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眼线人(小小说)


□ 梁贵友

  老唐叔把一摞铸有袁大头像的大银毫,“哗”地铺散到我的小圆桌面上。我吃了一惊,老唐叔今天怎么啦?这个一向摆个小小古董地摊维生的老唐叔,昔日,那矮小瘦弱的身影,这下在我眼前变高变大起来了。

  老唐叔一个慈眉善目的七旬老者,脸膛红光润泽,话声朗朗,这恐怕与他平日喜爱的那两杯烧酒有直接关系吧。他不愧是个摆古董地摊的行家里手,拿起两枚银元,眯起眼睛,上下“叮”地一声敲响起来,那种迷人的声音,足足可以在心头回荡久久。佩服!

  这银子很纯!我说。

  老唐叔脸上即堆上来一种特甜美的笑容:有眼光,有眼光!

  我拿起银元,手感不错,不但坠手,还有丝丝凉意钻心。这种老银毫,价值非同一般。除可打各款银饰品,还可以入室收藏。一不留神,数年之后,其价格还会来一个大攀升!

  我拿起一枚银元,低声问:让给我多少钱一个?老唐叔举起四根指头:老熟人啦,就35元钱一个算啦。

  我默认,不经意间抬眼望去,发觉老唐叔,一个老实巴交的铁秤砣,又不显老态的老人,现今,怎么会变得那么油滑起来了呢?

  我问:是不是受酒精味的熏染?

  他摇摇头,多皱的老脸上,再度浮现出暖人的笑意:生意是好是坏都不打紧,最上紧的是能喝上两口烧酒,再哼上两句。果然,他掏出一副竹板,上下翻飞,嘀嗒地敲起来,还唱出支催人振奋的民间小调来:竹板打来闹连连,农作人家来把心曲唱……

  我服了。

  老唐叔又像个变戏法的角色,“嗖”的一下,从一个破旧的布袋里,翻来翻去,翻弄出一件古董来。我一瞪眼,呀,是尊玉雕观世音菩萨佛像。他轻轻地摆放到我的圆桌面上,用嘴吹了吹像面上的微尘,仿佛怕伤着这尊美丽的女佛像。他反复强调: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宝物,珍贵得很。随即,老唐叔拔了根头发,放到女佛像一只脚面上,划一根火柴点燃,让头发烧尽。老唐叔才用手抹了抹女佛像脚面,没留一点痕迹。神!出土宝贝,文物一件!老唐叔独自哈哈笑了起来。我猜想:其价格达十万余元……

  我被眼前的女佛像骇得两眼放光,心里直为这尊做工精美的玉制品赞叹……

  可惜我的家底薄,手头缺钱,就想到我的古董师傅老苏先生。他是我们贺城权威古董行家,有名的“眼线人”。

  一个电话过去,不出十分钟,老苏先生的本田摩托车停在我家门口。他一脸喜色,感人又可亲。他拿起一枚大银元对着阳光看,又掏出一个放大镜左看右瞧,再把银元抛起,“啪”地跌落在桌面上,声音粗重:“我不说你的是真货,也不说你的是假货。你就是三块五块钱一个卖给我,我也不要。那尊玉雕女佛像,成色还是有的,但不像是出土文物。”老苏先生顿了顿,找来张大红纸,撕下一小角,沾了沾水,“呱啪”一下,按贴到佛像脚面上说:“出土老玉,怎么会被染红?你还是留着回去慢慢卖,说不准,会来个大主顾帮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