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鄱阳湖三题(短篇小说)


□ 陈永林

陈永林

  短命鬼,再蹦我一脚吧

  女人从畈里回来时,水泉正坐在椅子上吸烟,女人割了一下午的禾,累得腰酸腿痛的,喉咙也干得冒烟,整个人都散了架样。女人一提起热水瓶,却是空的,女人从水缸里舀了满满一勺冷水,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光了,水泉说:“还不去弄饭?”女人想说啥,嘴唇动了动,啥也没说。女人便弄饭,

  烧的是麦秆,女人一连划了几根火柴,才点燃了,可麦秆有点湿,火燃得不旺,女人低头用嘴吹,浓烟熏得女人的泪都下来了,还不停地咳儿咳儿地咳嗽,极难受。

  水泉仍在吸烟,很惬意的样。

  一股无名火从女人的心里蹿出来了,女人把火钳一扔,说:“我累了,不想吃,想睡,谁想吃饭谁弄去。”女人就舀了一盆水想洗脸。水泉变了脸,。你不想吃饭,我要吃饭,儿子也要吃饭。”女人说:“你不是很有钱吗?-天抽一包两块多钱的烟。你少抽两包烟,不就可以带儿子去饭店吃饭?”女人最反感水泉抽烟,一天两块多钱,一个月就抽掉七八十块钱,一年得抽上千块钱,那么多钱得卖20担谷,一年的田白种了。让女人更气愤的是,儿子马上要开学了,可两百多块钱的学费到现在还没着落。可他倒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照样抽两块多钱一包的烟,女人的脾气自然不好了。

  “老子抽烟还要你管?”水泉一脚踢翻了脸盆,水淌了一地,可窝在水泉心里的怒火一点也没减少,水泉又狠狠一脚把女人踹倒在地上了,水泉这一脚踢得极重,而且踹的又是女人的腰上,女人马上躺在地上,双手按在腰上,唉哟唉哟地呻吟起来。

  女人躺了许久才爬起来,女人哭着回了娘家,在乡下,女人同丈夫吵架了,一般都回娘家住上几天,

  两天后,水泉的气就消了,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又正双抢,家里不能少了女人,水泉就去了女人娘家,想把女人接回家,其实女人心里一直放心不下田里的稻谷,担心割了的稻谷没收回家,会烂在田地里生芽,女人回娘家的第二天就想回家,可女人觉得自己跑回家,没点面子,就忍了,女人就盼着水泉早些接自己回家,女人隔不了多久,就出门,站在村口往回家的路上望,可女人每回都失望,女人每失望一次,心里就说,他再不来,那我就不理他,又说,你不来就不来,谁稀罕你不成,女人却控制不住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往村口跑。女人极恨自己,咋就这么贱?他那么狠心踹你,你咋还惦记着他?女人就叹气,

  这天,女人正同娘家人吃饭时,女人忽然说:“他来了。”

  女人的母亲开了门,水泉真的站在门外,

  水泉进了屋,也不坐,低着头站着,女人看了水泉一眼,觉得水泉瘦了许多,女人有点心疼,女人想,他一个人既要收稻谷,又要喂猪食,还要弄饭给儿子吃,这两天真苦了他。女人的眼睛就潮乎乎的,女人就怪自己太任性了,不该回娘家。夫妻吵架是正常的,不吵才不正常呢,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女人又见水泉一直站着,就怪自己的父母不叫水泉坐,也不给他泡茶。他走这么多路,准很累,天又这么热,准很渴,女人进了妹妹的房,对妹妹说:“你快去给你姐夫倒杯水。”女人的妹妹说:“他那么狠心踹你,你还疼他?你的心咋这么软?”她还是倒了杯水,冷冷地对水泉说:“喝水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