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出发的时间和地点


□ 杨村(苗族)

  ◎杨村(苗族)

  春节前夕

  春节前夕,天幕拉开了网。黑夜开始洗刷着村庄。古树像冬眠的鱼。那是我抵达村庄的时刻,抵达故乡的时刻。

  那时村庄一片喧腾,就像刚刚炸响了一颗鱼雷,舰在海面上燃烧,波动不息。冬眠的古树开始抚摸着漆黑的夜色。

  一群青年战俘似地站在球场的角落里,摩托车停成一排。那是这群青年刚刚骑着上路的骏马。他们从另一座村庄飞驰而来,山冈在夜风中惊恐地向后飘移的感觉依然在他们头顶上空飞翔。挑战一座村子的热血在他们身体里熊熊燃烧。篮球场上,村庄上的青年正在打球。听见摩托车的声音滚滚而来,一种不祥之感油然生起,噩梦即将降临。

  械斗是在摩托车停息时开始的。刚刚醒来的古树来不及看清是谁先动了手,球场上就乱成一团。停止了打球的青年,只听见一阵震耳的哨音,拳头握得骨节噼啪作响。村庄上的老人也纷纷赶来,加入了这场战斗。我抵达村庄时,战斗开始平息,只见几个老人举着仇恨的木棍,跟在青年人身后拦住村庄的路口,嘴里不断地咒骂着畜牲。他们说,在他们居住在村庄的日历上,没有看见过那种像吃草长大一样的狂暴青年。

  是村长给止住的这场械斗。村长站在高处,扬着高音喇叭喊:住手,住手,谁打出人命谁坐牢抵命!

  村庄静了下来,在静默中期待着警察来临,期待一场械斗的和平结束。

  夜色很黑。冷。风狞笑着。骑摩托的青年,发型古怪的青年,衣着奇异的青年,身藏凶器的青年,他们站在那儿让自己的牙齿打架着。摩托车冷漠地承受黑夜的侵袭。像狮吼一样呼啸而过的威仪让这座村庄全给灭掉了。

  警笛从山冈上拉响的时候,村庄一阵照亮。人群让出一条大路,几辆警车在球场上停了,引擎亢奋地轰鸣。乡长和几个警察从车里走下来,呼叫着村长的名字。村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正想说一些什么,但乡长和警察把他的话堵住了。乡长和警察都说:把人放走,有什么事明天处理!

  村长很犯难了。一村之长,说放走就放走吗?那些无理取闹的青年,寻衅滋事的青年。如果不是村长的喊话,如果不是村长主张等警察来和平处理,谁都不可想象这场械斗的后果。如果这样轻易地放走了那些身藏凶器的青年,这座村庄还存在尊严吗?如果村长轻轻一声表态就结束了对警察的长时间的期待,这个村长还有脸面见他的父老乡亲吗?这个村长还能当下去吗?

  人群围了过来,乡长和警察都被挤在人群里。此时,那些骑着摩托狂奔而来的青年,就像观看一场与他们无关的游戏。

  看见村长犯难的样子,乡长和警察有几分怒色,音量大起来:先放走人,先放走人!

  村长不能表态。村庄与乡长和警察开始抵触,有人骂了乡长和警察的粗话。人群乱成一堆,整个现场吵在一起,只有通往另外一座村庄的路被村庄上的人站成一道墙。时间凝固在那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