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终点转身


□ 困 困

  1
  
  我一整天都在和555较劲,狠命地抽了两包。
  这是到谢菲尔德的第二天。我非常让周围人满意地缩在姚静的房子里,半步不敢出门。他们都啧啧地说,刚来嘛不适应啊我们刚来的时候也哪都不敢去见老外嘴张老大愣是一个单词也蹦不出来……其实我哪儿都不吝,我谁也不怵,我只是还没从十三小时的飞行中缓过劲儿来,怎么就这么离开了北京离开了鱼刺呢?一时真有点缓不过来。空荡的客厅里,几个庞大的行李箱歪歪扭扭地横着,上面还有航空公司给粘的白条,东一块西一块,好像我经常抹不匀的粉底。桌上整洁得很萧条,我的一堆杂碎仍委屈地散在各个行李箱里,根本没对我在异国的第一夜做出任何贡献——只有一条555被粗暴地撕开。我一支接一支地抽,看上去心事重重或者时差严重没有倒好,其实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并且如果倒下立刻就能着。我又点上一支,但等想起吸一口的时候,只剩下烟蒂,大概我已经腻味了——从没在北京如此豪爽地抽过555,只是在每月刚发工资的那几天买上几包解解馋,每支都抽得很仔细,想着,洋烟就是好抽啊真好抽。那时我总是抽又呛又便宜的中南海。唉,中南海,这突然又让我思念起北京,和鱼刺。
  
  2
  
  其实鱼刺根本不属于北京,他哪里都不属于。从户籍的角度讲,我走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户口给弄到哪儿去了,这也是他屡屡拒绝我求婚的托词;从他本人角度讲,他好像一直都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土壤,他总觉得自己力量微薄,没有蒲公英的翅膀、苍耳的倒刺、芸豆会炸裂的外衣……所以他总是飘啊飘,就是不肯落地。其实说白了,他在南京的一个游戏公司混着,而我,在北京。
  我临走前的一周,鱼刺请了假赶到北京,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地过起了悠闲正常的同居生活。我们懒散地做饭,为由谁洗碗贫几句嘴;规律地做爱,不狂躁很宁静;偶尔打包一下行李,并且互相不信任地将东西倒来倒去;晚上也很愉悦地接受朋友的邀请,到后海、朝阳公园去混时间,再也不为虚度春宵而懊恼……这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我忍受了两年,两年中断断续续的激情四射却焦躁短暂的快乐。我像经营一个生意清淡的商铺一样,享受着这稀稀拉拉的日子,不激动不沮丧,但同时,我也忽略了潜伏的危机,这被拉长了的短暂快乐即将消散的危机。
  在临行前的两天我终于憋不住劲儿了,一回到家就开始没来由地发脾气。
  “鱼刺——鱼刺!你把我墨镜放哪儿了?姚静说那边墨镜巨贵千万不能不带墨镜过去啊而且如果我一下飞机太阳很毒我还要拿出墨镜戴呢我不是说让你把墨镜放到我一伸手就能找到的地方吗你怎么放的呀?”
  鱼刺很麻利地从一个行李箱的侧兜里掏出墨镜,耐心地解开墨镜套,整个地将墨镜展在我鼻子前,然后迅速地装了回去,认真放回行李箱:“记住了,这儿呢。”然后用一种带着隐忍的怨恨眼神看着我,一言不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