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陈雪珠

  一
  
  蛇餐馆的生意总是那么火爆,据说已经开了五家连锁店了。要吃饭得提前订包厢才可以,来晚一点,就只能坐在嘈杂的大厅里,忍受四面八方的杯盏交错声了,运气差一点,还得跟陌生人拼桌吃饭。我不明白蛇肉有什么好吃的,让那些男男女女如此趋之若鹜。整个店的装修就让我不舒服,仿古的装修风格,昏黄的色调,行走时总会带起一股阴冷的风,像蛇栖身的洞穴,似乎冷不丁,就会有条毒蛇呼啸而来。那些经常在蛇餐馆进出的人,个个油光满面,显出一种愚蠢丑陋的满足来,令人生厌。
  我讨厌蛇肉,厌恶跟蛇有关的一切,因为一种深深的恐惧。但林天明喜欢,我就不得不勉为其难,培养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兴趣,努力追赶他的步伐,以便更好地配合他。
  第一次跟林天明来吃蛇肉,就让他丢了面子。记不清做东的是什么人,菜事先都定好了。林天明和我一落座,马上就有服务员提着一个装着活蛇的铁桶进来,林天明很内行地一一往麻袋里瞧了瞧,选好了一条。服务员双手戴着皮手套,娴熟地捏着蛇的七寸把蛇从麻袋里抓了出来。我不自觉地尖叫了一声。
  那蛇瞪着凶狠的眼睛,死死地咬着服务员的手套,不停地用尾巴拍打她的身体。另一个服务员拿来一个杯子,凑到蛇跟前,蛇一口咬住,马上就有清澈的毒液自它嘴里喷出来。
  林天明与那些人推让了一番,端起那杯盛有毒液的杯子,凑到嘴边。我本能地尖叫了一声,飞速地夺下了林天明的杯子:“你干嘛要服毒?”
  男男女女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我莫名其妙的。林天明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他还是耐着性子教导我:“毒液含有高蛋白质,是会被消化的,它只有经过循环系统来发挥作用,直接进入血液才会中毒……”
  我将信将疑。林天明推开我的手,把杯子里的毒液倒进了嘴里,像喝酒一般,很享受地闭上了眼睛。我很紧张地盯着他看,害怕他会中毒。直到看到他跟那些男男女女继续谈笑风生,我才稍微放心一些,因为紧张所致,我的脸好半天没有一丝血色。
  饭局散后,林天明教训了我一顿,指责我是井底之蛙,肤浅无知,让我很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林天明是我的法定丈夫。法定的含义,就是公众视线内两个人必须捆绑在一起,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当然,更多时候这种法则只适用于我,而他可以置之不顾。我并不是不知道这种婚姻关系的不对等,然而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嫁给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我改变不了,就只能努力适应了。就像这样的饭局,他大概也不想带我来,我一听说吃蛇肉就开始反胃。皆不情愿,但还是双双含笑出席。
  现在,我和林天明就坐在一群男女食客中间。鸡翅木的圆桌上,酒精炉燃起的蓝色的火焰肆意地舔着白瓷瓦缸,一段段粉色的蛇肉在清白的汤水里扑腾,逶迤出一阵阵香气。那种香气,带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狡诈与冷酷,连空气都是阴谋的味道。坐在一群不相干的人当中,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大多饭局无聊至此,却是必需。正如一些情感,伪装也是一种必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