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我一次假


□ 罗永春

  年跟前儿了,黑子犹豫再三才轻轻敲开了老板的门。老板正在打电话,示意他坐下。他拘谨地笑一下,依然站着。

  老板放下电话后,问他啥事?他说给我一次假中不?老板说不行,厂子活紧。黑子说,我走后活也不是扔下不管了,我徒弟完全可以顶替我。老板说,主要是活紧。这样吧,这几天可以给你涨点工资。黑子回家心切,语气有点冲,我不要涨工资。我出来三年了,没有回去过。我很想回家看看我爹。

  老板被他的语气激怒了,说我把丑话说在前,你要是非回去就不用回来了。我正想裁员呢。

  黑子不敢丢掉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这份工作每月可以给他带来两千多元的收入,没有这份收入,就无法给爹养老,就没有供妹妹上大学的花销。金融危机闹的,厂子几次裁员都没有黑子。这让他很庆幸,也懂得倍加珍惜。这不,三年下来,他闭着眼睛凭手感就可以加工完成各式各样的模具,并且在广州农民工技能比赛中拿过三等奖。

  黑子刚从厂长办公室出来,有个工友匆匆迎向他,说你爹来电话了。黑子接过工友的电话,叫声爹,接下去就哽咽了,爹在电话里说,你哪天回来?你妹子今晚上到家。黑子说,再等等。老板开会去了,还没回来。爹咳嗽了,有痰咳不出,就断掉了电话。黑子把手机还给了工友,在原地木了很久,爹的咳嗽声在他耳根里无限地放大,眼睛就忽地湿了。

  也就是二十分钟后,车间出事故了——恍惚中的黑子被庞大的车床刮掉了半边脸,人还在去医院的路上,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黑子爹很想在人生的最后一个大年与儿女团聚。将近一年了,他一直咳嗽、气喘、乏力,日甚一日。他以邻居的病症为参照,知道自己十有八九得了肺痨。他忍着,绝不叫儿女知道,但他渴望团圆。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强烈地渴望团圆。漫漫长夜,他费力地咳嗽之后总是睡不着,他就想象着儿子、女儿兴冲冲闯进屋,说爸我回来了!他的嘴角就弯上去,仿佛儿女扑在了他跟前。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渐渐地又乏力了,就把头伏在垫高的枕头上,双腿盘着,后背拱起来。

  为了这一刻,他杀了鸡,装了散装酒,豆腐也提前冻上了。没料到,儿子竞走在了他前头。

  老板派专车将他们父女俩接来。老板对黑子爹说,这事故真是很蹊跷,黑子的技术明明很过硬,怎么会把操作程序搞乱了呢?

  黑子爹说,是操作程序出毛病了吧?

  老板说,不会的。程序是一样的,车床也是一样的,别人并没有出事故呀。

  黑子爹质疑了。他簌簌掉泪,暗自忏悔:黑子,是爹害了你。爹不该给你打电话,不该咳嗽,那工夫我咋没忍住哇……黑子爹又咳嗽了,一顿一顿的,松耷耷的脸涨红了。

  责任编辑付德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