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喷


□ 张新科

  我们七人是一大早乘马车从蔡源县城出发的,目的地是十八里外的玉清寺。村里一共派来了两辆车,天蒙蒙亮时已经停在了知青办门口。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出了县城,一会儿就随着叮叮嗒嗒的马蹄声行驶在郁郁葱葱的白杨道上。头辆车上载着四人锣鼓班,咚咚锵锵一阵擂击后猛然收手,抚鼓捂锣静默,这时驾车的中年汉子开场了,先是甩鞭于头顶,叭的一声脆响,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一嗓:

  “欢迎热烈郑洛知识青年到俺村!”

   路两边被黄色扬尘裹挟的行人笑了,我们七个也笑了。笑声刚落,为我们赶车的老把式刘满意张口便骂:“不中用的王八蛋,昨夜来的路上练得好好的,到最后还是喊颠倒了!”

  当路边三五个电线杆被马车闪在身后的时候,凸凹不平的杨树道上又是阵震耳欲聋的锣鼓。一袋烟工夫后,响声骤息,接着又是个漂亮的响鞭,前边车夫的口号再次炸雷般响起: “农村是个广阔田地,那里可以大有作为!”

  口号声落,郑州来的三女捂嘴笑,洛阳来的我们四男抱肚笑。 “老乡,是‘天地’不是‘田地’!”漂亮大方的崔丽丽朝前方喊。

  憋得脸红脖粗的车夫转过身来,朝我们看了看,一脸慌张。 “是一天一地,不一是一田一地!”戴黑框眼镜的“四眼”大声重复了一遍。

  惊慌之中的车夫傻傻地看了我们一会儿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继续赶他的车。 “不对,应该是田地!昨天傍晚大队二套书记教俺们的确实是天地。来的路上,俺和前面那货一合计,不对啊,地可以种庄稼,悬在头上的天不行啊!一定是书记豁牙嘴漏风字咬不准,把‘田’说成了‘天’了。”刘满意替前面车夫解释。

  我们七个又是一阵前翻后仰的大笑。

  就这么一路锣鼓响一阵、口号响一阵、笑声响一阵……三者间隙,刘满意就摇头晃脑地给我们介绍他们的玉清寺。从三个生产队四百来口人讲到六匹马八头牛外加一辕骡子,从四口井两条沟一条河讲到三座磨房两棵百年槐一座老戏楼,从六个瘸子三个瞎子两个秃子讲到四大美人两位寡妇一个“破鞋”……离村子还有里把地的时候刘满意才收嘴。

  我说:“老乡,你不但知道的多,而且还特别善于表达!”

  “大城市人就是会说话,小兄弟,你心里想说俺能喷吧?”

  我们七人哈哈笑了起来。

  “俺在村里排不上,等你们见识了村里的大喷,就知道狗蛋和马蛋相比,还差得远呢!”

  我们到达玉清寺时已是半晌午,千把人早已黑压压一片围在村中央的老戏楼前迎接城里人。盘营大队一共三个自然村,除大队部所在的玉清寺村人外,张桥和小景村的也满头大汗地跑来了。

  锣鼓声中我们走上了戏楼,说是戏楼实际上是个光秃秃的戏台。后来才知道,我们到达的半个月前,大队把明朝万历年间建成的麦垛高、三丈宽、两丈深的戏楼扒了,用拆下来的砖瓦为我们突击盖了三间房,村里人称“大明宫”。我们七个刚在戏楼中间排成一行站好,哧溜溜上来了七个大闺女,手脚麻利地把七朵大红花别在了我们胸前,戏楼下一阵翻江倒海的掌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