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淮西兵变君臣心——八飞说岳之六


□ 冯八飞

  宋高宗是岳飞的伯乐,这个还真不是区区在下给宋高宗脸上贴金。

  在下肯定是全世界最恨给宋高宗贴金的。

  他确实是。

  靖康元年( 1126)十二月初一,康王赵构接大哥宋钦宗蜡丸书在河南相州就任河北兵马大元帅,下辖前后左右中五军,岳飞当时是前军统制刘浩手下的从九品承信郎(排长),那时宋高宗还不是皇帝。因此,认真论起来岳飞是宋高宗的毛根儿人马,南昌起义辈分的。后来岳飞在宋金战争中崭露头角,大得宋高宗赏识,不次拔擢,百般容忍,让读史不精的“独醒”们误认岳飞是其爱将。

  其实,岳飞从来不是宋高宗的爱将。

  爱将者,领导偏爱之将也,重点不在“将”而在“爱”。同声相求,同气相应,爱,大多数是因为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因此爱将身上必定折射领导最多的共同点。比如岳飞的爱将是张宪和岳云,宋高宗的爱将就是张俊。

  岳飞既不爱美女,也不爱财,宋高宗一心南逃躲避金军,岳飞却总想北上找金兵决战;身为两镇节度使,连美食都不懂,土得吃个“酸馅”包子都大赞“竟有如此美味”!哪一条可让宋高宗爱岳飞?

  宋高宗从来没爱过岳飞。

  其实,岳飞是宋高宗的恨将。

  恨将者,迫于情势不得不用,边用边恨,越用越恨者也。

  岳飞视金军为世仇,廉洁近于赤贫,忠诚如同精卫.为中国和中国人不惜马革裹尸,肝脑涂地,他一生北向,矢志横截金境,直捣黄龙,哪一条都洞烛宋高宗贪图享受、偏安江南、甘当儿皇帝的卑鄙龌龊嘴脸。

  “独醒”们看到的是表面现象。按表面现象岳飞确实有点疑似爱将,因为他经常越过顶头上司直接告御状。靖康二年三月宋高宗下令罢免主战派领袖宗泽,岳飞改隶黄潜善,升为正八品修武郎,还比七品芝麻官低一级。几个月没仗打,这个营长居然于七月作《南京上皇帝书》越级点名批评黄潜善和汪伯彦畏敌避战,严重得罪这两位力主南逃的宰相,当场被革去官职,开除军籍,等于今天党员干部被“双开”。

  绍兴五年( 1135)荡平杨幺后岳飞又越级上奏宋高宗要求乘势北上伐金。封建社会,“战”“和”都是皇上圣躬独断,除非问到你,你不能有意见。即使皇帝问,你也得看清脸色,揣摸圣意,顺着杆儿爬。说到底,皇帝问你并不是真想知道你的意见,而是要求你歌颂他的英明伟大。

  这个,不是在下的伟大发现。

  这个,是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官场规矩。

  岳飞一直当到中央军委副主席都没学会官场规矩。他不仅老提意见,而且口气咄咄逼人,经常一竿子把宋高宗顶到南墙上动弹不得,说严重点儿跟逼宫差不多。宋高宗却长期不以为忤,一路超升岳飞:平定江南叛乱,由从五品超升正四品;克复襄汉,又由正四品超升从二品节度使;镇压杨幺起义,再加授少保衔(所以岳飞又称“岳少保”)。南宋“中兴”大将中,岳飞年纪最轻,升迁却最快,一时天下都知道岳飞“圣眷最隆”。但“中兴”大将中,吴阶病死,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和刘铸都寿终正寝,只有岳飞惨遭屠戮。

  从来没听说哪个爱将死于皇帝之手。

  宋高宗杀岳飞实在有悖常理,不仅因为他是岳飞的伯乐,而且还因为他悍然违反宋太祖赵匡胤“碑誓”。

  明朝滥杀大臣,杀起来跟割韭菜差不多,反正想当官儿的有的是,杀一茬儿再开科举录取一茬儿就是了。但宋朝优待朝臣,北宋宰相范仲淹(就是写“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那位)被贬三次,差点降成平头百姓,仍心怀感激歌颂日:“祖宗以来,未尝轻杀一臣下,此盛德之事。”据宋人叶梦得在其《避暑漫抄》中记载,宋太祖赵匡胤于建隆三年( 962)在太庙寝殿夹室中秘立一碑,只四季祭祀和新皇登基时开启,皇帝谒庙礼毕后必前去默诵碑文,身边只带一名不识字的宦官,因此很长时间碑文是秘密。靖康之耻金兵抢掠皇宫,室门洞开,此碑才见天日,其高七八尺,阔四尺余,上刻誓词三行:

  1.柴氏(周世宗)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行戮,亦不得连坐支属。

  2.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

  3.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第一条是宋太祖抢了后周天下心中有愧的赎罪,实质内容也就第二条“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赵匡胤子孙确实也比较听话,有宋一代,的确慎杀文武大臣,在宋朝当官比明朝保险得多,大臣犯罪,流放到岭南蛮荒之地(即今天旅游胜地广东和海南)去吃绿色蔬菜,已经算很重的惩罚了。

  那么,宋高宗为什么一定要伤害“盛德之事”?伯乐为什么一定要杀千里马?

  因为这个伯乐是昏君。

  宋高宗是昏君,这个铁案,随便来好多不懂事的“独醒”翻,万世都翻不过来!不过,宋高宗是昏君不等于他是蠢猪。其实蠢猪昏君还真不多,起码风流才子宋高宗大皇帝的智商和情商都高过八斗,政治手腕圆熟,才气那更是横溢直流,比重感冒患者的鼻涕都多。论才,宋朝可能要勇夺世界王朝皇帝才华平均分冠军。问题是,这些都是维护赵家天下的小聪明,举天下而奉一人,非历史伟人挥斥寰宇的雄才大略。昏君之昏,非指才具,端视政治志向。宋高宗这个才子根本不具备大国之君的坚强人格和强烈责任感,面对野心勃勃的金国,抱定以战乞和的战略决定,一生追求充当偏安江南的才子儿皇帝,在驾驭中国这艘巨型航船时犯下方向性错误,让中国文化几乎被落后文明金国撞沉,就是万世不劫之昏!

分享:
 
摘自:当代 2011年第04期  
更多关于“淮西兵变君臣心——八飞说岳之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