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终点转身


□ 困 困

  1
  
  我一整天都在和555较劲,狠命地抽了两包。
  这是到谢菲尔德的第二天。我非常让周围人满意地缩在姚静的房子里,半步不敢出门。他们都啧啧地说,刚来嘛不适应啊我们刚来的时候也哪都不敢去见老外嘴张老大愣是一个单词也蹦不出来……其实我哪儿都不吝,我谁也不怵,我只是还没从十三小时的飞行中缓过劲儿来,怎么就这么离开了北京离开了鱼刺呢?一时真有点缓不过来。空荡的客厅里,几个庞大的行李箱歪歪扭扭地横着,上面还有航空公司给粘的白条,东一块西一块,好像我经常抹不匀的粉底。桌上整洁得很萧条,我的一堆杂碎仍委屈地散在各个行李箱里,根本没对我在异国的第一夜做出任何贡献——只有一条555被粗暴地撕开。我一支接一支地抽,看上去心事重重或者时差严重没有倒好,其实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并且如果倒下立刻就能着。我又点上一支,但等想起吸一口的时候,只剩下烟蒂,大概我已经腻味了——从没在北京如此豪爽地抽过555,只是在每月刚发工资的那几天买上几包解解馋,每支都抽得很仔细,想着,洋烟就是好抽啊真好抽。那时我总是抽又呛又便宜的中南海。唉,中南海,这突然又让我思念起北京,和鱼刺。
  
  2
  
  其实鱼刺根本不属于北京,他哪里都不属于。从户籍的角度讲,我走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户口给弄到哪儿去了,这也是他屡屡拒绝我求婚的托词;从他本人角度讲,他好像一直都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土壤,他总觉得自己力量微薄,没有蒲公英的翅膀、苍耳的倒刺、芸豆会炸裂的外衣……所以他总是飘啊飘,就是不肯落地。其实说白了,他在南京的一个游戏公司混着,而我,在北京。
  我临走前的一周,鱼刺请了假赶到北京,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地过起了悠闲正常的同居生活。我们懒散地做饭,为由谁洗碗贫几句嘴;规律地做爱,不狂躁很宁静;偶尔打包一下行李,并且互相不信任地将东西倒来倒去;晚上也很愉悦地接受朋友的邀请,到后海、朝阳公园去混时间,再也不为虚度春宵而懊恼……这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我忍受了两年,两年中断断续续的激情四射却焦躁短暂的快乐。我像经营一个生意清淡的商铺一样,享受着这稀稀拉拉的日子,不激动不沮丧,但同时,我也忽略了潜伏的危机,这被拉长了的短暂快乐即将消散的危机。
  在临行前的两天我终于憋不住劲儿了,一回到家就开始没来由地发脾气。
  “鱼刺——鱼刺!你把我墨镜放哪儿了?姚静说那边墨镜巨贵千万不能不带墨镜过去啊而且如果我一下飞机太阳很毒我还要拿出墨镜戴呢我不是说让你把墨镜放到我一伸手就能找到的地方吗你怎么放的呀?”
  鱼刺很麻利地从一个行李箱的侧兜里掏出墨镜,耐心地解开墨镜套,整个地将墨镜展在我鼻子前,然后迅速地装了回去,认真放回行李箱:“记住了,这儿呢。”然后用一种带着隐忍的怨恨眼神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站起来,踱到桌子前,背对着鱼刺,烦躁地在一堆瓶瓶罐罐中翻找,嘴里念叨着“我的药呢我的消炎药呢?”鱼刺将两粒阿莫西林放到我手边,推过来一杯水,甩了一句“我洗澡去了”,就开始拿浴巾浴袍洗发水沐浴液。我感受到他身上隐隐的愤怒,一种带着高贵的愤怒,他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冲进浴室,接着传来水流哗哗的声音。
  我燃着根烟,坐在床沿。地上横七竖八地散着我的行李箱,半开半闭欲言又止的样子;床上到处都是乱扔的衣服;烟灰缸已经满得连苍蝇都站不住脚……我耳后的淋巴又开始不可救药的隐隐作痛。我知道,我终于开始焦躁了。这种情绪在两年中的每次短暂相聚结束前都要爆发,我总是忍不住有股怨气,虽然我清楚自己胡搅蛮缠不可理喻,但就像个头脑简单喜欢明知故犯的坏孩子,忍不住地找茬。我不知道我在怨什么,我不怨鱼刺,他体贴温柔。是除我妈外对我最好的人;我更不会怨自己,我如此自负从不会觉得自己不对。我看着床上那盒被用掉大半的DURAX——本来我买来要带走的——剩下的寥寥几个,每个小袋子上都有鱼刺歪歪扭扭的字——鱼刺的伞鱼刺的伞鱼刺的伞……那些字一下子就刺到了我的心,接着又将泪腺击垮。我突然明白,我一直怨的,其实是我们总不能在一起。
  
  3
  
  傍晚的时候,姚静决定带我出门。
  有必要介绍一下姚静,她是个摇曳多姿的疯女人。认识她是在大一刚入学的聚会上。聚会前,同行的哥们嘱咐:“你一定精心打扮打扮,这样你就可以成为聚会的第二大美女了!”到达聚会的小饭馆,我发现,除了被男人包围的姚静,剩下的女人只有我了。我悻悻地坐下,盘算着用智慧吸引那些男人的目光,这时候姚静开始和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激烈争论起维特根斯坦,这顿时让满脑子都是马恩列毛的我沮丧万分。但最让我瞠目的是,聚会结束时,姚静偷偷塞给我一件与她当天穿的棕色上衣同款式的黑色毛衫,悄声说:“纪禾,这个送你,我觉得你穿一定很好看。”天!这女人竟然发觉了我的妒忌与沮丧,并且连我对她穿着的艳羡也洞悉,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早有预料,并随身带了礼物来打消我的所有敌意。太可怕了,这女人。但按照人以群分的真理,我后来很快就和这个优秀的女人混在了一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