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沧桑辽阳


□ 李大葆

  李大葆 生于一九五五年,满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辽阳日报副总编辑、辽阳作家协会副主席、《太子河》文学杂志编委。出版散文诗集《送你一棵忘忧草》《东山走马》《城市之光》《远钟》。作品入选《辽宁诗歌大典》《当代散文诗选》等。长篇散文诗《远钟》获第二届全国满族文学奖。
  
  草莽东胡
  在荒原的暮色里,胡人打马,向着暖人的晚炊……
  老酒的辛辣气味早已经夺门而出,狗儿在女人的忙碌中倚门等待。蒲公英伞一样徐徐下降,胡人的部落里梦色嫣红。
  鞭梢挑着醉意,歌谣铺遍蹄窝。
  近了,我的部落,我的草屋。
  女人着一袭红袍,茁壮得有如早春的榆树。对话里虽然缺少水色,而紧束的胸中却一样藏匿柔情。和胡儿同斟歌哭同饮冷暖,一杯杯,一年年,共阅沧桑。
  蹄声与狗吠同时响起,蒲公英依然伞一样徐徐下降,下降……
  
  秦开筑城
  此刻,夕阳泄红于案上。我在《史记》意绪荒茫的意象里,通过游丝一样的小径,正去若有若无地靠近那个名叫秦开的将军。
  ……我看见,当他从颠荡的马背一跃而下,辽东老参酒的辣气即刻便漫过连绵的山川,在他放展的眼下,一寸一寸地洇润成燕军的驻地。落定的雪,覆盖了战争的血迹,恰好铺做一张空无一字的白纸。风暴止息。世界静默。青铜剑从他的腰间直指雪原,一方古篆体的“襄平”倏然成型。军人的文字是那样的古拙而沉重。他们的笔是永远的兵器。渐渐地,春草在雪后的血迹中萌芽,初生的城堡也犹如显赫的印章,于燕国的画卷上耀眼的嫣红……
  今天,在《史记》的故事中,我抚摸着秦开曾经写过的“襄平”,手掌上有了一片凸凹的感觉。辽东长城
   当风掠过垛口的时候,一支古代将士的合唱,便在隐约的遗址上蜿蜒传来。
  这是整个中国老墙的东端!
   曾经,每一件冷兵器,都淬过滚烫的血浆。山风猎猎,旗帜飘飘。城堞随山川起伏,将士垒成长城的魂魄,辽东红肿的肩胛上扛着梦里的和平……
   此刻,当我的旅游鞋穿行于故乡的热土,一轮夕阳正与我殷红的诗情遭遇。在一处叫做“辽东长城遗址”的地方,不知是因了谁的脆弱,废墟上淋了厚厚一层如血的红晕。于是,在晚风中,我默默地加入了先人的合唱……
  
  太子河的命名
   在北中国,没有哪一条河会像你这样涵义多解,让人在捧起晶亮的水花之后,久久地模糊着审定的目光。似乎你永远地承载着男儿的仇恨和雄心。一场杀戮流过去了,又一场杀戮旋即漂来。那个叫燕丹的青年啊,那个叫褚英的青年啊,在你的岁月中截去了两千年,让你的命名既像激情的浪花,又像缄默的旋涡,令后来的人们一代又一代地热衷于误读。
   你的每一滴水是那样的咸,像泪;
   你的每一滴水是那样的腥,像血;
   你是那样容易从指缝中漏掉,像思想;
   你是那样旺盛地滋润着生命,像时光……
   也许,驳杂正是你不可整理的丰富!
   就这样茫然地,我在你的身旁伫立。无声地,像听取一位智慧而狡黠的老者的晤谈,任何格式化的回应都无法奏效。
  在官屯接触古瓷
   在生长着土豆和花生的泥土里,瓷片随着果实被随意地拔出,而它的根,好深。
   瓷片好深的根,一直扎进遥远的辽金!
   沉重的时间,不断地把日历捣碎,像眼前突然而至的瓷片,化做日子浅浅的梦痕。在冮官屯弯腰的一瞬,我们的指纹是那样轻易地与古人重合,犹如两方印章钤在一起,在光阴的质地上构成人生一种漫长的纪念。千年的声音铮铮而起,在指尖萦绕,使我们的怀想跳跃成节奏连绵的乐章,经过拈起的瓷片,表达时间的激情。寸瓷寸金哦!我们小心翼翼地拼接着缺憾,极其深刻地感知着岁月曾经的完整,希冀它们重新成为容器、成为不再是概念的瓶、壶、罐,承载我们追求圆满的心情。
   我的眼睛,在这样的声音里睃巡,邂逅熟如日常的往事。泥土在火里涅槃,慢慢冷静,慢慢成熟,复生为不再是浮尘的瓷……
  
  官屯的话题
   瓷,是冮官屯的话题。
   瓷片从一千年前探出头来,像窑工在烟火中熏黑的脸,带着被岁月擦伤的表情,跃跃于地面,跃跃于眼前。而窑址,瓷片脱胎的子宫,藏在泥土里,在庄稼和积雪的轮番覆盖中,默记着自己苍老的年龄。只有流淌的太子河还在身边留一湾碧波,等着当年那群蹲着舀水的窑工。
   在这里,泥土和水拥抱成一个不再松散的信念,走进火中,期待窑变。让命运承受着无比的疼痛前行,只有它们能够做到。因而,瓷片永远保留着热望,让端详它的手感到灼烫。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