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乌鲁布铁


□ 徐 岩

  木祥来了三天就喜欢上了这个依山傍水的小镇。

  小镇的名字说起来也真就让人喜欢,它叫乌鲁布铁,好听又绕嘴。是啥意思呢,问过几个刚熟识起来的人,都说是鄂伦春语,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木祥想乌鲁布铁就乌鲁布铁吧,管他啥意思呢,能活人就行。

  在乌鲁布铁有一个火车停靠点,其实也跟车站差不多,两间很小的木头房子,从墙里到墙外都涂了黄漆。每到有火车通过的时候,就能看到一个矮瘦的穿制服的男人,拎了红绿旗跑进跑出,有时候火车呼啸而过,刮起的风会掀动他的衣角。

  黄昏的时候,或者是有鸟叫的清晨,木祥很想去那幢黄房子前的月台上走走。月台上铺着青色的石头,大小不一,却也平整。有点像城里的步行街,很能勾起木祥的记忆。

  但是来了三天,木祥也没能去走上个来回。因为二叔不允许他频繁出门,二叔还得吆喝着他学手艺,在二叔的木匠房里——一个挺大的有篷无墙且四面漏风的工棚子里推刨子拉锯。

  木祥来了之后,二叔跟二婶都很照顾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似的问寒问暖,他们知道木祥刚从监狱里出来,心情很不好,需要关怀。

  小镇风景不错,群山环绕下几十座木头房子,有些像木刻画。木祥记得他在城里打工的那家餐馆里的墙壁上就有那么两幅木刻画,山水相间,群山叠印。餐馆里客人少的时候,他会坐在靠窗的一只椅子上,对着那两幅画凝视。最让他心潮起伏的是画里面的一幢黄房子,很像他的家——宁川县城关的五金厂宿舍。他望一阵儿鼻子就跟着发一阵酸,往往只差一点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那段日子总让他想起一些事情来。比如餐馆的老板姓韩,脸黑且身强体壮,典型的车轴汉子,整日里酗酒,一小瓶一小瓶的喝,就是那种二两装的二锅头。木祥就是因为他才吃了官司,吃了三年半的官司。

  木祥来乌鲁布铁快半个月的时候,他寻到了一家小酒馆,虽说是跟他在城里打工的那家小餐馆没法比,却也让他觉到了温暖,真就是他赖以寄托精神的地方。

  那天晚上二叔没在家,二叔去外面送加工好的板材去了。木祥就放下斧锯出去闲逛。他心里有种燥热,很难让他安静地在一个地方住上一阵子,他自己盘算好了,顶多在二叔家呆三个月,他就得回城里去,他要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已经搅扰了他三年的时间。

  木祥出二叔家的木匠作坊后一直顺街道往北面走,过了有几幢房子和木栅栏的乌鲁布铁小学,就是供销社和卫生院。供销社他进去过几次,买包烟卷或是一卷薄荷糖,他喜欢那一颗颗白色的圆圈圈样的糖片,含一颗在嘴里马上就周身涌起一股凉爽来。卫生院他没去过,木祥的身体虽说不是很好,却也没病没灾的,在监狱里服刑那会儿,每天都到建筑工地上劳动,干的是纯粹的体力活。从那时候起他就练就了一种吃苦耐劳的本领,也养成了一种默默无语的性格。木祥从不愿多说话,就是跟二叔二婶他也是问一句说一句,而后就沉默不语了。

  木祥每次从卫生院门口经过时,他都要朝里面望上一望,看那几个穿白大褂的女人是否在窗前走动。女人年轻,都有着灿若桃花似的脸,她们衣着也干净,不时有很爽朗的笑声从屋子里面传出来。

  木祥接着往北走三十几米,就发现了那个挂一个红幌的小酒馆。酒馆很特别,木头房子的一面墙上挂满了成串子的红辣椒和成辫子的土蒜,还用细麻线绳绑了很多空酒瓶子,许是那些空酒瓶子吸引了木祥的注意力,他就犹疑着走了进去。

  黄昏的小酒馆里烟气弥漫,里间的马勺叮当作响后,门缝里就飘出来一股香味,木祥知道那是肉丝炒白菜片的味道,多放了米醋,才有那种烟熏的感觉。因为在城里的小餐馆打工那段日子,木祥他们几个服务员和后厨师傅经常吃这道菜,吃得简直都腻了。木祥便在心里想,真是天下的餐馆一个样,给服务人员吃的都是这道菜,既便宜又实惠呀。

  迎候他的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眼睛女孩,从女孩的衣着和脑袋瓜上扎的头绳上看出她的土气来。木祥想那是一种纯粹的质朴的,甚至于说很亲切的土气。

  女孩把木祥让到一张木桌前坐下后,随手递给他一张纸壳,说点菜吧。女孩的声音有股子透明的磁性,钻进木祥的耳鼓后发出嗡嗡的响动。

  木祥拿起纸壳就乐了,这份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菜谱太特别了,说白了就是一张从鞋盒子上撕下来的白纸板,上面拿油笔写了几道菜名。有红烧肉、尖椒炒干豆腐、芹菜粉、小笨鸡炖蘑菇等七八道菜,后面标着价格。

  木祥要了一盘尖椒炒干豆腐,又问了下红烧肉的卖法。女孩告诉他分大碗和小碗,大碗十元小碗五元钱。木祥说来个小碗吧,再要一碟咸菜。女孩说咸菜不要钱,喝点酒不?木祥不假思索地说,来半斤你家的散白酒。

  红烧肉很有味道,比城里那家小餐馆烧的还好,五花三层不肥也不腻,夹一块放嘴里不用细嚼就化了。木祥喝了半斤白酒,头晕乎乎的。这是他第二次喝这么多的酒,他知道自己的酒量,有一玻璃杯就差不多了,满满的一玻璃杯,三两左右吧。再多一点指定头晕。那一回不就是吗,心里有气,就多喝了一杯,结果是血液沸腾,壮了英雄胆,就动手砸了自己的老板韩四一啤酒瓶子。就那么一啤酒瓶子,把自己送进了电网高墙内囚禁了三年半,可想而知,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分享:
 
摘自:当代 2011年第04期  
更多关于“在乌鲁布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