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色嘹亮


□ 凌可新

  

  1

  和别的地方一样,我们跳镇当然也是有猫的。

  我们跳镇的猫同样也分两个种类,野猫以及家猫。而实际上,它们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就如河里的水和塘里的水。不同之处在于,河里的水可以潺潺流动,而塘里的水则基本不能。具体到猫这里,河里的水好比野猫,塘里的水则是家猫了。

  但是现在,在春天里,这些流窜在跳镇夜色里的猫们,它们争先恐后叫春的声音,没有谁能够分辨出哪一声属于野猫,哪一声属于家猫。从人家的猫道或者墙头钻跃出来的猫,和从野外纷纷赶来参与叫春的猫,它们此起彼伏的叫声混迹在一起,给了春天的跳镇一道独特的风景,使这些夜晚也跟着跳动和惊悚起来。也就是说,猫们婉转的尖利的,甚至无比痛楚或者欢悦的叫声,让跳镇直接坠入不安的深渊,把夜晚逼进一个又一个死胡同。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猫们不会无缘无故地叫。它们白天不叫。白天它们安安静静地蜷缩在某一处休息,养精蓄锐。家猫往往卧在主人的炕头或耆炕梢,闭着眼睛,有滋有味地打呼噜——人们说猫在念经,说猫都信佛。但猫们每每都要捕捉残害鼠类,甚至鸟雀。而佛是不能轻易杀生的,连一只蚊子也不能。

  家猫们回归各家各户后,野猫也一一找寻一处人类足迹轻易不到的角落,隐蔽起自己。至于野猫信不信佛,念不念经,就不得而知了。

  这是白天。夜幕刚刚降下来后的一段时间里、猫也不叫。换一句话说,前半夜猫们基本不叫。它们在夜色掩护下无声无息地活动。它们像一道道黑色闪电,飞快划过夜行者面前。偶尔它们停止下来,夜行者则有可能看到两枚发出冷光的东西。那是猫在用它的眼睛看你。一瞥之后,如果你不是一只鼠,或者一只不幸堕地的鸟类,不能给它们以食用的快感,这冷光就一闪而逝了。

  也有在前半夜叫的猫,但罕见。这都是些刚出道的生手,不懂得猫界法则,只想随心所欲地抒发它那童男或者童女的懵懂情怀,然后活生生堕入情网。

  这样的生手,一般都会得到及时的制止和纠正。真正有经验的成熟同类,这时会一下跳出来,怒气冲冲地斥道,妈妈的,懂不懂社会秩序呀你这个小娘养的!不懂?不懂你回去问问你那不成器的娘,让它教几手你再出来混江湖。不然,我这就掐死你这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

  刚出道的立时就蔫了,把长长尖利的叫春化作和风细雨,下面的一声喵就温柔万端百转千回了。有长者风度的老猫也把怒气消解于无形,叮嘱道,好生记着吧小贝,那样叫得过了子时。子时前这世界是人家两条腿走路的。虽说咱登屋爬树,总能踩在他们人类的头顶上走路,可到了咱还得趴人家脚底下睡觉,闻人家的脚丫缝里散发出来的臭味不是?至于过了子时么,人类都一头钻进各自梦里,花天酒地灯红酒绿了,咱们的好时候才真正翩翩而来了呢。到那时,犬马声色,蝇营狗苟,你就好好地来吧。没有谁去管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