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握紧你的手


□ 滕肖澜

  一

  才六点不到,周围已经黑下来了。没有灯光,是那种直沉到底的黑,厚重得很。还有静,不觉得清净,而是森森的,带着透骨的冷意,直逼进骨髓里。

  李谦坐着吃面条,旁边点一根蜡烛,光影在墙上闪闪烁烁。有应急灯,可他没用,年轻时练出来的本事,就算伸手不见五指,面条也不会吃进鼻子里。他是吃过苦的,眼前这些算不了什么。何况还是他自己找上门的。打那通电话时,孙晓美的声音隐隐带着哭腔,一句话能说清的事,分成了好几句。听得出,是有些乱分寸了。他问她:

  “你和‘大富翁’里的那个‘孙小美’,是啥关系?”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我是‘拂晓’的‘晓’。”

  他笑笑,“明白了。”开个玩笑,是想调节一下气氛。他最听不得女人哭,况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值得掉眼泪。至少他这么认为。

  “我需要你一直待在店里,哪儿也不去,就算天塌下来也待着——行吗?”她问。

  他停了停,随即用很郑重的口气告诉她:

  “放心吧,只要你不走,我就不走。我保证。”

  这是李谦驻守“大方”饭店的第十天。电是早就断了的,从昨天起水也断了。屋里摆着几箱矿泉水,好在刚入秋,喝冷水没问题。早餐吃面包,午餐和晚餐有人送过来。麻烦的是上厕所,因为断水,只能拉在塑料袋里,再交给送饭的人扔掉。送饭的小工姓王,二十来岁,贵州农村人。孙晓美每天付他十块钱。这钱赚得心惊肉跳——这幢大厦已经完全成为一个孤岛了,与外界相邻的马路,被挖成了几米宽的沟壑,下面是裸露的横七竖八的水电管道和高压线。上面垫一条木板,像独木桥,走的颤颤巍巍。木板还时不时地被人抽走,必须不断地寻找新的木板。垫上,被抽走;再垫上,再被抽走。物业公司那帮家伙便是有这胃口,乐此不疲。

  中午时,玻璃窗被一块不知哪来的石头敲破,碎片掉得满地都是。那时李谦正对着塑料袋小便,惊了一下,差点尿裤子上。人总算没事。“小儿科!”他嘴里咕哝着,拿扫帚把碎片扫了。接着,陆续从破了的窗洞里扔进来几只死鸡死鸭,还有死猫。剥了皮,血淋淋的。他摇着头,依然是打扫了。没事人般坐着,看一份《报刊文摘》。老套路,吓唬那些老弱病残还行,对他不管用。

  “九几年的招数了,也没个新鲜的——”

  他削铅笔。在桌上铺开一张纸,画画。一个女人的轮廓渐渐出现,黑白色调把那张微瘦的脸映衬得有些冷。她俯卧在地上,努力抬起头,手向前伸着,试图想抓住些什么。很艰难。眼里有泪光。

  他画到这里,停下来,陷入了沉思。随即把纸揉成一团,扔在旁边。

  晚上,孙晓美亲自过来送饭。原因是小王提出涨价,一天要十五块。“那鬼地方,不像人待的,每次去都捏一把汗。”孙晓美说他,“你大男人一个,胆子比老鼠还小?”小王加上一句,“还违法——”孙晓美于是啐了一口,“违个屁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