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赣西故乡的画片


□ 李晓君


马厩以南

马厩以南是个食品加工厂。距离县城十五华里。夏夜里,爷爷、叔叔,和我,坐在平房前的空地上纳凉。爷爷嫌水泥地面太燥热。叫叔叔从井里汲几桶水来浇一浇。叔叔穿着大裤衩,赤裸着上身在屋角后消失了。尔而,他白亮的身子——右手提着锌皮水桶,左手握着一卷麻绳,又出现在我们面前。他把水小心地泼到地上,我们一起看着水漫到脚下,爷爷和我同时将脚抬起,灰白的水泥地面转眼变成了黑色。
爷爷是副食品厂做糕点、腌萝卜榨菜的师傅,通常显得不苟言笑。此刻,我望着这个躺在竹椅里右手摇着薄扇的人,脸色红润,眉头微蹙,白色的圆领衫粘粘粑粑地贴在松弛、微凸的肚腹上,一双大脚从拖鞋里挣脱而出,两个大脚趾互相磨擦、咬噬着,夜色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凉的暗影。
而现在,那个年轻高大的男子,正穿行在镇上的街道。他略显忧郁的眼神,使镇上许多女人怦然心动。供销社、电影院、修理铺、五金店都已亮起昏黄的灯火,横七竖八的影子涂在满是泥浆、污水、油渍和落叶的地上。他穿着干净的白的确良衬衣(下摆扎在笔挺的灰蓝的直筒裤里)。从他身上散发出好闻的香皂气味。他像那个老人一样微蹙着眉头,双臂展开控制着平衡,小心地绕过水迹,双脚轻轻地落在露出水面的石头砖块上。像跳舞一样。年轻的供销社的女售货员们正坐在店门口嗑葵花子,明亮的眼睛颇有意味地瞥着这个陌生年轻俊朗的男子,彼此都没有说话,却在肚子里心照不宣地交流。
他是我的叔叔,一个度暑期的大学生。
夜晚安静,明亮。院墙外的马厩里偶尔传来马的响鼻和踢踏地面的声音。它们的声音,加深着睡眠的到来。爷爷脸上已呈现睡意,他睁开浑浊的眼睛,命令我们上床睡觉。而我知道,这时必定离八点还不到。我又要回到那该死的小床上去,而活跃的大脑却还在围墙之外的天空下兴奋地奔跑。曾经有一次,爷爷领着我走在镇上的大街,百货商店的婆娘们摸着我的脑袋,与爷爷东拉西扯:食品厂的旧事、爷爷鳏居的生活、我的看起来怯弱的样子,还有小镇上刚刚发生的破事……我反感头上那些粗糙的刚刚擤过鼻涕的手掌的摩抚——而它们,还像心满意足的落巢的鸟儿一样,迟迟不肯离去。我生气地朝地上吐着口水,手里捏着夜晚放在枕头底下的小人书。他们最后谈到了萝卜的收成——这个小镇出产优质萝卜是全县有名的。或许这是副食品加工厂建在这里的原因吧。
但爷爷从不许我到加工厂的作坊去。我的活动范围圈定在平房前后二百平米的区域。我通常是个温驯、听话的孩子。爷爷没进过学堂,最尊崇的是读书人,一生平凡无为的他希望他的后人里有当官、出人头地的。叔叔后来真的在县城里谋了个正科级官职,那是在十几年以后。据说,叔叔少时像一匹烈马一样顽劣,除了爷爷,谁都管不住。爷爷信奉武力致教,叔叔稍有惹事生非,便是皮带、麻绳、拳脚相加。就是用这种方式,爷爷把叔叔送进了大学,在一所地区的师范专科学校,读中文系。叔叔因为他母亲过早亡故(父亲与叔叔同父异母),不然,以他的天资,应该进入更好的大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