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可剥夺的自我阐释权


□ 乌热尔图

  我面前放着两本人类学中文译作,这两本专著的英文原作出版年代不同,彼此相隔数十年,从两个不同的角度论述萨摩亚人的文化。一本是玛格丽特·米德的《萨摩亚人的成年——为西方文明所作的原始人类的青年心理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另一本是德里克·弗里曼的《米德与萨摩亚人的青春期》(光明日报出版社,一九九○年版)。这两部在立论上截然相反的专著,引起当今读者阅读兴趣的不只是在人类学领域的发现与反驳,准确一点说,令人沉思的是由人类学家的失误所造成的不良影响,以及在那一时期由个体所代表的某一强势集团与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关系。
  米德的英文原著《萨摩亚人的青春期》出版于一九二八年,那是她二十三岁(也就是一九二五年)时,只身一人前往南太平洋萨摩亚群岛进行人类学调查的成果。早在一九二三年,米德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人类学哲学博士学位,她的指导老师是著名的人类学家弗朗兹·博厄斯。当时的博厄斯在人类学领域多有建树,发表了《原始人的心智》等重要著作,成为以文化进化论为框架的美国文化人类学理论领袖。但在人类学领域,那时这位教授面临的是生物进化论的挑战。在那一关头,博厄斯授意他的研究生米德到萨摩亚群岛实地调查,考察的主旨是“萨摩亚人的青春期行为在多大程度上是由生理因素决定的,在多大程度上是文化因素决定的。”米德带着明显的为了驳斥从生物学角度解释人的行为的观点,同时维护博厄斯学派的目的出发了。在调查之后发表的《萨摩亚人的青春期》的导论中,她说明了自己的调查是出于“美国青年骚动不安的状况”和为此“作出令人满意的解释”的目的。在这里“解释”一词含有十分特别的意味,浓缩了调查者的本意。
  根据弗里曼的考证,米德离开纽约前准备工作十分仓促,没有机会学习萨摩亚语,她于一九二五年六月抵达东萨摩亚(当时该地归美国管辖仅二十一年),调查过程中也没住在当地萨摩亚人家中,而是同岛上少数美国移民住在一起,她没有机会参加萨摩亚人的任何政治活动,仅以二十五个萨摩亚少女为调查对象,在一九二五年八月三十一日至一九二六年六月,近九个月的时间内结束了调查。当她的《萨摩亚人的青春期》于一九二八年出版后,她向美国社会提供了文化模式上的“反面例子”,她的结论性发现成了人类学文库中的一颗明星,《萨摩亚人的青春期》以在人类学领域提供的独特例证列入数十种教科书,成为最畅销的学术著作和人类学的经典,而她的结论也被人类学家和一些学者当作永恒的真实,广泛流传并影响了美国社会乃至世界上成百万人的思想。
  《米德与萨摩亚人的青春期》的作者弗里曼,曾在新西兰惠灵顿的维多利亚大学读人类学,走的正是博厄斯传下来的治学路子,曾对米德有关萨摩亚人的发现深信不移。他受比格尔厚尔的鼓励决定到萨摩亚群岛去从事人种学研究时,已是一九四○年四月,与米德抵达萨摩亚群岛的时间间隔了十四年。他选取的调查地点为西萨摩亚(萨摩亚人的文化中心,一九六二年独立),与当年米德留下的足迹大致相同,但在调查的方式及个人经历方面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经过两年的准备,他熟悉了萨摩亚的所有岛屿,掌握萨摩亚语到了“可以丝毫不差地按照萨摩亚礼仪同他们的族长交谈的境地”。他在萨纳普村同年长的萨摩亚族长劳维·凡努乌交了朋友,被他收为义子,并在该村族长们的集会上被授于具有该村族长地位的头衔。他于一九四三年十一月结束第一次调查,发现米德有关萨摩亚人的论述与萨摩亚人的实际生活有着相当大的偏差。一九四五年他先后在悉尼的米切尔图书馆和伦敦的传教士协会研究那里收藏的萨摩亚历史档案。一九六五年他与妻子、女儿一同回到西萨摩亚,在那里住了两年多。大约就在这一段时间,一些受过教育,熟悉米德著作的萨摩亚人,要求他以人类学家的身份纠正米德对萨摩亚人文化精神的歪曲。他于一九六六年着手检查米德有关萨摩亚人的全部著作,并于一九六七年再次前往萨摩亚群岛,同萨摩亚人的族长们一起,就米德那些有关萨摩亚人描写的所有细节进行审理,同米德当年采访的男男女女核实资料,并在实地确认米德调查之后的若干年中萨摩亚人的习俗没有什么变化。这样,他断断续续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完成了这项调查。他于一九八一年九月完成书稿后,专程回到西萨摩亚,将草稿交给萨摩亚的学者审阅,其中的主要章节还请萨摩亚学者认真核对,并同萨摩亚群岛的有识之士进行了讨论,吸收了他们的意见。当他的《米德与萨摩亚人的青春期》于一九八三年九月出版时,差不多用去了四十年时间。这部全面驳斥米德的专著,问世之日即刻成为震惊文化人类学界的学术著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