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装羊


□ 李相华

装羊
李相华



旦旦跑回家的时候,旦旦爹已喝下第三碗糊涂。他本来要喝第四碗的,见旦旦回来了,就把剩下的留给旦旦喝。旦旦上小学三年级,羊尾村小学只有三个年级,一名教师,所以只能上大课,也就是三个年级一个班。学校实行长半天制,半前半(上午八、九点)上学,半后半(下午三、四点)放学,中午不吃午饭不休息。这样学生放学回家还可以帮忙寻点猪草干点农活。今天刚晌午旦旦就跑来了,旦旦爹问旦旦:“为啥提前放学了?是不是在学校干了啥(坏)事又被老师赶回来了?”旦旦经常在学校干啥事,其中有一次与同学比赛尿尿看谁尿得高,——学校的茅厕一半是男茅厕一半是女茅厕,中间用一人多高的土坯墙隔开。男厕面向粪池,能够看到女厕下水槽的排泄物。旦旦蛮劲大尿尿冲,尿迹沿着土坯墙直往上爬,最后越过土坯墙落到正在蹲坑的女老师岳金凤的头上。岳金凤老师被贬到鬼也不下蛋的羊尾村当小学教师,已经窝了一肚子怨气,如今又被学生尿了一头尿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旦旦因此被开除回家了,直到一年后岳金凤老师换成了廖曲溪老师,水水妈去求情,旦旦才又回到了学校。旦旦其实很喜欢岳金凤老师,他喜欢听她讲课,喜欢看她撅着屁股刷牙,喜欢躲在厕所里猜她蹲在哪个坑位上。旦旦不喜欢廖曲溪老师,不喜欢听他讲课时拿腔拿调,不喜欢他蹲茅厕时一蹲就是半天,把个鸡卵蛋露在外面。旦旦背后把廖老师叫“尿希希老师”。“尿希希”叫起来非常顺口,村民们也都跟着这样叫,倒把廖曲溪老师的本名给忘了。
旦旦爹骂旦旦:“你个狗日的,要是真干啥事了,就让水水去读书,你去放羊。”
旦旦懒得理睬他爹,径直跑进厨房,在瓦缸里舀了一瓢冷水,喝足了,才对他爹说:
“学校要白布单子。”
农村死了人,才扯白布单子披麻戴孝,平白无缘无故的,学校要白布单子干什么?旦旦爹以为自己听岔了,就让旦旦再说一遍。
旦旦说:“尿希希校长说的,每个学生要带个白布单子到学校去,不带白布单子,就交十块钱。”
旦旦贪污了廖老师的话,廖老师是这样说的:“同学们,今天提前放学,因为有一项光荣而伟大的任务,要你们努力去完成。就是每位同学要带个白布单子到学校来。家里有现成的,最好,没有现成的,可到商店去扯,可向亲戚家借,万一没钱扯也借不到的,就先拆了棉被,带个被布单子来也行。带来了的,就奖十块钱,没带来的,这十块钱就要不上了。家长要是问这事是谁交代的?你们就说是廖校长交待的,校长的话他们会不听吗?”
山里人的棉被,是件重要的家当,多半花被面白布被里,所以“廖校长”才说带个被布单子来也行,旦旦太需要钱了,他要攒足路费去找娘。他只知道他娘到深圳打工去了,起初还寄点钱回来,后来是死是活就没了音讯。旦旦想娘也恨娘,越想越恨越恨越想,他不知道深圳在哪里有多远,他只知道到深圳去需要很多钱做路费。
旦旦爹说:“尿希希什么时候当校长了?我怎么没听说过?他一个人当校长管谁去?日弄鬼呢。他又没死爹死娘的,要白布单子干什么?”

旦旦说:“你管球他要白布单子干什么?反正你得给我弄个白布单子。”
旦旦爹说:“家里没有白布单子,我到哪里给你弄去?”
旦旦说:“没有你就去扯。”
旦旦爹说:“没钱你让我去扯蛋呢。”他看看门外白花花的太阳,看见水水妈在太阳底下捉虱子,想: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连钱是啥样子都不知道了。要是那女人能卖钱我就把她卖了。他没把这话说出口,他说:
“要是太阳能卖钱就好了。”
旦旦说:“太阳能卖钱你也是个穷汉。”
这话激怒了他爹,他扯了一条竹棍要打旦旦,但他不敢打旦旦,他有次打旦旦时,旦旦不哭不动,只是冷冷地盯着他,他从此再不敢打旦旦了。他知道旦旦是条犟牛,已经调教不过来了。他只好用竹棍敲打着木凳,说:“嫌家穷学你娘去,你也跑啊。跑光了才好呢,跑光了老子就学田老七,天天晒太阳,年年吃救济。怎么活还不就是一条命啊。”



旦旦懒得理睬他爹,他知道他爹给他弄不来白布单子了。就自己走进房屋,把两床被子抱到太阳底下晒。看着那被子,旦旦浑身显得不自在。为了掩饰重重污垢,旦旦爹用藕田的污泥将被里被面都煮过,背里背面都成了青乌色。旦旦抬头看天,初春的天空有几块白云在飘,旦旦想,要是能扯块白云做白布单子就好了,这样他就能得到那十块钱了,有了钱,他就可以到深圳找他娘了。
旦旦扯不下来白云,只好去求水水妈。旦旦对水水妈说:“我要个白布单子。”
水水妈站起来,看着旦旦。那父子俩的对话,她全听到了。她对旦旦说:“不就是块白布单子吗?好,鹅(我)这就给你找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