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过往


□ 朱以撒

  夏日,高大的番石榴树随着一茬一茬果实的熟透,日渐显得轻松起来。家中有几个精瘦的少男少女,都是上树的好手,闲来无事,就是攀于枝条上对每一株果树轮番巡查,或是站在坚实的地上,仰望树端,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挑剔枝条重叠的密集处,看是否还有隐蔽松叶片的残留果子。
  最终的结果是,这些植物的枝条上,完全是空空荡荡的了。
  南方充足的阳光雨露,使植物的生殖力尤其强大,在主人浑然无觉的宁静中,夏末秋初,又一次地绽开花蕾,结果。毕竟秋日已经到来,这次的生殖不像初夏那般密集硕大,一切自然之物都脱去繁盛的外表,变得朴素、简净起来。这使不多的果实不像夏日骄人地垂在外表,而是藏于叶片的深处,只有当大一些的秋风摇曳,它们才会稍稍露出脸来,被经常仰首眺望的少男少女发觉。少男对少女说,这下好了,我们可以吃到偷生的果子了。
  秋日里的果子带着更多的光泽,在上下的牙齿下力时,发出清脆的迸裂声。毕竟和春日里较长的生长期不同,秋日里最后的热量、秋日里风的强劲摇曳,使生长处于更多的不安,速成般地完成了整个生长的过程。这大概是今年家园中最后的果实了,像是果树迸出全力的增生,番石榴在掌中卧着,唇齿之间隐隐有一缕秋愁,淡若秋云——又快要开学了。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天气会渐渐地凉爽、寒冷起来,这是一段植物沉默的光阴,少男少女不再习惯地抬头仰望了,有黄叶飘落,头顶的天空日见湛蓝。
  秋愁就从这些果子的结束开始,林子里不再喧闹,不再密不透风。黄叶堆积多了,我经常拿着一支磨尖了的铁条,把掉在地上的叶片一叶叶戳入串起,直到串满,然后送入灶房的柴草堆里。
  一个渐渐浓深起来的清愁,从这些偷生的果实消失开始,从黄叶一片片落下延续下去。所喜欢的茂密的绿色充盈,众鸟鸣唱,都在秋日的深处,变得一无所有。
  少年心气何其的大,想象力如朝阳一般的气息升腾而上,却从未想过,普通人的一生中,更多地充满了各种破坏、摧毁的力量,它们是使生命无法避免下坠的力量。单纯是少年的幸运,小小少年,心事拿云,就像是课堂上所造的句子,都让成年人吃惊不已。想象的空间无边无涯,没有障碍可以阻止。少年就是超人,是春天下的枝条,朝着阳光延伸,从来未担心自己会被灼伤。直到有一日我荡着秋千,不慎从歪斜的秋千板上甩落掉下,脚底被地面细碎的花盆瓷片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我才觉得伤害无处不在——并不须有人加害于你,自己荡着秋千,在快乐中无端地受伤,如同一只柔弱的毛虫,或者坠地摔得开裂的果子。
  在少年的家园里,草木葱茏。我的愿望是辨识一千种昆虫,还有一千种植物。当时把石缝中懒洋洋的癞蛤蟆都计算在内,还是达不到追求的目标。尽管在课堂上理想很大,可是一下课就被昆虫吸引,虫子养了不少,书老是读得不好。那时自己制作的弹弓,又增加了许多课外的喜悦,房前屋后枝条上的飞鸟停了下来,它们的末日也就来到了。大人们忙着消灭四害中的麻雀,我则见鸟就打,那时是没有什么觉得不合适的,它们从枝头上栽下来的时候,简直就是对我枪法的又一次肯定。听说齐白石发誓要画一万种昆虫,我是非常怀疑的,这么老的人都爱夸口,更不用说我夸下的一千种了。对于这些细小昆虫的兴趣,完全是一种个人的喜好,更多的人不兴趣,而且有惊恐感,完全可以远远地离开。开始对于这些细小昆虫的兴趣,完全是一种以大凌小的变态心理。在学堂里对老师管束的不快,回家路上完全可以在草丛中捉几只蚂蚱或者红头蜻蜓发泄一般。虫子们的生殖力太强了,永远也捉不完。这些无休止生殖的虫子,助长少年捕捉的肆意。
  每年的夏秋两季,穿着短裤在草丛中出没、狂跑的我,小腿上都会长满细小的水泡,这是由于皮肤蹭上了昆虫们吐出的丝、口液、粪便,还有野草对于奔走中皮肤的顺势划拉、切割。这些增生于皮肤之上的伤痕,让我晚间玩心渐歇的时候,痒得难以忍受。
  一直要到寒冷的冬日到来,穿上长裤,皮肤才又恢复了光洁。
  晚间倚在短墙上,让风吹来,身后巷穹上满是星斗,想着暑假将满,野惯了的心也该到了收拢的时候了,余下的时日应该做一点有创造性的工作。这时我想到了给植物嫁接。上学期课堂上传授的知识牵涉到苏联的米丘林,他的成就在于将两种不同的植物组成母子,生产出新型的果实。我在园子里走了一圈,基本上就确定了以西红柿、玉米、茉莉、玫瑰、紫藤、丝瓜、冬瓜这几种作为嫁接目标。将作为母本的拦腰切断,看它冒出水汪汪的汁,中间剖开,将秧子楔入,用线细密扎好。开学了,人在课堂,心在草莽,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观察嫁接成果,带着兴奋和不安,看着碧绿秧子日渐枯萎,扶都扶不起来了。
  想想花木有本性,不会轻易接纳,或者被接纳,自己所为真有一些多余了。
  人对于昆虫有凌辱的快感,就是写下《昆虫记》的法布尔也不例外,他把螽斯放置在金属网做的笼子里就是一例。再弱小的昆虫也有自我保护的本领,武器是随身带的,是自己身体的一个部分,而不会像人那般,借助于外在的刀或者枪。土地肥沃、润泽,长成的昆虫异常硕大、饱满,甚至就超出了常规的体型,让人感到惊恐。像大青蚂蚱,全身翠绿,带倒钩的两条骨感的后脚撑起,捕获后在指掌中窜动,似乎要腾空而起。少年忍住疼痛,硬是不肯撒手,快步跑回,放入竹编的笼子里。五彩的毛虫悄然无声地伏于叶片中,像是一匹金色的缎子,阳光打了下来,越发绚烂艳丽。攀援时的不慎,手臂蹭了一下,万千金丝竖立,扎入皮肤,不禁叫苦不迭。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