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舍剧作全集》序


□ 吴祖光

  老舍先生是不世的天才,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在现代的中国作家中,他的作品风格独具,超群出众。他是杰出的语言大师,也是幽默讽刺的大师。他的小说、散文使人发笑,同时发人深省。他使人发笑,但并不尖酸刻薄,相反却和他的为人一样:温柔敦厚,和蔼可亲。爱逗人笑的人是最善良的人。
  老舍先生从一九二四年他二十五岁时,在英国开始写小说,不久便以小说名家。到一九三九年,即是在十五年之后,他四十岁时开始写剧本;照他后来自己说的,致力于写剧本的理由之一,乃是由于写剧本比起写小说来,字较少,见效快。这是由于他爱人如己,嫉恶如仇,对社会上、生活中发生的一些好事、坏事,都有一种遏止不住必须予以宣扬表彰或予以批评谴责的愿望——这里面,讴歌好人好事占比例的多数。尤其是在全国解放以后,老舍先生一刻也没有忘记他作为一个忠于社会主义祖国和人民的作家的神圣职责。
  从一九三九年开始,迄一九六六年悲惨死去的二十七年当中,老舍先生勤奋写作,除小说、散文、诗歌、曲艺之外,他写了近四十个剧本,包括京剧、歌剧、曲剧和更多的话剧。由于写得快,数量多,每个剧本的成就自有高低。在这些剧本当中,人所共知,成就最高的是《龙须沟》和《茶馆》两个,尤其《茶馆》一剧,是老舍先生剧本的杰作中之杰作。在先生生时,《茶馆》在北京和天津等地公演,万人空巷,赢得举国观众的喝采。在一九八○年,十年浩劫之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重演本剧,北京城“九城轰动”,再一次焕发老舍的声光。而一九八一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茶馆》飞渡重洋,在西德、法国、瑞士演出,使欧洲大陆的广大观众口服心降,叹为观止,誉为“远东的戏剧奇迹。”
  老舍在将近半个世纪的写作生涯里,赢得祖国亿万读者和观众的倾心爱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他得到异国人士的热烈崇拜的程度却是我们不尽知道、也难以想象的。他的小说、剧本早被翻译成多种文字的版本在海外流传;我也多次见到过国外友人津津乐道和专心研究老舍的作品。其中最使我惊奇的是法国学者保罗·巴蒂在一九八○年春天专程来到中国,他的目的就是沿着老舍生前的足迹,要把老舍一生在自己的广大国土上生活过的、工作过的,或是流连、路过的地方都走一遍。他兴致勃勃地去了许多省市,看到他走完最后一站的四川,结束了这一段长途旅行时那种欢慰喜悦的神情实在教人感动。这就是老舍的魅力,他象一块巨大的磁石,吸住了中国人,也吸住了外国人!
  老舍先生幼年丧父——他的父亲是晚清的一名旗兵,死于保卫皇城的八国联军之役,死时情况无人知晓。那时的老舍只有两岁,和他的哥哥、姐姐一共五个孩子就在坚强的寡母含辛茹苦的抚养之下长大。因此,在他的童年时代,朝夕相处的就只能是大杂院、贫民窟的穷人。缺吃少穿的苦难生活使老舍从小养成一副悲天悯人的侠骨柔肠,自然成为下层社会受苦人的知心人。老舍先生的作品,无论是小说或是剧本,他所着力刻划的人物绝大多数都是忠厚朴实的劳动人民。他了解穷苦人,同情他们,热爱他们,因此他又是穷苦人的代言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