族)

  草不止一次地对我说,你拔你拔,我们让你拔,拔了我们又长,你能把我们拔尽拔净吗?我们让你没完没了地拔,累死你!

  草是刘胜富家门口的杂草。

  是吗?我拔不净它们吗?可是至少有一次,我是把它们全都拔光了的,而且似乎有一年的时间都不再生长。只可惜,这样的一次是在梦里。杂草们跟我说话也是在梦里。如果在梦里拔的草,天亮后醒来也算数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在梦里把它们拔得一千二净。

  拔草是很累,可是怎么会累死我呢?

  我喜欢拔草,不单喜欢拔自家门口的草,还喜欢拔别人家门口的草,那些没有人在家的,有人在家没有空拔的,有人在家又有空,却不愿或不喜欢拔的杂草,我都喜欢去帮他们拔。

  我最喜欢拔的是刘胜富家门口的草。

  我喜欢拔草是因为周老师,说确切些是因为周老师的爱干净。周老师的爱干净比我们村最爱干净的女人还要爱干净。

  这让我也变得爱干净。因为不爱干净就得不到周老师的喜欢。

  和我们班的大多数同学一样,我想得到周老师的喜欢,特别特别地想,比其他同学更想。

  因此我就学着周老师干净起来。

  听说周老师是从城里来的,说是刚刚大学毕业他就来了我们村,就在前年。我刚入学时他就来了,所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很幸运的是周老师来了就教我们班的语文,还是我的班主任。

  我愿意做周老师的学生,因为周老师的学生后来都是爱干净的学生。

  我们村小学的教学楼有三层,每层有两间教室,还有两套给教师住的房间,就挨在楼梯口的两边。我妈说这栋楼做了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刚做成时是村里最好的房子。可是现在,学校的楼房已经不是我们村最好的房子了。在我们村的五十六户人家中,现在有二十二户的房子比它好,以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房子比它好。我不知道我家的房子什么时候才能比它好,也不敢问我妈,因为我妈每次说到房子的时候,脸就会暗下去,灰得就像是学校的旧墙壁一样。我和我爸我妈一样,时时刻刻都盼望着我们的房子早些比学校的好。为了这个,我爸我妈和村里很多人去广东打工了,这些人和我爸妈一样,都是想给自家建一幢好房子的人。

  我有时又希望学校的房子比村里的好,比所有人家的好,这样,周老师就能住在好房子里了。在这儿教书时,他还住在不算好的房子里,在教学楼第二层楼梯口右边的那一套。跟其他五套一样,都是一房一厅,加一个很窄的厨房和洗澡间。这些房子早就被弄得很脏了,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粗粗刷过石灰的墙,早已失去了当初的白,如今已是灰尘漫布,灰不溜秋的,小厅的墙脚上还沾了许多泥巴,甚至还有人抬腿踩上去的脚印。

  住进早已不算好的房子里的周老师,却有着一种神奇的本领。这本领就是把不算好的房子变得好了起来,至少比其他教师住的好。刚来学校后,在最初的两三个星期,他—下课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当他终于允许别的老师和一些学生进去时,他房间里的墙已经变成了蓝天白云和绿草地,还有草地边上那些红的黄的紫的花。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他画上去的。可都像是真的一样,甚至比真的要漂亮。地上则铺了地胶,印有漂亮的花纹。第一次在门口看到他房里的这一切时,我就呆成了木头人,因为我从没有看过这么美丽而又干净的房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