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文就是酷酷


□ 丁 力

外甥女的女友李文来到我家,我们竟成了情人,而且十分甜蜜。可是,李文拒绝与我结婚,她甚至拒绝与任何一个男人结婚,这真是不可思议呀!李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李文比我晚一辈,是我外甥女的朋友。外甥女电话里面说,她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要来深圳,希望我给她帮助。
没问题,我说。
事实上,我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见怪不怪了,大不了就是请吃一顿饭,一个人吃是吃,两个人吃也是吃,有时候接待的是官方人员,能报销,吃完之后,竟然连单也不用我买,白吃了,还白赚一个人情。
但是接待李文不是吃一顿饭那么简单。
李文是来找工作的,而且是投奔我来找工作的。
李文上来就喊我舅舅,搞得我不管她都不行了。
“舅舅,我们家离这里远吗?”李文说。
完了,这就要带回家了。我是从来不把人带回家的。家里乱,乱得一塌糊涂。
“家里乱。”我说。
“没关系,薇珍已经跟我说了,我帮你收拾。”李文说。
完了,这不带回去还不行了。
“先吃饭,”我说,“吃过饭再说。”
“再说”的意思当然包含不带她回家的可能性。
李文看看行李,又看看我,说:“还是先回家吧,回家我自己做,我很会做饭的。”
完了,她以为她就是薇珍了。
如果真是薇珍来,我当然会把她带回家,并且真就让她收拾家,让她做饭,谁让她是我的外甥女。但是……
“舅舅,”李文说,“你就把我当薇珍吧。”
外甥女是能“当”的吗?
李文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开朗、大方、阳光,不做作,不假客气,而且嘴巴甜,比我的亲外甥女薇珍还甜。薇珍一年喊不了我两次舅舅,李文跟我见面两分钟内就喊了三次。
“你不会把我安排在招待所吧?”李文问。问得比较小心,也比较担心,仿佛招待所是孤儿院,而她自己则真是投奔我来的亲外甥女。
我没有这么狠心。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会让我解决住宿。我后悔,后悔昨天在电话里面没有问清楚,如果问清楚,那么我肯定就推掉这个差事,就会说我今天正好要过香港,不回来,没有办法接站。如果那样,薇珍或者是这个李文,肯定也还有别的什么“舅舅”接待她,只要有别的什么“舅舅”接待她,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最多也就是事后说一堆客气话,补一顿饭而已。
“那么好吧。”我说。说得非常勉强。但是李文不知道。李文以为我心甘情愿,所以,欢天喜地地跟我回家。
上电梯的时候,遇上杨大姐———我们这栋楼的热心人,唯一的热心人。杨大姐并没有问,只是简单地打一个招呼,并且看了一眼李文。我自己马上就说:我外甥女。像是解释什么。解释什么呢?其实杨大姐根本就没有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