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玮玮


□ 宁志荣

玮玮一来到这个世界,医生就把他抱到房间里。我不敢去看,按照老家的风俗,刚生下的婴儿,男子是不能看的。我大着胆子走过去,脸黑黑的,嘴翘翘的,臀部有一片暗蓝色的痣。他肤色发黄,医生开了药,并搬来烤箱。烤电时,灯光特别强,给他眼睛上蒙了几层纱布,他一哭,纱布就往下移动,我惮怕伤了眼睛,心里七上八下的。药太苦,玮玮皱着眉头,一个劲哭着,不往下咽,几天下来嗓子就哭得哑哑的。
记得那天晚上,玮玮要吃奶,却怎么也吸不出来,使劲地哭。我买了吸奶器,和岳母、妻子珍珍想尽办法也不管用。急得珍珍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也顾不了太多,就给妇产科的医生打电话,医生说用吸奶器多吸,没有什么好办法!折腾到凌晨一点,还不见效,我又硬着头皮打电话,让医生来医院处理,医生不愿意,只好自己全力采用各种方式尝试。好不容易吸出奶,无意间看到外边天已亮了。一夜未曾合眼,又匆匆离开医院,打的回到三营盘的家里,熬上米汤,准备吃的,带到医院让珍珍吃。一天四个来回,在医院还得照看孩子,累得一塌糊涂。
到了第七天,匆匆办了出院手续,叫了出租车,搀扶着珍珍,抱着玮玮上了车。车离开职工医院,经过南内环,穿过体育路,跨过荒草萋萋的臭水沟,回到家里。把珍珍和孩子安置好,我激动地说,玮玮,咱们回到家了!眺望窗外,蓝天白云,槐树轻轻摇摆,送来缕缕槐花的芬芳。我不由感叹,人生茫茫,生命是那么奇妙。从哪个不知名的地方,在漫漫宇宙的深处,穿越时间的长河,我们的玮玮终于来到了人间。从此之后,他将慢慢长大,经历欢乐、忧愁、烦恼、痛苦,以及种种磨难。唉,人生多的是烦恼,何况红尘滚滚,物欲横流,但愿他以后平平安安,活得洒脱一些,比我好一些。珍珍怀上玮玮时,我俩又是高兴,又是紧张。专门买了有关孕妇知识的书。听说吃药对胎儿不好,珍珍感冒了也不吃药,硬顶着。几个月后,就可以感到胎动,在肚子里边拳打脚踢的,我笑着说,孩子以后肯定是个武林高手。一次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摸不见胎儿的头,吓得我头上直冒冷汗,赶紧做B超,没事,心里才一块石头落地。孩子快生时,又担心这,又担心那,每天都时刻准备着,好像绷紧的弦。
我下班一回家,先看一看玮玮,看他是不是长白了,长高了。然后,就洗尿布,逗他。我喜欢把他的腿提起来再放下,练习踢腿。我和他对口型,念拼音字母,他居然会跟着说“啊”“喔”,我逢人便说。姐夫一点也不相信,哪儿有这么小的孩子会说话!到医院打针时,孩子们的哭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轮到给玮玮打针,我心里对他说,要挺住,不能哭。奇怪的是,连打了两针,他竟然一声都不哭。有一次,正好吕梁的一个同学到太原,官至县处,我坐上他的车去给玮玮打疫苗。同学说玮玮长大肯定有出息,我问为啥,他说因为坐了他的车。据说我老家有个名人叫薛碹,是明代大理寺少卿,著名理学家。有个县官在他家门口避雨,恰巧薛碹降生,后来薛碹果然做出一番事业,配享孔庙,名冠千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