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痛生存


□ 余岱宗



萨小如女士与我离婚的时候,我们俩不能说如释重负、欢天喜地,倒也一团和气、相敬如宾。
办好了离婚手续的那一个傍晚,我们俩含情脉脉、藕断丝连,极力流露出忧伤的惜别之情。分配共同财物的时候,亦你推我让、高风亮节。临了,祝愿对方快快寻到新的一片生活天地,重新找到自我的情感位置:接着,两人都发现离婚能离出这样的感情境界来真太不容易了,唏嘘感叹一番后,都说要是换了别对的男女,离婚能离出我们这样的水平来吗?我们一块儿探讨着我们能够如此通情达理的原因,我和萨小如不约而同地庆幸我们婚后未生儿育女,萨小如说:“我们真要有孩子,那离起来就难了。你要离,我还不答应呢,我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受伤害。真的,有了孩子,离婚很难。”
我和萨小如在婚姻有效期内,伙食费由萨小如开销,水电煤电话费上网费由我支出,头大件一人出一半的钱。可以说我们的钱从未在同一张存折上合做一处。至于房产,婚后我住的是萨小如婚前购买的小套公寓,这不动产肯定是属于萨小如的了。我只好搬到书店的楼上去住。那地方夏天闷热,只有到了秋天,暑气散去,才适宜人居。我和萨小如是在初秋时节离的婚,所以我也懒得找屋租房,就在书店的阁楼上将就住下。
离婚的过程,顺利得出乎我的意料,结婚还要拍婚纱照办喜宴,离婚倒事事清爽,街道一个年轻的女办事员例行公事地劝了我们几句,我们俩一说我们考虑离婚已经有一年多了,女办事员就叭叭叭给我们盖印办证,拿到绿本子的时候我们俩一时间大脑都有点糊涂,我说我就不回家吃饭了,我们都离婚了,我不好意思吃你的饭了,我到外头吃快餐。萨小如说:“你一离婚就想开溜好不好,你中饭晚饭还是回家吃吧,冰箱里那么多东西,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等冰箱里的东西吃完了你再走。人是离婚了,可是冰箱里的东西是离婚以前头的,你要负责吃掉。”说着,我们俩就平平静静地回到以前的家,依然像往常那样共同生活了一个星期,把冰箱中的食品都吃空了我才走人。
我见到一些准备离婚或正在离婚中的夫妻能够那么动情地争吵,争吵的内容又是那么丰富,引经据典,面红耳赤,对此我煞是羡慕,觉得两男女能争吵得起来,表明垂亡的婚姻还有互相检讨的余地。要是连争吵都懒,这对男女已经毫不在意对方的反应了,至少他们已经失去了生活的热情,已经不在意对方的存在了。
办完离婚手续后,我把这种想法告诉萨小如。萨小如把下巴抬高,脾睨的目光倾泻而下,她拿手指将长长的卷发往后轻轻一甩,道:“你这个人俗不俗?你要我像小市民那样,离个婚就哭天抢地?不就离个婚吗,又没有死人,离错了还可以复婚,离对了各自可以重新开始生活。这有什么不好,该离就得离。一直闹离婚的人就该离,离比不离好,免得大家都不开心。”萨小如这个人就是有这点傲气,这让我当时着了魔似的迷恋她。可沾染了仙气的女子,与我这样的凡人生活在一处,让我有机会听到仙女坐在马桶上丁丁冬冬小便的声音,让我看到仙女抠鼻屎的小动作,深夜里更能亲眼目睹仙女一边睡觉一边打呼噜流口水的模样,仙女便无可避免地“祛魅”了。至于萨小如是不是也对我有同样的感受,我不得而知,大概也有吧,我们对对方的身体都已经失去了兴趣——离婚前的一年时间里彼此皆守身如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