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命运转弯的地方



  若说刊物是株树,《北京文学》则是一株六十甲子的老树。不用调查就知道,在中国这种比共和国仅小一岁的老树少之又少,可以说是刊林的国宝。这种老树根深叶茂,根须扎进悠悠岁月,枝干生于现实季节,该开花开花,该结果结果。若说刊物是条船,她就是条老船,沉舟侧畔扬帆过,60年来,多少刊物沉没了,她还载着一拨又一拨的人下海捕鱼。捕着捕着一拨人就老了,又来一拨。老者坐在沙滩,看海也看这船,看海上的风浪,看船载着鱼儿满仓而归。刊物若友,你牵挂着她,她也惦记着你;人融入了刊物,刊物也融入了人的生活和生命。
  作者若是条鱼儿,刊物就是一泓河湾,守在你命运转弯的地方。我不清楚有多少作家从《北京文学》游入文学的大海,仅知道我是怎么扑腾进这条河湾的。
  我游进《北京文学》缘于晓升。此前,我跟《北京文学》有缘无分,在20世纪80年代,我在一本文化综合类期刊当编辑,有一位作者是《北京文学》编辑,给我写过“鬼市”之类的稿件,文字不错。他似乎也给我寄过一两本刊物。后来,他可能下海了,我们也就断了联系。
  新世纪初,我赴京组稿,下车后就挂电话找晓升。晓升是位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给我写过许多具有震撼力和影响力的大作。晓升闻讯骑自行车赶过来看我,说他已离开《中国青年》,调到《北京文学》任职。我不禁想起辽宁的一位朋友被任命纯文学期刊主编后,有人悲悯地说,你这主编就像国民党逃往台湾后,被蒋介石任命为奉天警备区司令。在许多人眼里,靠政府拨款维生的文学期刊已是穷途末路,再不会繁荣。晓升知道我经常写一些纪实特稿,希望我给《北京文学》写一两篇报告文学。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纯文学期刊的稿件都多得发不过来,编辑很少主动约稿。第一位跟我约稿的纯文学刊物是《散文》。我去天津组稿时,拜访《散文》的主编贾宝泉时,他说我的散文写得挺有味。我说我没写过散文。他说在天津的一本刊物看到的。这时,我才兴奋地意识到我写的那东西也可以叫散文。于是,我写了几篇寄过去,都在《散文》上发出来。后来,他约过我一本散文集,阴差阳错没有完成。贾老师退休后,我也就不写散文了。
  第二位跟我约稿的就是晓升了。我望着晓升,没感到兴奋,感到的是悲壮。要是用现在的话说,我觉得他就是那永远也听不到集结号的谷子地。
  2002年,鸡西发生“6•20”矿难,我采写了一篇特稿。晓升读到后,来电话约我写篇报告文学,我脑袋一热就答应了,又跑到鸡西采访了一个星期。在写的时候才发现特稿与报告文学不是一码事儿。历经艰难完成了两万多字的《让天说话》。这是我在报告文学这片土壤里留下的第一个根须。
  我们这一代人多数都有一个梦———文学的梦。那年代的孩子见的世面少,梦较单调,除当英雄、优秀工人、出色农民、演员和大官之外,就是作家和画家了。我在五六岁时,将我家的故事涂鸦一连环画。父母对我丰富的想象力很惊诧,称赞不已。于是,我的作家梦就开始了。童年是梦的故乡,目有所睹,耳有所闻,心就会有所梦。有的梦若晨雾,拂晓满天,一阵清风便天空如洗,只有文学的梦从童年做到中年。在这几十年里,我不断地读报告文学、小说和文学理论,只是筹建,不见开工。晓升不仅给了我开工的机会,还剪了彩。
  2004年初,我从黑龙江出版界调入浙江高校任教。
  2006年,我又写了报告文学《天使在作战》。没想到,这篇作品在《北京文学》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北京青年报》《大众日报》《深圳晚报》等数十家报纸连载和转载,北京文学月刊社还组织召开了研讨会。我这时才感受到文学的力量。这篇报告文学先后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中国改革开放优秀报告文学奖”等奖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命运转弯的地方”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